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1 則迴響

四川行:拿破崙再不失落了

如果沒有遇上,就沒有忐忑;沒有遺憾,就沒有想念——

因為那塊拿破崙與那把破壞力強的膠叉,我可能沒有那麼渴望著再吃一塊;成都,我希望我能在離去前給你多一次平反的機會。

這天,跟蒙蒙約在太古里;我人生至今還沒有長時間獃過在內地,卻能在內地認識幾個疼我的朋友,我應該很榮幸;愛屋及烏——是我認識的那幾位內地朋友也是很得人愛,所以愛她們的,一聽到有個大姐要幫忙,都來跟我親愛一番。蒙蒙就是我內地認識一個小妹的大學裡好同學,是成都人;聽說我要到成都來,立即先行在 wechat 裡替我速速補習補習。

她一直在當我線上即時旅遊指導,對我的行情很細心關注,每天也很體貼,給我來訊看我適不適應,吩咐我別要忙壞。

我提前在峨嵋趕回來也為著要跟她見面;可是,這天我沒有了網訊 (這在另一篇裡會說說我的窘況,港人的中港通竟然就會出現這樣!) 從峨嵋回到城市,完完全全沒有電訊的陌生地生活,心裡一直不安穩。也怕蒙蒙認我不到,相約時出錯…忽然像回到中學時第一次見筆友,那種不見不散的約…

不同的是,我們約在 GUCCI 店外,而我早到,就穿著一身破爛的走入這家名店裡逛;還好,沒受白眼之餘售貨員都很有耐心陪著我遊逛了一趟。這很可能我穿的實在太怪誕,他們一眼就知我並非本地人。約到這裡來,其實無非只為好讓蒙蒙容易找到我。

可能因為這些天都一直跟蒙蒙在網聊,甫見面她已經認出我;而我們反更像大學裡的同學沒見多年一樣,太多太多話要趕著聊。

只好趕快找家咖啡店。

「姐,星巴克嗎?」蒙蒙問,見我皺皺眉,她說:「那邊有家好像靜一點,容易讓我們談個天昏地暗。」然後,就在拐那角過去那家,她踫上真正的大學同學一家,蒙蒙回頭說:「姐,跟著妳也交運,給我撞上這老朋友,她大學後結婚都沒再跟大家連絡過啊!」

我覺得我才沒這個彩,不過,看她跟老朋友遇上很高興,我也在旁感覺高興。有些朋友,就是明明白白彼此都在同一個城市裡,十年廿年卅年不再踫上一面的還是比比皆是。我也有這麼些同學、曾經很多一起經歷的好朋友…也如是。

The Temple Cafe 是家意大利菜餐廳,餐膳那邊裝潢典雅得讓人有點氣為之一窒,旁邊只做早餐咖啡的輕食間也相當寧靜;服務生告訴我她們店裡有賣拿破崙餅,而且相當受好評的。

我這一天去到這裡,都太順利了,感恩!

的確,在這樣一個好地方;一杯紅茶,一件高水準的拿破崙餅,一個好聊的美人兒;這個午後,實在美好!

the-temple-cafe


The Temple Cafe,成都太古里

 


4 則迴響

告別娃醫B爸

今日突然接到一位因為我和藍藍的娃娃,而加盟了娃友行列,近年對收藏那些大眼睛有關節的洋娃娃發生巨大興趣的女友通知,說專為大家娃友們醫治娃娃的B爸不幸過世了。〈前有撰文:娃醫

B爸——娃界的一位大國手,用仁心仁術來形容他絕不誇大;他從來不懨其煩各位登門造訪的娃友們的奇難雜症(娃娃的問題),他一直無私地教導各位娃媽娃爸們 (注:娃娃收藏家都愛稱自己收藏的娃娃為孩子,而自稱娃媽/爸)。

他總是常常跟大家笑言,又鼓勵大家在玩娃這事上多學習;要知道玩洋娃娃、洋娃娃收藏家這圈子裡其實不存在年紀分歧,這類具有關節的洋娃娃,每個本體最基本的售價由$1,000-5,000以上不等,有收藏價值的有甚至可以超過萬元市值一個。而且,很多娃娃的關節都需要「拉根」這根不是錯字,是指拉動關節位的橡根;需要特定的工具和技巧;還有每個洋娃娃可以經過重新打磨五官、改妝容假髮、換眼色、改身體甚至重新噴色加雕塑打磨……等等。很多經朋友轉介找上B爸的店來求救/教,像我和藍藍。

我大概2006年在網上見到一個改娃,面頰上有一顆小小白色的心型,就像「娥羅納英雪花膏廣告」,娃娃樣子好甜美,眼睛特別的水靈靈的;我就與當時一位彼此因為 Barbie 收藏系列 Pink Box 而結識的台灣朋友說:「這娃好可愛,想買一個,知不知道在哪裡有賣?」

娥羅納英雪花膏廣告.JPG

這台灣好友一有空就替我在網上搜尋,然後我們開始留意上一個大眼娃娃——韓國設計,日本出產的 當時購價只不過三百多港幣;Dal 系列中 Coral;她好像小時候的藍藍啊,整天都嘟著嘴巴的。

568160994_cd43ccf657.jpg

就這樣,我和大塊就買了這個娃娃當藍藍11歲生日禮物。而由此,我這個本來就喜歡收藏 Precious Moments 及 Pink Box Barbie 的媽媽,就開始陪著女兒,一起開始我們與這些關節娃娃的生活。更具趣味的是,因為網絡科技,我們在娃娃論壇中找到大班同樣喜歡收藏娃娃的同好者,我們會搞聚會,會在網上分享各式資料,會互相學習。

然後,我們認識 Chic の 堡的一家專賣娃娃各式假髮的店子,叫 JOSEPHINA DI VENETIA,名字總記不住,但大家都愛稱店長 B爸。他是這娃娃假髮的生產商,但更愛修整各式娃娃。

他從來不介意誰介紹而來、有沒幫襯買他店裡產品、究竟上次給詳細講解後有沒學好、有沒聽教如何好好保養娃娃、是否新學初手還是一而再再而三去求他幫忙;他都不厭其煩,一一都給我們送來店裡的娃娃們醫好、弄好、換身驅的換好,全不收費;還每每搞好娃身上給我們亂七八糟搞出來的,各式各樣的壞損,和給娃娃改造的古怪要求。

他敬業樂業,初見他會覺得他強嘴不好相與;但其實他說話神態這樣,手裡可從來沒有拒絕幫忙;時時捱不過大家磨蹭軟語,他就手不停給娃娃弄弄這弄弄那。他從來不硬銷自己店裡產品,可是大家都很樂意跟他買配件;而且說實在的,他工場出品的娃娃假髮質量非常好的。

只要相見熟了,他會一邊手給娃娃改身,一邊笑著跟大家打趣。

大家總記得他手裡一管紅色膠漿,他稱「血」,有時會跟娃娃做手術時,笑著:「總要流一點點血的啦,沒血怎麼像樣?」

他店子背牆貼著大家的「孩子」照;有一天,他跟我另一個也玩娃娃的好友說:「妳們還沒送過我孩子照。」

「你背牆都滿啦,我們不好意思送你,怕不及你背牆上那些拍的好看。」

「笑話,各有各好看。誰說沒空位,挪一挪就有。」著我們給送了一幅,又說:「遲下搬店,得再送一張更漂亮的給我掛著。」他身後大大說說都有近幾十幀,他卻張張珍如拱璧,如數家珍;每個在他店的熟客問到,他都能指這個是誰的孩子,那個又是誰家的。

他對大家的笑語,實在難以忘懷。

離去的這樣突然,我們像損失了一個娃娃教父!

只希望 B爸 你一路走好,太太和女兒都能節哀順變,勇敢未來。

我知道日後每次摸上 由B爸店出品的娃用假髮時,我們都會懷念 B爸你。

朋友,好好安息吧!

送上都是曾經得過 B爸 細心照顧過治療的孩子們,他們還是用著 B爸 店出品的頭髮。

puppehouse 副本.jpg


歡迎瀏覽其他我們娃娃的世界分享


發表留言

家裡的私塾樂

自從將大多時間撥回家裡的工作間後,手作品越來越多;有時忙著製作,也懶得去登出正式在網上分享。

注:這正式的定義在於小心地鋪陳好展示背景、設好燈光,用專業相機拍特寫,為作品撰述,或編寫創作心得分享或教學步驟。

然而,非正式的,大多作品還是有的分享機會,就是隨意拿個手機拍一張放上 Facebook 在友群中露一手。

這十多年中,因為偶爾在部落格中總會提到一些手作經驗或展示作品,很多博友其實都知道我一向愛這玩意。相反,有些工作上認識的、或遠在唸書時認識的老朋友,則未必知道。

我的 Facebook 把來自不同群組的人,揭露了我的私生活;最初這些朋友會很驚訝:「哇!妳會做那麼多的東西,想不到呢!我還一直以為妳只是個品牌追求者。」

自從我回答:「那是說,你認識我的還遠不足夠多!」驟聽這話真是囂張,不過卻是激發很多老朋友去探究我這些年一直在做什麼;有些前同事會發現十多年來的疑問得到了答案;這個人為什麼可以在那麼大的壓力下都死不掉。

家裡的工作室是我最大的避難所、靜思涯、療養院……

每逢我遇上難題,我都躲起來,狂做一點作品,哪管是縫一件娃娃衣裙、繡一朵玫瑰、串一條項鍊……只要我專心一意在手頭上的製作,我才可以從難關裡避開一下,透一口新鮮空氣。這裡沒有人跟我瞎纏,沒有我處理不到的,更沒有人反對我將它變成怎樣。

就是這樣,無心插柳,我成為了朋友眼中的手作達人,最喜歡研究,把東西拆開重組,把一堆瑣瑣碎碎無無謂謂的,組成新的生命。

以前很多作品自己用不上;時尚的小東西不合我工作中所需要營造的形象——卻成為我不斷練習的好試靶。直至,越來越多的讚賞;直至,我已經好自豪地把自己手作穿在身上上街出去,直至,在送給朋友時,得到朋友的朋友即時實金訂造;有什麼比這樣的成果,更加令自己得到確實的肯定?

好友看了我的飾物,說不想參加我辦的教學班,直接要求在我家裡私學;老朋友看了女兒穿在身的裙子,也說要來學縫紉。

一個從來沒有上過一節家政課的——老師!

現在就在家裡大廳辦起週末私塾;這個手工藝私人教室。而且,這教室總是有最好的紅茶、新鮮的小蛋糕小茶點。

因為,這教室,我才多了機會跟好友們相聚!

一件事的得益,往往在很多年不斷默默耕耘後,可能是無心,只要是盡最大努力把它做到最好;它總就能帶來意想不到的附帶收穫;而這些收穫,可能就是從來無法預想的。


10645282_10152388127791896_3647310021850803503_n

送給自己一個低沉時的勉勵——做好今天,明天總有最好的回報在等著!

中學時跟上面這天當學員的同學在家裡玩耍時,不是就戲說過將來我要當一個好老師嗎?現在有學生來求學啊;老師——這名詞,呦!現在先讓自己暗暗裡,驕傲一下嘛!


發表留言

大氣傘

深圳。

暴雨天。

我因為要人在深圳,怕頭頂水滴都帶污,又怕街上人擠人;撐一把特別大的傘。

赤い傘を持つ少女

大十字馬路旁,靜候很長時間不轉色的交通燈。

身旁停了個內地男仕,沒什麼特別,是整齊一派的外省人吧。

兩肩盡濕。

「我替你把把傘一會吧,過馬路以後那邊進入商場,你會好過點。」我說,把傘挪一點蓋他。

他看了我一眼,說:「謝!」

綠燈,他卻箭一樣,奔了過馬路。

我一點愕,但管它呢;路人吧。

但正愕間,他又老遠跑回來,塞我一張名片;嘴裡還是:「謝謝!謝謝!」

過了一段時間,我從口袋中再翻出了名片;見上面有QQ號,於是撥過去禮貌交談一下。

卻交了個新朋友,他說:「妳中文底子那麼好,想不到香港人的中文這麼好……我自然看出來,我是辦報紙的呢。」

對方,讓我巧遇的一位朋友,原來正是在澳門辦的中國民聲報的其中一位辦報人。

相約見面詳談,他說:「當日見妳一眼,就知妳不是本地人;肯定不是,妳那麼大氣。」

大氣,這個詞是我在深圳最常聽到的一個形容詞,也卻是我最搞不懂其中真義的詞;內地同胞,什麼都用大氣:這花擺設好大氣、這雕塑很大氣、這女人舉止很大氣、這衣裝很大氣、這辦公室很大氣、這酒店的管理很大氣……

跟日本年輕女生見到什麼都大叫「卡哇伊」都無異!

「拿一把大傘的女生就好大氣?」我笑。

「也是,反正內地女生不會拿得動那麼大一把傘就是。」

那麼,應該還隱了個字;應該是說很大氣——力,是吧!


發表留言

既然都給找上了…

離開前服務多年的集團快兩年,雖然一直沒有刻意地公佈我離職,但反正很多之前頻常會面或連繫的服務商因為相交已久,都成為朋友;所以對我去向也都知曉。

當然十多年中,自然會有些好幾年都未必有更新過的連絡人。但理應打去我前職位時,都會由接棒的同事把來人的查詢接答過去。

某一天,前同事通知,有位董先生請我覆電;因為先假定同事已問過對方來頭,所以很直覺就接了這留訊,撥了通電話過去。

原來只是幾年沒會過的地產經紀,那邊很興奮我回電;我卻有一剎那覺得被抓住了;只是那邊廂熱情慰問,我也不好意思把鼻一翹,出來跑江湖,象牙塔裡那架勢也就不好再用。於是也殷切的回應著。

對方要求短聚,姑勿論是真心假意;商務交往,自己時間既再沒那麼著急,當幫忙人家向公司交交數又著實何妨。

約在最平淡的一天吧。

最後約在這天見面,原來我的日子忽來風浪毫不平淡;但他和年青下屬來到跟我瞎扯了一個下午,倒是上天為我送來了兩個安撫我波浪前不平情緒的禮仕。

也許這種會面,發生在從前,架子難免;武裝起自己也難免;以一般商務社交公式化客套也自是必然——

但今日,這些都毋須。 反正,我都坦白我現時的狀況,未必對他們業務對上關連的。

既來之,則安(然)之;我說的坦白,他們聽之受落。

閒談間,我相告了博客和專欄的背景;對方誠心接過,說要去探討探討;再私下相約多交流交流。 說這一席話,受益了。

這樣被即場捧讚,自然是一份榮幸。

被過後探研過的談論,那才是真心交往的開端吧。

上週,我也有幸聽一席話,受益良多;這週巧遇我有緣說一席話,我也自然希望,聽者能受益的。

社會這樣交流著,才能正面能量源源不絕吧。

 

.facebook_-908701843


發表留言

新行居的有緣家

因為一個深圳項目,我需要在深圳駐守一段長時間。

深圳跟香港,說遠不遠,說近不近;每天上下班,各需兩小時車程;除時間消耗外,精力更不是每日能穿著高跟鞋穿畢挺行政套裝的我所能抵耗的。

縱使捨不得甜蜜溫暖的家,但更為有機會在新環境下全力學習及適應;最後決定在深圳覓一個臨時但安全的小窩,方便我的思想及衣裝的安頓。

說要北上學習這大時代的祖國文化已有好幾年,只是一直無緣把時間及身段遷移;縱努力交國內新一代朋友,但一日不親自在彼市生活,一日難真正學會融合。友人得公公留下深圳小房子,開始跟新退休的丈夫過自由過境兩岸交替的生活,羨慕她轉入優哉悠哉的,也萌起我把在港的盲忙的生活開始調慢,為將來跟大塊退休後,找一個適合的、退而不休的定位處著想。

女兒長大了,下年就要完成中學課程,成年了,有她自己要走的人生路。 這個新轉變,事前沒有刻意去細致策劃,反而緣來了,反正也不壞,就讓自己嘗試看看。

在深圳找房子不容易,要靠近往來口岸及工作點,一般都是空間太大了,而且房租一點都不平宜。 那種方便各省同胞到深圳工作所租用的個人公寓,空間的狹小實在叫我受不了。 於是,我就被卡在這中間的水平中。 地方太舊太臭,不能住。 地區不安全不能住,地方太大,不想太大花費,更不想耗心神打理,也不想住。 地點太遠的,不想浪費時間,太寂寞也不想住……找了個多月,都不想作出決定。

在工作點的大廈群相隔一條馬路的住宅區,見地產貼出來的小單位合價,可是,經紀的約去如黃鶴;助手提議我上網自行找合租的、小公寓的或另找經紀行代理的。

原來,深圳不比香港,地產經紀行,就算同一商號,各分行分區互不會通消息,懶懶閒,有見張貼你就要主動問,就算你找上個比較醒目的對口經紀,他也只會把手頭上給你硬銷一遍,你別妄想他像香港的,會根據你的要求,替你翻遍各區,為你找可能合適的單位。而且,那些港人熟悉的地產經紀行,不見得在深圳有像在港般的班霸地位;大家都直接在網上貼招租,租客自行逐一洽談,檢定網上照片真確度,自行議價,逐一約見看房,逐一單位比較……總之,租客如我諸多挑惕的,未見其利先見其累垮。

兩天下來,我索性不能心多,鎖定一個地區;原定如果是分租的,就找一間主臥房連浴,最好有個小陽台。如果是小公寓的,就靠近有朋友往的小區好了。

當中一位房東本身,正出租一個單位裡的三個房間,目標只租白領斯文不吸煙的女性。見到我超合乎她所求,卻聽得我說到需要有煮食設備,因為我有味精敏感;這也是我唯一最擔心自己在深圳生活不周的事情;房東主動說:「那妳不要租妳原先看上的那個房間啦,就租我家樓下的吧。你先上來我家裡坐坐吧!」聽得我一頭霧水。

原來,房東父親早年看上這小區,一口氣在這屋苑樓上連樓下兩層買了這兩單位,打算子女在深圳生活時使用。弟出國還沒回國,這位大姐早年也遠赴巴黎唸的時裝設計,畢業後下嫁了法國籍丈夫一直相夫教子,近年丈夫為服務的品牌到中國發展而回國;兩個女兒長得聰穎可愛,房東每日為兩女兒安排膳食及午休,同學家長們見狀,就請她順便安排;於是她順勢將樓下的單位改裝而成一個兒童休息間及興趣教學室。 一位遠房阿姨也有個同齡女兒,也想留居深圳讓女兒得較優越的國際教學,房東就讓阿姨為這教育中心當總管。而裡面有個房間,本來是後備遠方朋友來訪用,這時提議讓我租下來,就方便她樓上樓下好照應我。

她十多年來在法國生活,學得一手烹調好手藝,正打算在深圳找個好地方試辦法國私房菜。想我多在菜式設計、品牌推廣……等等多跟她交流給她意見。 她先生另有品牌設計的業務,在這方面跟我也好投契;彼此可以交流的話題更多。

決定租那房間,不因為它設備或空間,它其實只恰夠用,設備也不算得很完善;不過,房東和總管阿姨人都熱情熱心真誠。

尤其是房東,比我小足足小一個生肖年,但卻把我當成她姐妹,每隔天就來個電話問我有沒吃飯,又或如沒午膳約,倒不如回去跟她一起吃。她喜歡造菜,喜歡有人懂得欣賞,陪她一起吃。

這友緣難得,決定先跟這家人交友;不過,讓我尤其有所期望的,倒是那三個小女孩。

問房東:「我房間那幾面牆;如果我在上面繪牆畫,妳介意嗎?」

「歡迎之至!」

「那,如果我邀請三位小女孩跟我一起畫呢?」

「呵!求之不得啊!」她連忙拿出小女兒的畫讓我看:「小女兒最愛亂畫一通。」

其實爸爸是設計師,媽媽也唸時裝設計,我深信她的兩個女兒也自有遺傳。況且,我也亂畫就是。

「妳會考慮把妳的DIY手藝在我們教室設班嗎?」她反倒問我。

「稍後時間安排到,倒可以考慮的。」我沒教手工藝好多年了:「但或許我們一班氣球師會有興趣辦班授課。」

「哇,那實在太好的啊!」

好好好!什麼都好,得先讓我好好安頓吧!

我對人比較慢熱。還有,我此來,目標本來是緩一下我的工作量,多休息,多養生,多交友的啊!

讓緣隨我,也讓我隨緣就好。

k2547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