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春雨歸來

2016-05-e698a5e99ba8e6adb8e4be86-e5aea3e582b3-e59c96e78987-e5a0b4e5888aposter

幸好女生週期嚴重腹痛,又沒約得同行人,要孤身一個人去看劇;還遇上出門前一波幾折,出門都知有85%會遲到入場。但結果都堅持去看 劇場道‬‪‎春雨歸來‬

這主要因為監製兼演員的萬斯敏小姐提我,這劇也是有齊我喜歡的四位演員同場,一定得要去捧場。

早就看過劇評,說這劇超洋蔥 (催淚)的。

不怕!我總是在看劇時會有手帕在身旁,可是,淚意依然比我預想的來得早;才只不過中場時分。因為——

勾起太多少年時。我相信場內很多觀眾也如是,離場時很多男仕女仕什麼年紀的都忙著印眼角。

人生裡好的經歷、好的回憶;很多來自少年時的友愛;那些總是在迷惘、絆嘴中,濾化成互相支持、互相鼓勵的感情基礎。

也自然是會在學校裡才最大機會遇上好的老師,他們都給年青狂妄又少不更事的那些日子,刻上很多,能夠影響一生的刻記。

這夜裡勾起太多…劇裡每場畫面都似曾相識…

就近年,三十年的友情,重新靠在一起;感情在人生各有遭遇後,重聚更見珍惜。又,那些年跟老師們賭氣;羽毛球場裡為著要贏比賽所提的無限氣慨;與隊友們一起練習,一起流汗,還一邊吵嘴鬥氣。在那些時光中,有鬧戀愛、有失戀、有說夢…

劇裡老師哼著的是電影《兩小無猜 Melody》 的主題曲 First of May。

當日發現我戀愛了而取笑我的你,也是向我唱著:「When I was small, the Christmas tree was tall….」;而不幸的是,這時,你已離開了這個世界

對於《春雨歸來》我沒有特別的讚,因為這樣的組合,我只有信任–歐錦棠與萬斯敏的作品,向來處理嚴謹。過去幾齣作品都能深刻在我和藍藍心上。

還有,向來都放明白是對劉浩翔 Elton 與鄭至芝 Gigi 的偏心;認識在舞台上的Elton 廿多年,是老朋友了。

的確好戲,一如期望。不過,今次希望開名讚一下飾演四位年輕版的演員,是意外的出色;在相同一個場景,很短時間轉換場景和情緒,去表現當年及配合係今日的回憶場景,都能處理得好,她們可是每次都在那台上的短短的跑道上練跑著,做著操練,裝作四乘一百的接力;實在是很困難的事情。而且年青版跟成長版都配對得很好,觀眾完全無半刻「究竟誰是誰的年青版呀」的疑惑;這是很重要的事,說認真的,某電視台近年一齣電視劇,也是幾個年青版與成長版緊密的轉換著;可是那幾個年輕女孩子出場嘩啦嘩啦的吵著;我卻看了好幾集都在問「她長大後是哪個啦?」。

我看完的那場次日還有一場,但聽說已經早就全院票都沽了。

錯過了卻發現有興趣一看的,就等重演吧!重演,若有緣,三劍俠這三個手帕交,都該帶同手帕去看一趟。


發表留言

Changing Partners

某日,我同藍藍提起現時大學新聞裡不少的,涉及桃色事件,甚至學生宿舍裡淫風亂盪的不道德風氣;實在叫作為父母的好心煩意亂。

話說某年,她爸的工作,處理兩個來自星洲作交流研究的大學生所運來隨身的物品,拆開統統是色情影碟,色情刊物書本;泛濫程度連結婚十多載,家有妻女的大塊都不禁有點面紅。

兩個星洲大學生是對情侶,反毫無愧意,還大刺刺的在跟大塊討論;一把塞他幾片光碟當贈禮!有次他處理的是把在某港大學的教授宿舍的東西入包裝寄運清關文件,車轉校園一辟靜轉角,見一對年青學生在激吻狂撫,幾乎等同真人表演。

年輕情狂,相情相悅,激情處難免;只是香港校園能有多大,那裡有多蔽掩?都過份猖狂了吧!

我常跟藍藍討論的,反而不是這些被喻為有法定成年身份的大學生;他們顧不顧念羞恥,當眾表演,我且無從說評。 我只想女兒明白,近年不斷有少女當上媽媽,糊里糊塗地生產;又或糊里糊塗得連誰個經手人不知道;又或糊里糊塗到滿屋孩子但每個爸爸出處不同;又或糊里糊塗地以為把初生嬰孩包片毛巾塞入個袋便攜出街,就像帶個玩具上街一樣;又糊里糊塗認為生出來有徒具勇氣就能做個好媽媽……諸事種種,現代年青人對愛和性的無知,著實太過叫人驚訝得合不上嘴巴。

歸根究底,都是都市性的開放,孩子們的越加早熟,電視、電影、漫畫等等等等的不斷誇張渲染下的「成果」。 有了知性教育,他們不再擔心親了嘴巴,會在腋下生出一個嬰兒。 他們也不再擔心被父母發現了戀愛甚至初嚐了禁果後會給父母痛打趕逐出家門。 他們也不再擔心「中學生應否談戀愛」會被設定為辯論的題目,因為今時今日要辯論的可能要變成「中學生應否在進行性行為時要堅持戴上避孕套」,或是「中學生應否在墮入戀愛及失戀時向家長匯報並去醫生處進行驗孕」。

年青人變得不再忌憚,相反家長不能從善如流就是落後,沒有EQ。

愛情的咒語在女生們間閃著魔幻星爍,性趣的好奇也在男生的思維中如蠱咒的寄生蟲不斷繁殖吞滅了思考。 孩子,你願意明知結果還在當中沉迷嗎?

女同學忙於埋頭在那些愛愛愛愛的小說裡,藍藍評為:「很無聊,內容很空洞,文詞也不見如何引人,整天不是說那個男子如何迷人,女主角如何地漂亮出塵;統統都悶出鳥,我看不到幾篇直打呵欠。」當然如果一個中一生旅程中被衛斯理的科幻推理系列迷倒,誰還有愛愛愛愛的興致。

「男同學都像色狼,由早到晚不是借意去翻女生書包搜出那小包衛生墊,就是在說這個胸大那個沒發育;什麼日本AV女優……無聊透頂!」她又說。

我為藍藍有這麼一班同學覺得可惜,不過也為這班同學有一位這樣看來相當無趣的藍藍同學覺得可惜;我深信我女兒大抵會不時為他們送上一個「你們真無聊」的黑臉。

「之前坐在我前面的男生叫他旁邊的女生為前度女友,他前面的女生是現度女友,左邊一個女生是前前度女友;但跟他死黨跟他的『女友們』都有crossover 呢;想想都噁心。」

「女啊!這不叫 Crossover,這叫 changing partners。因為別要亂用 Crossover 令這個名詞變成噁心,我比較喜歡兩個品牌的設計師大玩慨念交流啊。」我儘在笑。

其實,心裡不知有多推崇藍藍的見解;正如早年她爸爸對我說:「我不會承諾不變心什麼的,我覺得男人口裡儘說這些很無謂;不過,我是個不愛上公廁的男人就是。」

「這是什麼意思。」那年我有點傻兮兮地。

把這個引來給女兒啟蒙:「誰去希罕一張公用的嘴巴?衿貴來自自重啊!」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此文原記:別緻BEE | 04/05/10

[1] Good!

Such conversations are interesting and enlightening!!!

What a good example as a pair of mother and daughter!!! 😉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07/05/10 14:58 PM
近年藍藍已經開始話我、她爸,甚至身邊一班好友uncles & aunts 都無當佢「存在」口不擇言呀。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10/05/10 15:27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