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透明雨傘

在亞洲幾個常往來的國家,對送贈傘子有著很不一樣的意思。

小時候媽媽有說廣東人叫傘為「遮」,有借借聲之意,不好意頭,所以遮還是自己買的。

出來工作,在隸屬日本集團的酒店,跟日本百年傳統公司裡工作,代表公司去送高級傘子給客戶作禮物,是一項尊敬交好意思。

後來,常往返日本,見日本的傘子質量和設計,實在高出香港的很多;於是也愛買來送朋友。90年代,我們特別愛以小傘子諧音粵話「風雨中死擋」的「死黨」來暗喻收到朋友送的小傘,就代表彼此是很好很好感情的好朋友,有難同當的意思。

到得認識台灣朋友(我算比較遲,要到00年後,才有認識到台灣人並成為到好朋友級別的),才知道台灣人忌收傘子作禮物,因為這「散」諧音不好寓意。見我由香港刻意選的時尚娃娃頭摺傘設計實在可愛,給我塞回一元,說要跟我買下這傘,不讓我送。我才上了一課。

說到透明傘,81, 82年香港曾經紅遍整個中學生圈子。從前的學生很少擁有自己的傘子。家裡人用什麼、用舊了的,平價的…就是學生用的。傘子在當時的社會物價中不算是平宜的東西;壞了的傘拿去維修是常識,在永安百貨買把美美印花布的潮款多是有較寬裕閒錢的太太們,也多捨不得在風雨中使用,平常帶在手袋裡只為擋擋太陽罷了,一般都愛惜得很。

透明傘在香港並不流行,一直到80年代初,出現了透明傘上印著單色的小圖案,粉紅色、粉黃色、粉藍的單色小花、小屋等印花配同色手柄;當年賣HKD20,就這樣在年青潮物中平地轟起,幾乎每個中學女生都趕忙去買一把。這價錢大概就是一個酒樓午飯的價(當年學生飯盒$8)。

我當年也慕時尚,三四天不吃午飯也要去買一把粉紅的。可是這傘不堅,沒幾個月就折骨了。那些透明膠布片濕時黏搭在一起,曬還了又是發黃;總之那很快就會被丟被嫌棄的。直至第一次在京都看見這被港人笑名為 「Tissue 遮」(即可隨買隨用隨棄,便利店裡只售¥100,當年對折港幣6-7元)在雪下變成一頂一頂的雲(厚厚的雪在傘上積滿,白白的,不規則的,軟軟的,就像一頂一頂的棉花糖)可愛得不得了。

而且,在那種美景下,途人,恁你的傘子多華麗多美,也是多餘,也畢影響著那份雪白的靜美,就只除出天然的——那積在傘頂上的白雪,和在雪堆空隙露出可愛的面孔和小片風貌。

美人兒,白皚皚的雪景……構圖中都容不下任何其他人造的色彩。由那刻開始,我其實愛上透明傘。

現在由日本帶回香港家收藏著的一把是印上櫻花圖案的;在日本時覺得好美,可是在香港的雨裡,又覺得太格格不入。而且,香港太陽熾熱,這透明傘對於什麼UV都是零保護……

影像
全文請擊:https://jpninfo.com/tw/230127?fbclid=IwAR3rO32ySGsjOepm0AO-8Rz7so2zvP-rJ5bdlWIrQsXHnfZrsYGV3GU7JJw


發表留言

DIY:黑裙子

藍藍入讀中一,她早已聽聞過學校裡的中樂團是學界相當享名的一隊。

她結果考進去中樂班,開始學她的琵琶。

她對音樂的領悟似乎從來沒得過我和大塊的什麼音樂細胞,小時候學鋼琴,聽著叮叮咚咚就渴睡;對唱歌也不甚了了,從來不熱衷給長輩表演唱歌,就是每個孩子都最愛唱歌娛賓的年歲,也只不過偷偷給媽媽唱兩段卡通主題曲。

但她聲音其實一點不差,只是愛聲演。

聽過一些朋友說:「那是她未找出興趣,讓她去報讀其他音樂的。」有,從來只要她感到興趣我都不阻攔,但學不出興趣,我也不反對她退出。

見過她參加中樂班後的第一次中樂表演會,我問:「白襯衣黑裙子是團服?」

「是啊。」
「但為何長短不一?」
「只要求白襯衣黑下裙就可以。」

「妳上次去文化中心聽的那場演奏會,看人家穿那種團服,也是白襯衣和黑裙子,但人家的黑裙子都是長長的,襯衣稍稍配一點蕾絲,優雅氣質就出來了。你們團長老師是不是該要求得仔細點?我見到有女隊員坐著把琴一擱上大腿,裙短得過份,有兩個坐在最前頭,都走光了。」

「媽咪,我只是中樂班學員,要升格成為中樂隊隊員才有資格談團服意見,我現在還沒得進入表演隊伍……」

於是,我翻出一條黑厚緞疊摺長半裙;早年我媽媽替我做好預備我不時參加重要場合用的;就像某年被邀重回母校為畢業禮頒畢業証書那次,我也穿這裙代表我的尊重與莊重。

交給藍藍:「我在等妳穿這裙為我表演妳的琵琶。」
「那麼隆重,又得遭同學白眼啦。」她咕噥著,好不情願。

其實來日方長,我並不認真要求她把這事必須達成,但只是想憑借這身外物,告訴她媽媽的鼓勵和期望。

終於,她被挑進中樂隊了;我問:「今年畢業禮應該可以見到妳穿那裙子手拿琵琶了吧?」

誰知,她呶嘴:「才不,隊裡泛起不要穿黑色裙,說不夠好看,想要色彩的,正在討論大家訂造團服。我卻覺得這搞變得不知所謂。」

我了解女兒,她嘴裡雖說著不太滿意隊裡這搞是無謂,實情她也為不能穿那裙子而悶納悶。」

其實,這的確是可惜,但裙子早已備好給她,氣質也早在,什麼場合下穿它也是一份心意。

今日,又造了條黑裙子;這原本是裁給自己穿的,因為擱太久忘了原形,縫好了改,改了又改,結果變成藍藍合穿。

我笑她:「這是給妳考大學入學試用的備好啦。」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