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HR是否個最乞人憎的部門

近年,每逢新一屆大學畢業生進入人力市場;報章總喜歡找一些專家來寫一些很偏面的文章。

今日在 Facebook 有很多好友都愛追看的一個名為「姐死姐還在」裡面的一貼,以《要選公司最可有可無department,非HR莫屬》。一向很少就Facebook裡的討論而撰文的,今次也忍不下,把我在facebook裡分段寫下的感言,重列到這邊。當是我一個工作回憶記也好,當是為HR這工作持平也好;希望更多比較年輕的能把事情看得寬一點,明白多一點。

New Picture (3)New Picture (4)

HR佔我過往工作只其中三至四份之一,但我唔同意HR係可有可無。HR同admin可以做到人見人憎,亦可以做到令人愛戴,當中在於那個負責部門的管理 本身質素,但這樣也就同所有部門阿頭一樣,在乎人為,人的修為。我為公司力挽過很多心大心細離職同事,為過部門阿頭與下屬打破隔膜,引過很多無背景本來入 不到門檻的同事最後成為公司中堅,為過些同事發掘出他們潛能力,為新同事們在新上班安頓。我絕不認為HR沒事可做,只是很多都是吃力不易討好,一對一感 受,不是件件事能打響鑼鼓眾同事可知。還有,每年單是替同事調整爭取保險及每項單一福利,你猜是易事嗎?寫這篇的只會表露出本身對於集團的商營管理架構的 無知,以及對於HR這專業上的無智。就等於那種80s 90s年代口口聲聲公司只有市場部才最能話事,因為只有他們是賺錢的老闆一樣地無知;別在井口上望,這種不滿只適合去TBB寫那種肥皂劇無謂的所謂辦公室政治。

首先,分享開來的朋友Ronald 說很多中層都堅信HR是害人精,專把小的來開刀,於是總認為自己是鋤強扶弱的;再加上有些沒質素的HR大人物, 什麼出名的所謂人力資源顧問公司, 出來幫倒忙, 所以, 才令一般人同他們無甚接觸的,出現這樣感覺。

我曾接受過感謝卡,來自新上班的謝謝我的安排;這可能說只不過基於禮貌。也有謝謝我開解令他留下,原來工作另有風光。有謝謝我為他撐道理。能幹的HR做的都是直接把老闆與單一員工連著的一度橋。做這工作本來就很講求心理素質;試想想,手中談回來的僱員合約,要守密,但誰個什麼背景什麼資歷,領多少薪,HR怎麼會不知;當中多少比自己高出一兩甚至幾倍的;單是要承受這種保持中立,絕密不洩,就已經不是每個員工能承受。

HR 的自個心理拉据是不容外人能了解,公司架構越複雜,人事牽絆越多,可是在HR的福利工作上,人人應享平等,試想想,有人可能是你憎惡欲絕,但他的工資、工作表現評審,褔利,甚至假期,也不會因為你有多少憎惡他,而令他不能享用。

我曾試過直接跟我助手說:你還是做好行政的工作吧,HR並不適合你,給你也只讓你徒辛苦。有時工作不是你願意做就學得會,有些位置很講求心理負荷,沒有那對每個同事堅守秘密,小心行事、小心文件的基礎堅持,沒有愛惡分明,能分清要害與關係;絕不混淆個人感情的素養。就是你讀多少學歷,考多少張証書也都沒幫助。

文中說道,HR只不過是個篩,可是這「篩」並不易做,看似很讓人(求職者來說)討厭,但調個角度看,話明求職,何謂求?人家沒有求你前來拜會。但凡事有分上下把,不能本末倒置,職求得在手 才有權展開deal,議論收益及福利。在這過程中,HR的動作但多時暗藏著對求職的考驗,年輕人,不是要人家預先寫份guideline給你解釋為什麼要 你寫一次CV,因為你要等,因為要看字跡,為什麼要等,因為是考驗耐性,方便從旁觀察。至於壓價,誰個天生喜歡像在市場裡,最好每份工一來就像一棵菜標明 幾重幾錢,那求職的你願意等同一棵菜嗎?每個人總認為自己的價,但HR那一刻是代表著 守護(或說平衡)著公司水平及現有同事的價值。又調過來想,你又願意HR隨隨便便誰個在公開人力市場開個價就高過你人工嗎,一個阿頭同下屬有時只相差兩三 千是閒事,一兩年間人力市場叫價上落三四千也是閒事,那麼HR如不力保「價位」,你又願意坐你隔離個同事新來就多你兩三千嗎?還有現在科技,有無想過HR 一個招聘一日可收多少份?在你覺得一日做一份報告想死時,有沒想過HR一日要收300份CV在用肉眼「篩」有什麼感覺?

「真係請我先叫我填資料啦」的確,不過這不會是提供給基層員工,能夠等到上班後慢慢整理好一份個人檔案,入HR房親自核對,是高層的「優厚待遇」。想要有這樣待遇,首先你有足夠條件去應這個職階。不過,來附帶說說,這種「優厚待遇」背後又是些什麼吧?

通常這種是賣身式,即是說,他可能是手持某些特定資格牌照,也可能 是要準備帶同妻兒遠走他方開荒,—更有可能是在簽約時同時已經許下多長時期要為公司帶來多少利潤收益,交出多少客源…等等的額外條款。而在他簽約之前,除 了HR會就佢過去三五七份工進行偵查,稅務狀況核查,人格審核…等等,而他可能是同業跳槽,已經在家裡食足半年谷種。

在控訴HR在你上班前就想你自行填報 資料前,考慮一下是否已經適合或有準備被「優厚待遇」吧。

在這主貼的留言區看到很多人的留言,我不打算一一地說,但見很多在說不喜歡有HR,所以自己管理的公司不設這職。其實也是一種天真,說來說去,如果一間公司只不過男友老公弟妹一家親,又或一兩個合伙人在經營,確然要個HR來幹麼?Human Resources,不夠人數,根本無法發揮效能。沒有這大型商營架構去談論HR存在有沒價值,不是說了只等於白說嗎?

HR同所有部門一樣,是完整架構下必須有的。身為老闆是否可以兼任HR?當然可以,老闆更可以是理貨員、司機、保安、點貨員、出納員……以這個規模去判斷HR該不該存在,簡言之,不就是青蛙在上望井口說:「啊,我的天空真大真圓。」


發表留言

聘個裸辭的又何妨只要是合適潛力股

網絡文章《裸辭不是禁條》—輔仁媒體

「裸辭」這詞應該源自「裸婚」,意思是指什麼著落都未有,為前途更好,甘願先放下手上的職位,變成零收入,待業,去尋覓一份更好更合適自己的職位。

文中已解釋了選擇貿然離開職場,肯定是一個顧慮重重既決定。可是現世代的打工一族,大多被工作纏得氣都透不過一下,早出晚歸,有時甚至連法定休息日也被逼非正式地剝削掉;當然大多職場的休息日也都同時是人家不願意會見你進行面試的公眾休息日。

只可惜,太多人事部門的人員,只為不必揹黑鑊,以及減少細讀求職者履歷所費的時間;只會著重「篩」,篩選得越多越好,懶去探究求職者是否有適合工作的潛力。設「現時待業」為篩選條件,也就是一鍵就省下很多功夫的好法子。

招聘的確係一件很艱巨的苦差,可是,為公司挑得好,薦得好員工,不見得公司老闆會記起這人事部要記一功。可是啊!一旦挑個不巧員,老闆定先就認定是人事部選人有誤;因為又得把整個招聘流程再重來一次,那空缺的上司又會把怨氣發洩在人事部頭上。

即使,大家心裡都清楚明白,員工畢竟是人,市場上的人力,好壞自有參差;更何況人好不好不等於就一定合適職位,員工上工後做不長離職,都不是人事部任何力量可以掌控。

我在一家眾老闆一致不願採用獵頭公司(人事轉介顧問)服務的機構十多年;無論什麼職位,老闆的格言是:「妳就是我們的專用獵頭人。」這是讚譽還是苦差?在其位當然麻醉自己這絕對是老闆對我看人準的讚譽,但每每在捱著這差事的痛苦和壓力,就明明白白這根本就是一件天大的苦事。

我並不將「待業人仕」拒於選網外,我的篩選甚至全人手;請助手先按以下的指引為我篩選:只有履歷沒有附上訊息的 (無論使用電郵或郵寄,沒有求職信也是不禮貌不上心的隨意投遞),求職信上的職位或職位編號注明不小心錯了的,要求工資超過了我們預設的上下限…然後,把相關的經歷或經驗用筆劃好標線,由我逐一細看比對。

然後我會經由電話或電郵將我看後想要補充的咨詢直接與求職者簡單隔空會談,然後約見,進行有關部門主管所要求的一兩個測試,我會快看一次測試結果,刻畫記號或略評,然後會面;對於主任以上的職位我一般都花超過45分鐘的會面。

某程度,裸辭的求職者才會那麼耐心地、有禮的滿足著我們的要求。

這樣的選員,其實是相當之吃力,可是,十多年過去,經驗清楚告訴我,由這樣聘請的員工留下機構中工作長年的機率最高,遇問題不是一氣遞信,而是會經與人事部細談,經人事部找部門主管談,一同找問題的解決方案的為多。

於是,這成為了我的習慣;老闆曾有過微言,就在某次我在會見求職者,他來電兩次我也沒接到:「下次妳把手機也帶著入會議室面試啦,妳一見就近個小時,連我都找不到妳!」

但另一次聘他專用秘書時,他卻跟我說:「當然是經妳挑過,訓練過的啦,要不做幾天又辭職,煩死我們。」他又曾跟其他分公司頭頭們說:「把人都交給別緻看看,讓她給求職的說說公司文化,不要總是上班沒幾天就換人,浪費時間。」

那麼,苦差就是那樣地堅持下來;縱使,老闆們從來沒有當面說過讚的一句;但我知道,我做的,好的,見效的;他們都知道。然後,打過這樣難關而成為同事,都會先打下信任分。

人力資源的資深者,都太了解配對的重要性;卻往往無法在工時、費力與被認同的成就上取得平衡。這點是能力的証明,也絕對是人緣的業因種子。

human-resources-clip-art-administration-clipart-7cal59ec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