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還沒見面重要嗎

當很多人認為在網上寫自己的私人事個人感情,是有暴露狂傾向,或自大狂妄,認為任誰都會愛上自己的自戀狂患者時;我卻說:「我很樂於跟網友見面。」

然後,當所有父母都擔心兒女在網上胡亂交友,又說女孩子們在網上誤交損友而失身的報導甚囂塵上,囑咐甚至嚴禁兒女在網上認識朋友時;我卻教我女兒如何跟網友相約,又如何從細微小節裡觀察他們,如何在心底裡打分。

這個多星期中,為著一個公關的工作項目,我得跟一位藝人聯絡人緊密連繫;因為進度緊湊,籌備上多番修改,因著現代通訊科技,我們開始了上至「早晨…」,下 至:「妳還沒下班…」又或:「…沒事,自己事業,沒上班時間,又何來有下班…」,又或:「…這些妳也懂啊,真難得!」這類早跨越了工作溝通。

結果某一天,我一直在辦私事和被改了行程而處於等待會客中間的時間隙中,一直跟她東拉西扯的交流著,一些日常瑣事。我告訴她我原先的專業,和往下而來的目標和願望。 然後,提到了我的博——「別緻BEE」。

她急不及待去翻我文章,我卻說:「別急,有千多篇文章,也不見得每章精彩絕倫。」

可是,很快地見她回應:「啊!妳要是能把從前工作中的歷煉,融匯現在的工作,肯定是無敵的底子。」我暗中笑了,這是她表達了,在短短時間中,已速看了我好多篇工作記事了。 她說:「感謝您跟我分享那麼多。沒想過大家還沒見上面,妳也願意跟我分享那麼多寶貴經驗,讓我學了很多。」

「沒這樣的事;要不是那些天妳在跟我交流時總會有禮的問好,用虛心的、誠懇的態度,我也未必這樣就跟你像交上了不少日子一樣的朋友般自然舒服。」

還沒見過面,其實並不是要點。

這是新時代交友的改變,可是這並不是說在網上交友,已經再沒危險;自然,我向來也有說,天天見面的同事,又幾個真的認識對方?認識不在於是否見過了,只是,也得要從很多小節中作測量和判斷。

讓我在下一篇文章【那些年博事—就當被騙吧】中,記述兩年前一位讀我博文章的已移居海外多年的網友,認為我可以當她在港一位乾兒子的明燈,專誠來電,希望我能跟這少男一點開導。結果,我跟這男生作了個很長的電話會談……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Teaching MaMa

這陣子,開始跟我一起工作的堂妹妹,笑稱我「Teaching MaMa」;事緣接近暑假,好幾位前同事和好友都把他們的孩子的時間交來,請我代為安排義工服務,希望他們的孩子跟我學到一些經驗,請我幫忙教教他們孩 子。只是,很多時,這些早已不能當成孩子,他們都是小大人,新大人。

這種「信託」我視為一種光榮和讚賞,要不是這些朋友們對我的能力認同,不是對我教導方法有信心,斷不會這麼大的信任;而這些孩子都是中學至大學,甚 至畢業剛在社會中工作。最初我有點不好意思,這樣的帶人家孩子,是個責任也是個承諾。不過,對我這也是另一項人生的挑戰和特種任務;在經過好多次跟這些年 輕人們合作,我已經很有信心掌握這種「人生教練」使命和承擔這些「委托」。

在較早前,剛開始這些關係上;好友N一再提醒我,這不是用於「教」這個字,而只是人生分享。

我則認為,用什麼字都只是紙上談兵,一個教字,可能只因我們那種老派教育牢牢鎖著我們的行為模式;字是死的,方法才是重要的。而方法卻是因材施教,每每不同;只有一點,我的所謂「教」其實只重「導」。

既用「Teaching MaMa」這名,就以仔仔女女代名之。

女女A問如何在網上開店,如何跟朋友們經營小店;為何父母都不明所以一力反對。我結果沒有教她如何開店,也沒有教她如何了解父母苦心,如何解父母之憂。我 只導她去構想店的銷售對象,店在市場中的定位,店子強賣的點子,店的經營要求……好!先把一切想到或未知的,去找出答案,整理出清單,將疑難逐一擊破,計 算自己可承擔的風險和能力。我告訴她的父母,不必擔心,先讓她去忙,按經驗,十居其九很快會發現自己根本未有能力負擔得來,其十如果在這過程過後發現有信 心繼續,成功機會率也高,在那時鼓勵一把何樂而不為,那已經是務實可行的目標而不是一個夢。況且,年輕人連夢都無,何來目標?

仔仔B想學活動策劃;先劃下個項目後勤架構圖,問他覺得自己從哪個方位最有信心,哪一個最缺信心。由有信心開始,劃第一階段連線圖,告訴他整個策劃是一個 整體,有信心部份要完成,沒信心的部份都要面對。每一次完成一個活動項目,都重新檢視自己這個連線圖,有沒有改變?有沒有信心再向下一個點進發。沒有!原 地?為什麼?

女女C想在年宵市場投個攤位賣東西。女女D想在開家附近開家小手工藝教室……仔仔D,仔仔E……

我自己的囡囡呢?

當所有同學好熱烈地討論去哪裡當暑期工,是麥當努,還是肯德基時;她答:「我早向媽媽報名,當她小助手。」也許很多不知道的朋友,會勸說:「別那麼粘著 媽,被庇護著,能學到什麼?」她好友卻連忙舉手贊成:「我也好希望跟妳媽工作!」這就不是因為「粘媽」可以有什麼省力什麼保護。

「當日,我媽叫我代她盤點、計糧、寫支票支薪……我覺得這些是啥工作?真無聊!可是事實証明,因為有媽媽給我這些不一樣的訓練機會,我才可以一入職就立即 懂得使用英文全寫支票,懂什麼叫來人支票,什麼是期票,貨件出入數據,月結報告……,那些都不是學校裡學會還不斷練習。能夠在最短時間掌握一切實務運作, 被提升職位,被認定為有潛質新人,原來都來自家裡的「無聊」訓練。」我對藍藍訓話道。

「我知道,跟著妳旁聽會議,參與妳那些項目策劃,已經讓我不斷在學習新的事物。」她對這個倒很清析很自豪。

能夠為人家教孩子,自己寶貝女兒不教,說不過去。

況且,由她會走路開始,我已經時時要她跟在身邊,喚她為「MaMa’s little helper」!

某日她興奮的告訴我,在課堂中老師在提出一個活動的籌劃時,同學們在一輪思考後提出一大堆莫名其妙又不可行的不實際動議,統統給老師否定了;卻留下她的意見。

我讚說:「不枉妳媽平時教導。」

「這個當然,我當妳助手十多年,沒那麼差勁的。」她拍胸口說。

我差點噴飯,但她這麼自豪的說話,就是對我這個老媽的最高敬佩。

她今次問:「妳現在需要怎麼樣的助手?」

「會點 AutoCAD,懂跟各崗位人員溝通協同的,就很能幫到我。」

「我知道懂 AutoCAD 對我日後學美術設計有很大幫助,我遲早都得學習,所以我可以在這方面先開始;至於跟各方協同,我性格還有待改善。」

這就是「導」不是「教」的結果,同意否?!

 


發表留言

默許

給予公司兩個月的通知期,董事會一直沒有正式回應;只是透過很多不同的途徑來試探我離去的決心,或我新去向的安全。

又或者從這樣的角度上去想吧;我的離去,在最初的,公式和私人對話裡,我已經很清析表明我的意願;我是期待這個承風振翅的機會,去對自己的人生,好好証實力量。

我了解,我的離開令相處了十多年的老闆們一時手足無措;從很多不同途徑,大概也得知幾位老闆的心情轉換,頭痛、煩燥和無奈。

我一直都盡量讓自己處在靜止等候的狀態,因為我實在不想再在這當兒,加添大家煩憂;加上,我更不想讓誰誤會我看來還是在扭著草裙舞步。 幸好的,還有一位好上司,看來他一直為我充當著中間人;調解著董事會的不安和疑惑,也代我向他們游說著尊重我離開的真正本意;雖然,我也著實看到上司那額上刻著的困惱和無奈。

有時候,我好想親自去剖白;不過,我對這裡很多人和事,也確實真真的捨不得,怕越說越糟糕。 在三月中,因為董事會未有正式公佈及安排,我不想公然宣佈我動向;我只在跟我私人作友的同事間相告了;這一巡,給我留下鼓勵或依依的留言,每每教我眼眶一熱。 踏入四月,上司終於接受了我離職,叫我好好去安排一下。轉告各屆,集團內內外外相交的人事以及合作單位,都得一一報告我離開後新安排。 問題是我應該撰一封公函人事通告,還是逐位以大家在公事上相處的時光和交情深淺,而寫幾句較真心的道別話呢? 我的崗位,也許應選前者,免一切麻煩。但以我的性情,及日後呈現的我;確實是後者。

來了!好幾位在這些年,我總是相處時不忘故意透著些許距離,或淡淡然的同事們,竟然都主動回了我一些鼓勵和祝福,還透露了對我的欣賞和關愛;這些再一次衝激著我情緒。

除出了感謝,也就只有說感謝!

回頭,我還不得不承認;這個集團是我人生中其中一個重要的源泉,感謝這裡給我的一切,也感謝這裡給我的時光,它豐富了我生命,也讓我在裡頭,實實在在的成長。

也許不見面,單憑著向來的讀心,和從蛛絲螞跡中得到的默契;我還是信任彼此間所建立的感情是確實存在的。

有過很多的那一刻,我在您們面前簡單的說「謝謝您!」還是衷心真摯的;我深信,您們都是知道的。您們都總是喜歡這種默許和不語的支持,我的理解,也是您們一直知道的吧!


發表留言

Dan Ryan 的特備賀壽

最初開始踏足 Dan Ryan 餐廳,只因為日本上司愛上他們的 Nachos,兩個人有時在外開會,經過尖沙嘴海運中心,一定入去坐一下,吃個下午茶。

兩個年輕女子,就是沒擔心過會胖。

反正明後兩天不吃飯,吃個麵包,又可以瘦回去。

後來,最喜歡那大卡座位,還有美式那種特別大份量的扒和漢堡;一有空把藍藍的嬰兒車直駛進去,那裡永遠會為孩子準備好顏色筆,讓孩子在那張白色大餐墊紙上專心的畫。

對於喜歡畫畫的孩子像藍藍,這無疑是最高興的事,整張餐檯大的白畫紙啊,媽媽在右下角畫,爸爸也在他那邊畫,她呢,越畫越多,要畫到媽媽那邊去,然後,爸爸也伸了他的大手過來在藍藍畫的動物旁畫個超人畫隻熊。

孩子長大了,可以吃魚生、可以吃辣;一家人喜歡每種菜都去試試。

反倒好些年都沒去過 Dan Ryan。

今日助手生辰,我們這種位於人力資源的敏感位置上的人員,就因為總是要代表公司仝人去為同事安排生日賀卡,老闆生日派對等;偏偏最怕在自己生日上多嘮叨。平常已經為這些無事忙夠煩心,難道自己生日還去敲鑼打鼓,請大家注意記緊替自己辦生日嘛。

我想起 Dan Ryan 這類美式餐廳有個特別習慣,與其說習慣,不如說是個特色;在訂檯時預告有位壽星,他們會專程為壽星預備一個甜品。 餐廳經會領著幾個侍應,捧著甜品前來為壽星領唱生日歌。

雖然這一頓午飯,不算得上熱鬧,但總算為這個壽星送上一點點生日祝賀。

祝他在踏入人生小登科前的最後一次獨身生日;生活蜜意,健康快樂!

Dan Ryan 的特備賀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