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4 則迴響

京都:潮玩和服拍照

近年很多朋友都喜歡在日本花上半天甚至一天,專門去和服店挑套和服,然後在市內閒遊或拜寺,當一天「日本人」。

這種所謂的和服店早已經不是原先的日本人遇有典禮時租用和服的老店子,卻是應新興玩意而成的和服試妝店,它們也不是影樓,只是純提供租用和服,替客人穿衣、快速設計髮式的服務罷了;他們只個別店有設室內拍攝,大多都不設室內拍照場,卻鼓勵客人穿著到外邊附近的名勝裡拍照。最著名及最集中的熱點莫過於清水坂,於是穿和服上清水寺彷彿成為了熱選節目。影樓都可替客人連絡好特約攝影師。

這類店子已經發展得成行成市,要選一家適合自己的,可能要由他們的和服款選來區分;一般比較具名氣的,可選的和服款式比較廣,由最平宜的到特選的、合外國人呎碼的、配搭的各類配件都非常齊全;其次較小的店也會明熾清析,例如網羅較青春新潮款式,布料及配搭都比較創新;再其次是男款和服齊不齊全,是否合適一家不同角色年齡層的都設有多款可選;女的有沒有華麗又優雅的款式;或有有沒有藝伎及古裝的供應……

客人可以預先在網上選定喜歡的和服款式,預約了時間去到,穿衣和造頭髮一般需一小時,帶來的穿戴衣物及私人品(非貴重物)都可以寄放在他們店裡;和服一般都訂在當天內送還。

當然也可以去到現場挑和服款式;網上就聽說過這樣的傳言:一位男網友語重心長地勸籲其他男網友,帶女友去日本千萬不要讓她去玩這個和服照,因為她會為怕她心儀的粉紅色和服都被借光,會老大早就拉著男友去到,然後全日裡男生就得陪著女朋友發瘋的狂拍可愛照,而且女的總是穿不到日本女優的可愛,配配搭搭個奇怪,男的還要賠笑賠不斷的讚美;身心都勞累得想死。

這聽來好像是一些男生的怨訴,但細心想,也其實內藏著些道理。

我們一家只預約沒有在網上選定式樣,因為我們相信店裡好東西總應更多,我們這次是正正最冷的時節,衣料必須選最隆冬的華麗厚織和料,這可不是浴衣加搭件厚外罩或毛毛披肩就成,這布料上選也是講究的,手摸不到不為準。日本人穿和服很著重合年紀身份的,圖案和顏色,布料上的織紋都有講究;我們決定請店裡的專家為我們配搭。

眼看很多男生都只陪女伴來,自己沒有穿上,畢竟不是很多男生慣於那一身束肚的裝扮;大塊先生很破例答應今次陪我們母女玩一趟,卻慘遭老婆愚弄,選個冷得讓人發抖的日子裡,一整個早上,他的手掌是冰冷的,很可憐,這巨人先生的手從來沒這樣冰著,他可是家中兩女人的活動暖爐;他拒絕玩足一天,只能忍受到午飯前,除了是束在他身上的腰封讓他不舒服外,穿那日本拖鞋走小石路踏石階上小山崗都讓他用上莫大的忍耐。唯一令這爸爸可以這般,當然是看見老婆囡囡漂漂亮亮,不過,給他意料之外地找到件看上去年青壯偉的和服,沿路都被日本當地各年紀老兄當面大讚他穿得好,而且也有很多中台同胞投來讚賞目光和鎂光燈的體驗,這也算是一種回報吧。(嘿!真可惡!我們母女都給比下去!)

我們選了家名叫岡本和服租用,是有三個朋友都用過推薦的;也為的是他們祇園店地處比較寧靜,靠近八坂神社;那裡寺和公園小山崗,近步距就齊全了幾種景致;最重要是他們大呎碼的選擇較多,我們想要比較傳統的款式也備的比較多。換妝的地方很寬敞,有爸爸寄放處 (說笑的,是男仕等候間,因為一般男仕需準備的時間遠比女仕所需的短,要有一處地方讓男仕好好等候),服務非常好,雖然會說英語的都只是最簡單工作流程常用語,會聽一點點普通話(好像當日只是能操普通話的那同事剛好休假)。

加費造頭髮有幾款可選,但附帶可配的頭飾選擇則略嫌太少也普通 (我這是失策,自己擅長做那些和花頭飾,卻竟然沒預先為自己預備一套,短髮,就只能隨便夾一組大花,就是我最不滿意的一環),就在我和女兒看上旁邊一套很傳統的時,才知,好東西都特別貴,單這套頭飾就要加¥2000。(我們三人選的服裝套餐,總共才¥15000)

岡本

好吧,整理了十個貼士給大家:

  1. 冬與夏的和服自然各配四季美景各具美態,但夏天浴衣始終比較多姿彩又輕便、在儀態要求上較為輕鬆;所以年青女生最好選夏天才玩這玩意。冬天嘛,就選個不那麼冷的日子會比較好。
  2. 和服都是罩在內衣外的,所以打好底或穿什麼底去穿和服是很重要的計劃。
  3. 如果男伴主要負責當攝影師,還是不要勉強他也穿上一套。男的要打算跟女伴拍美麗合照,就花多一點錢聘請專業攝影師隨行好了;否則,敢打賭情侶的走不上兩小時,就得吵架。
  4. 組團出遊,要不是每個女生都有各別男友照顧,奉勸索性這天就三五女生私團,聘個攝影師隨行,別讓那一兩位男友侍候一眾嬌女吧。
  5. 穿這身和服不能多攜東西,只能借用店裡配和服的小手袋、小索繩和袋隨走,在計劃這一天行程要先計算好多少「必需品」。
  6. 店裡不包括化妝服務,但偏偏這和服在日本人心目中是禮服,女生不可不化妝就穿著禮服隨處走。而且應該沒見過日本女生穿和服時戴眼鏡的?(我倒是這次旅程見到幾個中國女生面上滿疱,頭搞得亂七八糟叉個頭花,穿著件浴衣(淘回來的?) ,最壞事是那副眼鏡,怪誕的可以。)
  7. 帶孩子去穿這個,要預先給他們「打好底子」讓孩子先認識這是什麼,大概會怎麼穿著,怎樣穿好才夠漂亮;親眼見到小孩為被緊緊綁上好幾條布帶子而驚哭得呼天搶地。(男的和服裡面也緊緊的綁有三條布帶子,女的更有不少於五條,這才能把和服穿得畢挺,怎麼走動都不走樣。被綁這些布帶絕不好受的,女人為靚活受罪尤自可,男人為博紅顏一笑也是個無奈;但孩子不知道大人心思,被綁可能會導致心理陰影的;還別忘記不是每個孩子都懂穿那二趾拖鞋走路的。)
  8. 大冷天,雖說和服可選厚織品,但還是耐不住徹骨寒風,女人可以加外罩褸,但因為背結拱起,從後看一如像佗背或老婦,一點也不好看;那麼穿毛毛披肩吧,店裡外借的都不會是貴重的毛皮,所以,如果在這種日子,又想有好效果,還是自備毛皮吧。
  9. 最後,目測狀況;外國人不擅於和服之美,日本傳統配色藝術;不要太堅執粉紅色就全身上下大小搭配統統都粉紅色吧,請相信店裡專家意見。
  10. 雖然只不過穿人家民族服,裝一天的日本人,但做戲做完整;走路時請不要外八腳,也不要一步走尺七路,把平時穿球鞋的步姿收斂收斂吧;做不來,就索性別穿著滿街走好了。還有,日本女人穿著和服時都不會在街上大呼小叫,更不喝男人 (其實不穿和服時也不會),動作誇張地招人叫對面街。要穿好和服,就得要把這些都學齊才能有其神韻。


發表留言

京都:二条站民宿 airBnB-Ryo

這是我第三次使用 AirBnB 網上訂民宿的體驗;雖然大塊先生對我任何安排都是百份百信任,藍藍之前跟我在英國在巴黎所住的地方,也非常舒適的體驗。但這次要找一處合適的,也費了我不少時間。

因為行程一直在變,這不是說 AirBnB 上預訂不能退款 (取消會有行政收費),但最令我煩惱是一家子三個人三個不同期望,跑的地方多,京都地方大;一般 AirBnB 的位點都會是跟車站有一點距離的民居區裡 (尤其我們三個「在日本關西來說的」巨人入住,就要空間比較大的居室),於是我遲遲都不敢去確定選擇。可是,這遊正正是中國年假,近年大量中港台澳的,都大量趁這假期湧去日本旅遊,京都這當然是熱點;於是,大塊催了幾次:「妳快快先訂好住宿吧。」

好友當日曾想我策劃幾個女人日本之旅,我說要住這類住宅式民宿,她瞪眼:「不好吧!」我努力解說過,但就是無法說服不愛旅行時造飯洗衣服的人。今次我跟大塊解釋:「我們住民宿好不好?但跟我們當年拍拖去住的那種已不同,不用出街角洗衣服,不用跟人家共用澡間,不用跟人一起在廚房煮麵了。我們把整個房子租了,裡面什麼都齊。」

「我們三個人要睡的空間足夠,所以要租用較大間的,就跟三星酒店裡租一個雙人房跟一個單人房的價錢平宜一點點;不過所有事情要自己做,沒服務的。有廚房,可造早餐,可洗衣服乾衣,有暖氣 (想起那年蜜月在一家民宿裡踫上電爐壞了那夜,苦不堪言;但卻是甜蜜的回憶);唯一不好的是,要由京都站轉電車過去二条站,再步行五分鐘。」

「比我們當年住的,扛行李5分鐘到巴士站,再去搭巴士十分鐘才到京都站的難嗎?」

「不!二条站是新的站;站自己已經有大型超市,附近也有商店街。出門兩分鐘就有巴士站去祇園或出去河原町。」

「Why not!」

在神戶好友家裡吃飯時提到我們會住二条站附近的民宿,好友先生提我二条城是個世界物質文化保護景點不得不去;我笑答:「我去過三次了,看這次還要不要過去看看。」好友兒子笑他老爸:「你還提人家去,人家去過三次了,你還沒去過一次呢。」我知道,我比很多日本當地人還去得多本州的名勝點;而且,京都御苑和二条城都都在我愛情事典簿中佔好多篇章。

我們由神戶乘 JR 過來京都;去二条站,就先在京都駅轉乘京都市營地下鐵 山陰本線特急線,第二個站就是。

IMG_3876

由二条站一出來,就踫上全一班正京都一位女性候選市長拉票的隊伍。

乘這段電車遇上小故事——

這路線很繁忙,我們在第二個站就下車,又拖著行李不敢站太入;一個婆婆在我身邊,抬頭費力地看路線站名,電車有一點晃,她一把抓落我正掛在頂上拉把的前臂上。她跟我說對不起,我只好用日文答不要緊。她續用日文跟我說她要去嵯峨野,問我是不是也去那裡。這有點複雜,藍藍不在身邊,我為免婆婆繼續拉著我問更多問題,只好用英文說我是遊客;但手指著她要去的站名,逐一數多少個站間給她看。然後,她用英文問我哪裡來的,是不是美國來的。她英文在日本人發音來說,尤其以她年紀算相當準確,但看來她並不是太會組句,只是很敢用罷了。婆婆在聽得我是香港來的,就非常興奮,一直在倒數幾多年前和幾多年前來過香港遊,香港地方很漂亮;我只好也客套說,我也很愛來日本,也來過好多次了。站到了,我告別那還熱情拉著我前臂的婆婆。

(按我知,在90年代,由於曾流行起日本女人把私己集資去海外買物業,或一起結伴丟下另一半作海外私遊,於是她們很熱衷小社區設英語學習。00年代則已換上學習普通話的熱潮;所以在日本問路,很多時40-60歲間的婦女,英語可是比20-30間的還要好。) 

二条城的社區,很多新的房子,只有隱藏在裡面的小商店街還餘留有依稀的印象。而我們入住的地方,需要一點冒險;這趟,我們竟然有一點點定向追蹤的探險的剌激感。

入住的民宿,主人本身不在京都;投宿經 AirBnB,自然一直都使用這平台的通訊來連絡。負責人很細心,我們約好在我安全到步日本會先通一訊,然後入住當日在神戶出發也會跟他通一訊。誰知我還是比原訂的時間遲了大半小時,他很緊張傳訊來問我是否遇上困難,在擔心我們安全。

其實入住這個地方也有點手續,所說的探險就是二条區的 GPRS 接收點有點疏離,我們在那條住家小巷外的大街轉來轉去,找路人問了兩次就知在那附近,卻就是找不準那個巷入口。而終於到達那小幢住宅大廈時,是要按負責人在到步前給我一個指引的電郵裡取得一連串指示,包括進入大廈的密碼;在找到那小幢樓後,在附近一個停車場裡找到鎖著單位大門的門匙;這一連串動作得在負責人所提供的英文(英文文法有點怪怪地)指引下一步一步完成。

在終於進入那單位時,我們實在有點:「哇!成功啦!終於搞定啦!」奪寶奇兵的音樂要響起。ryo

這在 airBnB 上名為 Ryo 的住宅式民宿,比我預想的小了,可見日本人的空間計算跟我們期望還是有一點點分別。這算是四至六人住的,但我們還是只能剛好把三張榻榻米鋪滿了整個起居間的地上;不過,這居間還是相當好,非常乾淨,暖氣充足,浴間設備很好,廚房用具一應都齊全,那小露台對於我們這種在暖氣下還是需要有流動的新鮮空氣的人來說,非常重要。

ryo2.jpg

在 Ryo 步出街角就有兩家貨品很齊全的大型便利店,拐過街角就是三条會的商店街。商店街側就有家相當規模的玩具店,並JR巴士站「千本三条朱雀立命館前」就在店前。這站的巴士有前往祇園方向、或河原町商店區的;這兩站也是主要作為全京都其他巴士路線轉線站,所以也相當方便。噢!還有這三条會前就是一家很大的電子遊戲機中心;巴士往河原方向兩個站就是波子機 Pachinko 店集會地。

唯一要注意的是,這站上車的巴士向前一個站會比正常停站長一點,因為那是個巴士司機換人處,對面就是巴士休站處;於是夜裡乘巴士回程時,很多巴士都會在這裡停下,乘客可以下車等一輛巴士再上,而我們因為只相距一個站,我們選擇漫步一會。

方不方便,隨遇而安就好;夜裡的京都,我倒是很喜歡。一家三口牽著手,走小段路,是種浪漫。

一家三口,回到旅館,各忙崗位,爸爸弄宵夜、媽媽洗衣服、囡囡整理床鋪……反正旅遊也沒什麼旁事忙,渡假有渡假時候的生活。

 

 


發表留言

咨詢台服務的五到

從前在酒店接受管理訓練,在前堂部服務期間,大堂經理時常利用胡適先生的讀書方法——

五到:口到。手到。眼到。心到。耳到

有關胡適先生提倡這讀書方法的文存,可參看【無量湖】的有關胡適文存:讀書(一)

引用在酒店前堂的服務,口、手、眼、心、耳;自然與個自兒讀書所用的有所分別。

  1. 口到:是見到客人要主動叫人。
  2. 手到:自然是要動手去做,做前台的就是動手去查資料,去把客人查詢的問題寫下,把替客人找到的資料用寫,給客人解釋。
  3. 眼到:是要看著客人說話。
  4. 心到:當然就是要用心。
  5. 耳到:也自然就是要耹聽。

這種「五到」,刻了在腦海;後來在不同職場的工作環境中,都引用在管理上緊記自律規條。

今日就這樣重提,好像很過時的事情,可是,也就因為太多新一代管理,太過依賴器材,電子化資訊;就連自己都變成了跟機械資訊台無異。

就像今日在九龍某大型商場的詢問台,我問那坐在那裡幾乎成石像的女服務員:「請問X城酒家在哪裡?」因為這X城酒家在手機電子地圖是顯示XX坊,我們已經在XX坊範圍裡,可是在裡面兜了兩圈,也沒見到有關的指示牌或廣告牌之類。

女服務員冷冷抬眼答:「在美食城裡。」

剛才所經過的每一處不見有「美食城」之類的地方,也沒有印象見到這樣的招牌或指示。「那麼美食城在哪?」

「在巴士站樓上。」

我這第二個問題,相信已經非常明顯,我並非這區的熟人;可是,這位服務員在答時,面色已經有點「已答」的冷淡。手沒抬過,身更加沒有動過,就像一尊發聲機器人無異。

我也很無癮,但問了第三題:「那巴士站在哪?」

在這看來,她按我問的沒錯,我再問她也有再答呀。不答你才是沒禮貌沒合乎崗位要求呀。然而,做了跟做得好不好,做得優秀不優秀;都是有層次分別的。

在這樣崗位裡,為商場裡客人提供資訊服務本來就是基本職責。她這算——做了。

但如果在客人問時,她微笑,耹聽,然後用比較仔細的指引說:「這X城酒家是在後面另一幢樓叫美食城的樓上X樓,由這側面扶手電梯上路面,步出商場會見到對面有個巴士站,上蓋就是美食城。」這樣算——做得好。

以酒店大堂的要求水平,客人迎面而來時,她會站起來,點頭微笑,問「有什麼可以幫忙?」然後在第二條問題時就意識面前客人根本不熟環境,順手拿出小紙和筆,在上面簡單畫個街道圖,邊畫邊解說。這就是用齊「五到」。這樣才算——做得優秀。

香港現時的酒店業前堂,都沒幾處能保持到這優秀的服務層次;因為大家早已忘記有這個需要。

2016年2月,我在日本京都,預約了一個影樓,我們一行三人連大行李箱,原想叫的士直停到影樓門前,的士司機甚至為求查証地址及駕車路線,撥過電話過去影樓跟影樓經理對話過;可惜,的士司機還是不懂把車駛入斜路轉入小區而停錯了在大路,讓我們人連行李完全迷路,不知所措。清晨行李箱在住宅為主的寧靜小區裡拉著就會發出擾人響聲,我們不敢太貿然在街上亂兜路找著。

轉角路上有家小商務酒店,我連忙跑入去請他們前堂員工幫忙。櫃台前本來在忙著服務幾個客人;但因為見我來得好急忙,前台立即有服務員一完成手頭那位客人,就轉過來看我是什麼急事。當然我也很有禮抱歉打擾,需要幫忙。那服務員聽我問題後,知道我是遊客,但他也不知道我問的那家影樓,表示也要利用電腦搜尋我需要資料,然後,他拿出紙把資料抄下,用酒店給客人用的附近街道圖,用箭嘴替我畫好由出酒店後的步行路線和方向。

這就是優秀的服務態度;我並非酒店的客人,他們跟影樓沒有合作,他們對於自己也沒即時把握的資訊沒有拒我於門外。他們在可以調動的空間,急來客之先,解來客之難。

當然,酒店有權要求我排隊,也有權告訴我他們幫不了我,這不是他們責任範圍;幫了我沒見得我會記得這酒店名字,也不得見就為酒店提昇了什麼收益。可是,前台的服務就該是這樣。

如果一個商場咨詢台,坐著個一動不打算一動,不用心去聆聽問題,沒上心留意周圍或來人的需要,不動手,只憑發聲以最簡短句當是回答;那的確只比一台查詢機械多了點人體功能——吃睡拉。

robot-gif-1

圖片來源:thenewinquiry.com

我會說,要我坐在那裡由早到晚裝一尊石像,我寧願在客人來到面前時,借機會動一動,站起來活動活動!表示熱情,表示友善,表示樂在其中;這樣工作才能有一點樂趣。裝石像,又要不能睡著,枯坐八小時,這樣的工作還是人做的嗎,不是自製比死難受嗎?

 


發表留言

京都:名代吉列豬扒

這家是整個旅程第二家必須推薦給好友們的好地方;.尤其是那幾位每隔上一段時間就約我去銅鑼灣那家吉列豬扒名家的,這不得錯過。

京都站(京都駅) 範圍的食肆真的太多了吧!單是站前一大幅指示牌列著各家餐廳的名單都很夠瞧,好多家都是京都民選排名相當高的食肆呢!

其中一幢站大堂乘電梯直上的幾層食肆層叫 Cube,注意一點,由大堂先要上一段扶手電梯,才能到接乘到食肆層的電梯;我們當日正要趕著由京都返回大阪,拉著幾件不小的行李箱,就在站裡團團轉找不到載客電梯;明顯當日京都駅並沒有預算有大批中國旅客會拉著行李箱環遊世界這「潮流」。我們很不願,但奈何 (跟他們站內客服給我們的回應表情一樣),沒辦法,拉著上扶手電梯吧!

注意這家名叫 かつくら Katsukura 的餐廳,有個副標:"名代豬排",可是,這個名字可比原名還響多了。所以要找這家店時,可能使用名代豬排來問比 かつくら還要有效。

名代豬排

在車站上店堂不算大,但都寧靜,位處高地,一列桌都設在外望大窗前,由這裡下望就是京都市,也是好景色。

面前的豬扒太吸引,有點懶管背後風景。

超餓!是上菜之前先來的香味!

磨過的芝麻,與桌面五六款自家調整的醬醋,必得要逐一試味,然後憑自己口味分類好,哪幾款配食菜沙律,哪幾款是吃吉列的;吉列什麼?很多選擇。看我們的,炸蝦、冬季限定的忌廉野菜薯蓉、最鎮店基本豬排與最優質的飼養豬…

入口立即溶化,不是表層的炸漿層,是裡面的豬肉——

大滿足!


かつくら Katsukura “名代豬排"
京都府 京都市下京区 東塩小路町 901 京都駅ビル 11F

 

 


發表留言

京都:清水舞台

算一下,我到清水寺,已經有好多次。

有看過夜櫻、有弓著背入內室摸內胎石,有跟最愛的人遊過,有求得過好姻緣,有在那附近待過一整天悠悠閒拍照,照片裡一個遊人也沒有攝過入鏡(因為根本沒幾人的年代),有過跟好朋友嘻嘻哈哈的回憶……

然後,今次,本來再沒有任何興奮感;卻感謝我的寶貝替我拍了好幾張漂亮的照片,心還是開了開。

出遊最重要是什麼?帶一個懂拍照又願意為你拍照的同行。

出遊最重要是什麼?帶一個懂拍照又願意為你拍照的同行。

回想起很遠很遠以前,清水舞台是鞋子禁入的時代 (好像係,除非唔係);不!肯定!這記憶好深!

踏入清水舞台的木地板前,就已經要在入口處脫鞋,那裡一列長架子;就像所有京都寺院一樣,所有人都得依著規定,在架上放好鞋子……那年頭,日本上司時常都在提,在日本,穿的襪子不能有破洞。

(某國際百貨公司香港買手總辦公室的日本部經理M先生,最喜歡來我們公司裡賴著不走,要我沖咖啡,要我上司陪談天,整天有空就從他在半島中心的辦公室竄過來,就這樣不管我們有沒其他客,就賴著東拉西扯瞎扯半天,我那位日本人副總裁總是偷偷給我丟眼色;我們每次都努力去扮忙,扮不理會他……不過,這個人有兩件事總讓我難忘,一是智子上司時會提起這個人在日本總公司跟我們董事長見面時,穿了隻有破洞的襪子,出洋相的笑話。二是這個人每次公幹都不忘給我買手信 (可能是為藉故來磨蹭),我看起來比他自己的秘書還得寵。)

為了這個原因,我們一行三人上清水寺那個早上,我又提了好友別穿有洞的襪子;我長舌著,好友敲了我頭一下。

然後,在進入清水舞台,脫鞋時,好友又跟我打趣:「哎也,真的有破洞,腳趾公要出來看風景啊。」嚇我一下。

現在的音羽山清水寺,只保留在進入本堂時需要脫鞋。而人站在那木建的清水舞台,則已經再沒這個要求。可惜,這一來,能見到清水寺的木地面受損相當嚴重。記憶中那木台有臘光,是常保養的狀態,這曾讓我們嘖嘖稱奇。可是現在地板都被磨得很光頭暗啞。許是中國過年時份,人擠得水洩不通,踫面的都是中國與香港遊客。

之後,在地主神社那裡,我聽見讓人心痛的咯咯聲,一直一直在不遠處,一個少女的腳下發出。何以她那咯咯聲音教我心痛——她腳上那雙高跟鞋的跟上的膠粒壞了!

那剛才,她在清水舞台上,也一樣這樣把鞋子的跟一個洞一個洞的給鑿上木台了吧!

請旅客們,要遊日本古蹟,穿了有破洞的襪子不再需要覺得羞家,但穿著磞壞鞋跟,走路咯咯咯的替人家地方鑿洞的才最羞家。不要再穿高跟鞋去旅遊了,穿跑鞋吧!再不隨身帶對摺疊方便鞋吧,拜托!

這次來,清水舞台殘舊了很多,有很大一個範圍被包上,需要修葺。

這次來,清水舞台殘舊了很多,有很大一個範圍被包上,需要修葺。

 


發表留言

日本京都:四条法味輕食堂 Paris 21e

カフェ・ブラッスリー パリ21区

2008年,跟藍藍遊完二条城,在京都中京四条商店區隨遊。

藍藍停在一家放滿餐食樣本的櫥窗叫:「這個看來很好美味道啊。」

「那我們就在這裡吃吧。」

當她指著餐牌時,侍應跟她指手劃腳地說了一堆話,我也聽不明白。然後,她進去內堂一會,拿了個大袋子出來,任她在裡面挑一個。

原來藍藍點的是兒童餐。這個當年只11歲的孩子,比很多關西成年人女生長得還要高。而且,她就算在香港也已經很多年沒有吃過兒童餐;於是我們一直在笑。

paris21e

後來埋單,我告訴那個比藍藍矮半個頭的女侍應生,點菜這個只11歲,還是個小孩。她哦哦連聲,歡送我們出店。

今年,是藍藍跟大塊爸爸第一次一起遊關西;這夜到商店區時已很晚,大塊先生說不是太餓,可是帶著兩個總是嫌三嫌四的女人,不敢主動去選餐廳,就只說吃了好幾餐日本菜了,這晚不一定也是日本菜。於是停了在一家店前盯著一張牛扒照在看。

IMG_3890_副本.jpg

那就這家吧!

哎也,這似曾相識的——那樓梯!藍藍也叫:「媽,我們好像來過了。」

DSC_0156_副本

室內是裝修過,母女倆也得花了點時間去確認記憶是否正確。抓著侍應問這餐廳經營多久了,可惜答不出,或是沒聽懂。

牆上多添了藝術家的手繪牆畫;美女身體變成蘋果樹,還是蘋果樹都長出腳來,為方便遊覽巴黎風光呢?不得而知。但色彩倒是很柔美少女浪漫派。

2016-02-06 19.21.50

餐廳走年輕的輕食堂格調,相對起其他老式日本或京菜餐廳,這裡無疑是有點擠和吵。但對於我們香港人來說,這裡已經大好,很舒適,很放鬆。

Steak ¥1404,chicken basket ¥864, 4 cheeses pizza ¥1404,chestnut cake ¥520paris21e-1

Steak ¥1404,chicken basket ¥864, 4 cheeses pizza ¥1404,chestnut cake ¥520

推薦四色芝士薄餅,所選的芝士各具特色,那個都搶不了那個風頭。雞籃比意料中好味,皮乾身,裡面的肉仍然嫩軟,而且醃料的味道很特別;相反牛扒那一道給比下去。甜品的栗子餅,不錯,但在京都云云栗子甜品中可能不能算得很出色,不過一定要讚頂頭的糖漬栗子。

看著芭菲們,要爭扎一番才能放棄;原來一連數日拼命吃,肚子有點吃不消。而且外頭冷得很,芭菲不是時候。

這一餐,輕便型,埋單¥4192(稅込),美味又實惠。


 

 

 

Paris 21e (カフェ・ブラッスリー パリ21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