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1 則迴響

舊文:記憶在羽毛球拍中

很久沒有打開羽毛球拍袋子,想起不久前都想為球拍買個新居,可是跑了好幾家運動品店都沒有找到個心儀的;這一丟下,又兩年了。

要數最愛的運動,還是首選羽毛球,與羽毛球緣起於佐敦碼頭東涌小公園裡,是鄧叔叔陪我打的開始。跟一般少女,總是像拿鑊剷般的手勢去把球炒著。

聽說遠房的小姨也愛打羽毛球,在媽媽推動下,我去找她打球去;但某日,小姨說我打得太差勁,令她沒甚味兒;要我且練習到可接得她住十球往來,才再跟我玩。

可是那些進步只是個啟發的開端;轉了校,看了排球隊班造作女生直倒胃口,一個成續好的插班生,本來就已經不容易受接納,不屑的神情加深了彼此間的不融。為了另闢天地,與 M 來個出奇不意,考羽毛球隊去也。

新學校裡的新成立羽毛球隊,一切比意想中還要容易。沒有嚴緊的特別訓練,就連一般標準的體能訓練都沒有;擁有一個羽毛球校隊隊員哥哥姐姐的珊就成了必然的主選隊員。第一個代表學校出賽的機會,我被安排在第四局出賽。

為了在比賽裡表現,我把一直存著的儲蓄也調動出來,買了一枝Yamaha球拍,是早年半碳合金球拍桿;那時我們一般見到一枝YY球拍還是會雙眼發光的。

結果,球隊在頭三局中全輸個大敗,我連出場比賽的機會也無。不高興自是當然,不過,我還是更努力去練習;接後一年,球隊有了大的變化,因為我跟他開始了戀情。

他在我的球拍上簽了個名字,那是他想選用的英文名字,以他中文名字最後讀音而配的,在他還沒有公開這個簽名時,他把它送了給我;那一刻還最是甜蜜,縱使我跟他,還有他那個簽在球拍套上的簽字一樣,也沒有將來。

我們都同是在球隊裡,對彼此的熱情融在羽毛球的熱愛上,球技的進化和感情的同步昇華;我們在鬧熱戀,每天陶醉在羽毛球上。

荳芽的戀情像風暴,來的快,去的也快;是標準年輕人的戀愛,再熱也有一天冷下來。球場上沒有了他,也沒有了好友 M;我只得硬著頭皮,轉換打法,要由主力雙打改為單打。

他偶爾還會出現在球隊裡,但已經不再留意我,我把球拍套子早收藏了;看他,只遠遠地,偷偷地。是我先棄權的;不能讓他知道我一直在後悔。

那隻跟他對打的球拍,早已經脫了骨;我們何嘗不是。 在畢業舞會裡,我們重遇上;那一舞,和些對話,一直叫我盪氣迴腸。

最後一場公開賽,我早已經因為工作,丟下球拍多年;沒有足夠的練習自然不可能有好成績。可是那還是一場好精彩的比賽,我盡了力,因為觀賽席上有你。

這些年,我打的極少;可是每次檢起球拍,我還是會想著你。記憶是一樣很奇異的;某些東西一旦被連結上某些回憶片段,是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改變的。

我還是會想著你,只是私下地,靜悄悄地。

 

 

原文記於:別緻BEE | 21/07/07, 11:14 AM | 女人的 襟

  • 重記在主blog,寫於 2000 秋;謝謝笛子與橘子糖的轉貼在Badminton Republic 羽球共和國中 20.7.07。
  • 再一次謝謝笛子,因為上面的轉載,引而得到中國大陸一本體育雜誌《網羽世界》轉載於09年6月版上。
  • 再次更新,把這篇文章轉記到 wordpress,是因為笛子就憑著我的筆名,在 facebook 中再找上我;今次我們可以直接交談,交流。

 


[1]

身边的故事就是平淡也是美味。

我也爱上了羽毛球,刚到了一个新环境,还没有找到打球的朋友,只好改打太极拳。

飘过……

[引用] | 作者 小陈 | 04/02/10 22:37 PM


發表留言

舊文:羽毛球新友

近年很努力認識新朋友。

是因為婚姻已經過渡了兩個「痕癢週期」嗎?還是對現有的朋友們有點悶意?又因為是女兒已經長大,進入單十年華要建立自己的小社交嗎?

我想,更有可能的是,工作上已經沒有更能令我覺得振奮的事情吧!

一個病態的工作間,叫人失掉自信,也失掉幹勁!

要平衡自己,要不斷告訴自己的決斷還是正確,要保持強大自信;只好在私人生活上抓住新的動力元素。

寫網誌,是近年一項很具療效的心理平衡良藥,不斷的強化正面思想,減低負面的情緒;我能大膽說,EQ都來自寫 Blog。

可是,閉關寫寫寫,畢竟不夠互動,也欠缺新思維的衝激;是誰在教青少年打球時,說過:「羽毛球講求心智策略,能令人心力鬥志旺盛,也能保持頭腦靈活多變。」

於是……

我重拾起我的羽毛球拍!原來,記憶在羽毛球拍中的一切從來沒有淡出過。

已經有許許多多個年頭沒有認認真真地打這個球類活動,曾經,這是我生命中佔大量時間的一個活動。

我的汗水、我的思想、我的交誼,甚至我的愛情,都發生在羽毛球上。《記憶在羽毛球拍中》

為因曾經相愛的他不再在場上看著我打球,
為因在公開賽上他的面前輸得一敗塗地,
為因左肋背斷裂,
為因懷下孩子而超重,
為因沒有好伴兒,
為因從前我說要狠狠發洩一場時,他總第一時間相陪,
為因……

原來可以有那麼多的藉口。

告訴自己,動起來!

網上見有人搞個新界西羽毛球集中營,報了名,幾場下來,結識了一班新朋友。

想說:能跟你們一起,真的高興!

 

原文記於:別緻BEE | 02/06/06, 00:41 AM | 隨筆也別緻一(05-07)


[4] Re:

moukwan(大叔) :
真榮倖能夠跟文彩與球技同樣出色的人做盟友

哇,兩者皆愧不敢當啊!見到你的球技,還真刺激我要加緊練習。

[引用] | 作者 Bee | 04/06/06 22:04 PM

[3]

真榮倖能夠跟文彩與球技同樣出色的人做盟友

[引用] | 作者 moukwan(大叔) | 04/06/06 21:46 PM

[2]

一個近視又唔戴眼鏡,連一隻好一點的球拍都未穿好,一對合用的球鞋都未買到的高手,連套球裝都未搵返出來的高手——哈哈!

[引用] | 作者 Bee | 02/06/06 14:57 PM

[1]

能夠有幸同高手同場切磋,我仲高興啦!!
欣賞完妳的記憶在羽毛球拍中,不禁又令我記返起以前球場上的人與事….等我又回味下先 😛

[引用] | 作者 | 02/06/06 13:28 PM


發表留言

Changing Partners

某日,我同藍藍提起現時大學新聞裡不少的,涉及桃色事件,甚至學生宿舍裡淫風亂盪的不道德風氣;實在叫作為父母的好心煩意亂。

話說某年,她爸的工作,處理兩個來自星洲作交流研究的大學生所運來隨身的物品,拆開統統是色情影碟,色情刊物書本;泛濫程度連結婚十多載,家有妻女的大塊都不禁有點面紅。

兩個星洲大學生是對情侶,反毫無愧意,還大刺刺的在跟大塊討論;一把塞他幾片光碟當贈禮!有次他處理的是把在某港大學的教授宿舍的東西入包裝寄運清關文件,車轉校園一辟靜轉角,見一對年青學生在激吻狂撫,幾乎等同真人表演。

年輕情狂,相情相悅,激情處難免;只是香港校園能有多大,那裡有多蔽掩?都過份猖狂了吧!

我常跟藍藍討論的,反而不是這些被喻為有法定成年身份的大學生;他們顧不顧念羞恥,當眾表演,我且無從說評。 我只想女兒明白,近年不斷有少女當上媽媽,糊里糊塗地生產;又或糊里糊塗得連誰個經手人不知道;又或糊里糊塗到滿屋孩子但每個爸爸出處不同;又或糊里糊塗地以為把初生嬰孩包片毛巾塞入個袋便攜出街,就像帶個玩具上街一樣;又糊里糊塗認為生出來有徒具勇氣就能做個好媽媽……諸事種種,現代年青人對愛和性的無知,著實太過叫人驚訝得合不上嘴巴。

歸根究底,都是都市性的開放,孩子們的越加早熟,電視、電影、漫畫等等等等的不斷誇張渲染下的「成果」。 有了知性教育,他們不再擔心親了嘴巴,會在腋下生出一個嬰兒。 他們也不再擔心被父母發現了戀愛甚至初嚐了禁果後會給父母痛打趕逐出家門。 他們也不再擔心「中學生應否談戀愛」會被設定為辯論的題目,因為今時今日要辯論的可能要變成「中學生應否在進行性行為時要堅持戴上避孕套」,或是「中學生應否在墮入戀愛及失戀時向家長匯報並去醫生處進行驗孕」。

年青人變得不再忌憚,相反家長不能從善如流就是落後,沒有EQ。

愛情的咒語在女生們間閃著魔幻星爍,性趣的好奇也在男生的思維中如蠱咒的寄生蟲不斷繁殖吞滅了思考。 孩子,你願意明知結果還在當中沉迷嗎?

女同學忙於埋頭在那些愛愛愛愛的小說裡,藍藍評為:「很無聊,內容很空洞,文詞也不見如何引人,整天不是說那個男子如何迷人,女主角如何地漂亮出塵;統統都悶出鳥,我看不到幾篇直打呵欠。」當然如果一個中一生旅程中被衛斯理的科幻推理系列迷倒,誰還有愛愛愛愛的興致。

「男同學都像色狼,由早到晚不是借意去翻女生書包搜出那小包衛生墊,就是在說這個胸大那個沒發育;什麼日本AV女優……無聊透頂!」她又說。

我為藍藍有這麼一班同學覺得可惜,不過也為這班同學有一位這樣看來相當無趣的藍藍同學覺得可惜;我深信我女兒大抵會不時為他們送上一個「你們真無聊」的黑臉。

「之前坐在我前面的男生叫他旁邊的女生為前度女友,他前面的女生是現度女友,左邊一個女生是前前度女友;但跟他死黨跟他的『女友們』都有crossover 呢;想想都噁心。」

「女啊!這不叫 Crossover,這叫 changing partners。因為別要亂用 Crossover 令這個名詞變成噁心,我比較喜歡兩個品牌的設計師大玩慨念交流啊。」我儘在笑。

其實,心裡不知有多推崇藍藍的見解;正如早年她爸爸對我說:「我不會承諾不變心什麼的,我覺得男人口裡儘說這些很無謂;不過,我是個不愛上公廁的男人就是。」

「這是什麼意思。」那年我有點傻兮兮地。

把這個引來給女兒啟蒙:「誰去希罕一張公用的嘴巴?衿貴來自自重啊!」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此文原記:別緻BEE | 04/05/10

[1] Good!

Such conversations are interesting and enlightening!!!

What a good example as a pair of mother and daughter!!! 😉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07/05/10 14:58 PM
近年藍藍已經開始話我、她爸,甚至身邊一班好友uncles & aunts 都無當佢「存在」口不擇言呀。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10/05/10 15:27 PM

 


發表留言

重遇印度小友

2008 年,我跟藍藍去了一次很長的旅程;那年,我們母女倆,由上海到杭州,再到日本關西遊了一圈;23天的假期;在 Blog 裡也記下沿途精彩。

一件小事: 滬杭:三個小印友

那只不過是發生在我和藍藍在準備離開杭州那個,跟西湖依依不捨的話別途中……

跟三個男生的遇上,我很詳細地記下;因為他們的一舉一動,守禮謙謹,令我留下非常難忘的回憶。

那寫滿聯絡的字條一直存在那本長程旅遊的記事簿內;假期完結,我回到辦公室,立即被那堆在我房內、案頭、椅上、客椅上、櫃頭上、甚至有郵包擱在地上……這種景況,我的旅程上一切剩餘心情,都跟那本子,給我丟進抽屜深處。

就這樣,日子過了;那本子又隨著我一堆私人書本雜物,由一個辦公室搬到另一個辦公室,再由一個又搬到另一個……直至現在這個,我在清掉一些長年參考書,發現這張聯絡還在。

這刻剛慶幸世界上多了一個叫面書 (Facebook) 的工具;試試看,竟然找回當中兩位,而其中一位也曾在 Facebook 搜尋過我,只是我沒在意,沒想起過他們。

立即回應我加友的一位,原來已畢業回國,在中印商貿聯辦事;短短十來分鐘對談,大家都好高興。是新朋友,但他立即努力細讀我一些舊文,看我和女兒的合照;卻像多年沒見的舊友。

這時,他已經能讀一般常用的簡體中文,主力負責中國與印度之間一些商行的往來溝通;跟那時,已經對中國、對亞洲經濟,又已是另一番修為。 那時還問著的都是大學生的常問,今日每一句話都已經是成熟商務人員,但熱情與禮貌依然在,可喜可喜。

西湖當日,西湖前的巧遇


發表留言

還沒見面重要嗎

當很多人認為在網上寫自己的私人事個人感情,是有暴露狂傾向,或自大狂妄,認為任誰都會愛上自己的自戀狂患者時;我卻說:「我很樂於跟網友見面。」

然後,當所有父母都擔心兒女在網上胡亂交友,又說女孩子們在網上誤交損友而失身的報導甚囂塵上,囑咐甚至嚴禁兒女在網上認識朋友時;我卻教我女兒如何跟網友相約,又如何從細微小節裡觀察他們,如何在心底裡打分。

這個多星期中,為著一個公關的工作項目,我得跟一位藝人聯絡人緊密連繫;因為進度緊湊,籌備上多番修改,因著現代通訊科技,我們開始了上至「早晨…」,下 至:「妳還沒下班…」又或:「…沒事,自己事業,沒上班時間,又何來有下班…」,又或:「…這些妳也懂啊,真難得!」這類早跨越了工作溝通。

結果某一天,我一直在辦私事和被改了行程而處於等待會客中間的時間隙中,一直跟她東拉西扯的交流著,一些日常瑣事。我告訴她我原先的專業,和往下而來的目標和願望。 然後,提到了我的博——「別緻BEE」。

她急不及待去翻我文章,我卻說:「別急,有千多篇文章,也不見得每章精彩絕倫。」

可是,很快地見她回應:「啊!妳要是能把從前工作中的歷煉,融匯現在的工作,肯定是無敵的底子。」我暗中笑了,這是她表達了,在短短時間中,已速看了我好多篇工作記事了。 她說:「感謝您跟我分享那麼多。沒想過大家還沒見上面,妳也願意跟我分享那麼多寶貴經驗,讓我學了很多。」

「沒這樣的事;要不是那些天妳在跟我交流時總會有禮的問好,用虛心的、誠懇的態度,我也未必這樣就跟你像交上了不少日子一樣的朋友般自然舒服。」

還沒見過面,其實並不是要點。

這是新時代交友的改變,可是這並不是說在網上交友,已經再沒危險;自然,我向來也有說,天天見面的同事,又幾個真的認識對方?認識不在於是否見過了,只是,也得要從很多小節中作測量和判斷。

讓我在下一篇文章【那些年博事—就當被騙吧】中,記述兩年前一位讀我博文章的已移居海外多年的網友,認為我可以當她在港一位乾兒子的明燈,專誠來電,希望我能跟這少男一點開導。結果,我跟這男生作了個很長的電話會談……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