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失望的TWG

每次經過國際金融中心的TWG茶室,門前總堆滿一堆人群等候。

難得這日週六剛好在下午茶時段完結時到訪,立即獲得編位;興高采烈的坐下。

那一本將各種茶葉分門別類仔細紛陳的茶譜,的確很別樹一格,茶端當來時茶具一絲不苟。

可惜,一件事令整個吃茶氣氛被打消個無形。

吵!

聲音不散,鄰桌一大班內地來的遊客肆無忌憚的談購了什麼;雖然我相信她們的語音分貝已比平常為低,但也已夠吵。室內的設計明顯沒曾有這個問題的防範。

三文治質素比預想的弱。

這收費,坐不安適,枉然。

失望。

後注:要不是遺下小傘,也不知道多收了錢。


發表留言

重遇

在前同事的岳丈大人喪禮上,遇上一些前好同事,也遇上兩位前老闆。

老闆問我現職如何,他說:「出去搞生意,哪有容易。」結果,我胡亂扯了些海外交的朋友話題,、見他一笑;我又只好歸納一句:「嘻嘻,我就是最會認識一些奇奇怪怪的朋友。」他那份嚴肅,我還是像那種做錯了事,被捉著的小孩那種裝佻皮。

大老闆說:「你就最百足多爪,現在又忙搞什麼?」他笑容裡有太多「我知妳的事還不容易,總有人向我報告啦」的潛台詞。

他知道我早前合伙人的變動,跟他約的午飯沒完成;他說:「下週給我電話,我跟妳吃個飯。」 Yes, Sir。

開始有種在外邊如何,也不想太讓他們擔心;因為見到大家對我的關心。這種心態有點男兒四方的體會,但我還是個女人,這感受能有,但總不深切,而且,今日加多了份底氣:一切如何也好,我享受我家。

老闆也好,同事也好;跟他們十多年的感情,都還在,感恩。

朋友說我總念舊,我不太敢同意,但我總是有很多曾共事過的同學朋友一直關心著我。偶爾,還是會有前前前同事打來找找我,在面書留個言問候;我想,最大的成就,可能是讓前老闆們想念我,前同事們繼續發掘在身上之前沒見到的。

今日,忽然想念起第一位大老闆,印象中他高大,胖胖的,跟我說:「妹,打字不用十隻手指的。」「訂過酒店未?打電話去文華訂,他們問妳什麼,不懂的就來問我。」他是公司裡大老闆,很喜歡叫我入他的董事長室問我工作做得怎麼樣,我左看右看都像他小女兒。 他給當年什麼都不懂的我很大的包容,相反我上司是公司副經理,天天都抓著什麼都忙著給我罵個狗血淋頭:「不用腦!」「不專心!」「做來做去都錯!」

不過,今日,大抵也不能怪他,他大概不知道叫一個人生第一個月上班的文科女生做裁縫店的全盤會計,這念頭是「不通!壓根兒就是錯!」做到第三個月,我終於一枝鉛筆,不再用橡皮,那全盤會計都能對好、記好帳了,而且我弄懂了那日文按鈕傳真機怎麼用,日文會計系統怎麼入數,但日文一個字不懂。

然後,我跟副經理說掰掰;酒店管理課程收錄了我;走得頭也不回。其實,只不過某日討厭太子大廈洗手間裡總有幾個女人塞著說東家長西家短,說化裝品品牌,說今日穿了什麼時裝。 討厭坐在那小得可怕的前台,給射燈天天照著公司商標和我頭頂。更討厭穿得那麼失禮,卻天天跟一大班穿著高貴時裝的白領儷人去爭上電車……

離職的原因,原來也曾這樣莫名其妙——是,我也年輕過。 嘖嘖,已經是1987年的事了,原來一回頭,時間早已飛逝得無影無蹤。

年輕的,不懂事的,總會過去的。 用什麼理由離職,也並不重要,最重要是此去,去哪裡?是不是真的有新發展?有進益?


發表留言

在長沙灣的色彩

我開始享受在長沙灣、荔枝角工作,發現只要能在非繁忙時間裡出去隨意走走,不介意隨腳步四處散散步;附近原來有很多不錯的商店。

時尚的本地設計時裝,手袋花式也多,有些本地出口的皮鞋所選的真皮質素還真相當不錯。

當然,我並非能享用人家批發價錢,可是,像我最喜歡的那種「櫥窗溜」,看著看著那些潮流動向,也是令人賞心悅目的。

長沙灣、荔枝角;向是香港成衣生產貿易的重鎮,街上常有踫上穿著具個人品味、不落俗又時尚前衛的各式商務人仕,人流也相當國際化;即是本地的,看上去的工作大抵也不離設計系;整個區有著一種色彩的競艷動力。

相比起我從前的十多年,處身在放眼都只賣國際超級品牌名店,店高但門清的中環區,那些往來永遠黑白灰畢挺端裝卻沉悶非常的套裝;現在所處的,實在多姿多彩太多了。

image

我喜歡多色彩的,像人生。也喜歡猜想那襲衣裳的身上頂著的腦袋,在想著什麼,怎麼樣的心情……

 

陌生的畢打行

發表留言

接到前職公司週年晚宴的邀請,這大半年忙個賊死,這幾個月更是有史以來最長一段時間沒有購置過一雙新鞋子,卻已丟掉四雙破了的鞋,鞋櫃中竟有空缺;實在刷了我有薪以來的廿多年新「缺鞋」紀錄;在很多好友眼中的鞋癡,竟然「淪落」如斯,究竟搞什麼鬼!

還不是要感謝內地開放自由行嘛,我國同胞們集訪,哪裡折扣減價,甚至我以往常去的商場都堆著人,人潮凶湧,未見價錢牌先就被人擠人嚇得徹退;不必有心理醫生判斷,我都知自己有人群恐懼症,再說,同一家店子訂造長羊皮靴,前年價格HK$1300-1500,最新問價HK$2100起。

更不要說置件可觀晚裝,重點是我這身American Petit Body,在美加可能隨便一家品牌都行,偏偏香港就算同品牌的代理店就不代理我呎碼;買亞洲品牌淑婦有彈性布料的將就一下吧!

噢!不!
眼高手低吧,是嗎?
是,我認栽!

想起畢打行那幢老廈裡有好些入口衣裙,會有我呎碼;這一去……

電梯門每層打開,都是Art Gallery掛滿名畫的藝術廊;平素我該兩眼晶晶的,今日,好生失望!
那家名為上海的茶館沒了,造旗袍的沒了,賣仿歐洲王室珠寶的沒了,賣高質高山羚羊毛和茄士咩毛衣的……也沒了。

發了好一陣子無奈的獃獃呆,才癡癡的走下樓去–那條很老宅的石樓梯。

樓下水牌–

image

我習慣的畢打行,已經變成我回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