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地為紙水為墨

在地面上寫大字,這應該已經不是新鮮事。只是,君曾遇過多少位這以天為案,地為紙,水為墨的城市書法家?

今日給我遇見李伯伯;在荃灣海濱公園裡。

時常在荃灣海濱練字的李伯伯

他悠然自得。我們跟他搭訕,他說:「現代人很少寫字,這法兒練練氣,做做運動;我是這裡街坊,下來公園也順道跟街坊們聊聊天,一舉幾得!」

我告訴他,我偶爾在家裡也有習字。

他叫我多去那裡跟他一起寫,我笑:「我怕字不夠好看。」

「別把自己放在書法家列上,我們只不過是運動運動,寫得好不好看,沒打緊。」他說的也是。

「老人家,這個運動最好;練氣。又不花錢。」

真的,或許我們都應該鼓勵這樣的運動;有沒有企業想到,把員工集隊到公園去練字,這也很不錯的點子啊!況且,現今公司大多人都不會執筆寫寫字的;想想多久沒有收到超過三行字的 Memo,我說的可不是 Post-It 啊?

李伯伯還教我他 DIY 海棉毛筆——一枝家居清潔用的桿,配上個酸奶瓶,套入一塊方塊納米海棉磚,再把海棉磚削出個筆尖就成。

?

?

回家上網看看,原來內地各處公園都常有很多人以此作為運動,相當流行。而且,網上還可以有現成的海棉筆出售,啊!真是太方便了!

T1kRVJXsNhXXXXXXXX_!!0-item_pic.jpg_210x210

地為紙水為墨

忽然有衝動,買兩管回來,跟老爸相約到樓下公園去寫大字;一於來個親子運動!不過,我先得去附近找找,哪裡的石地夠平滑呢!


1 則迴響

曾經令博界掀起互相熱烈追棒的年代

原本打算把自己寫博改回去,一種自我心情紀錄的小箋日誌這範圍;對於「經營」一個博,原來早已經改變模式。對於這種日漸商業化產品化的轉變,我並不能太欣賞與投入。

可是近日兩件事,又令我稍稍有了新的博的想法。博客春茗2015上,年青的博客朋友 翔太,替我介紹了來自 weshare 的兩位美少女管理員,閒談提到在香港早年 (大約是2005-2008 間) 博客們的親鄰關係,玩過的玩意……等。然後她們給我一個驚奇的反應,也同時讓我驚訝!她們在管理的平台簡單說就是博客平台,可是她們未聽過有博踢!

在這裡,只能借用博客兼近年老死的Oku,他博裡有整理專集記所參與過的博踢。(我的反而沒那樣整理得清楚,都存在「博事論文」集裡,歡迎有興趣的來翻一翻!)

然後,我又提到當時一班博客為兩個博踢的接龍故事瘋傳而令博客間建起一陣火紅話題,和互相追看的火熱渴望。其中所牽涉最多博客參與的要數《鮮奶國奇遇記》 這博踢故事現存在網上可能因不同博客的離場而變得散落四方,我當時負責寫第三章《鮮奶國奇遇記 (3)》;後來事忙也沒追到結尾去,最後有時間找時,已經只能找到博客海王星上自由行的一篇《鮮奶國奇遇記(16)》。

說到博踢接龍故事,自然也必須一提2008年,當時還是小孩子的冰藍(藍藍的博客冰藍小屋所用筆名),所發起的一個孩子博客與博客們一起完成的《小冰環遊世界(1)並總章節列集》 。剛準備12歲生辰的她見大家玩博踢熱鬧,就提出想發起一個孩子博客也來一個。

事實上,當時高小而已經可以流暢使用電腦打字的學生其實不算多,學校還曾有過一段時間相當反對小學生寫博,認為小學生寫博容易令中文寫作程度下滑。冰藍一直堅持使用書寫文寫她的博,甚至在之後管理有關繪畫的論壇中也有這份堅持。於是,這個博踢就請得博客也是作家的韋灝川 替這個小孩博踢訂立規章;只是大家開始時都對冰藍這號召很鼓舞,未認真想過小孩子博客本來就不多,加上這種玩法,接到後來,少一點行文技術都恐不易。

於是不久冰藍就放棄只邀小孩博客玩,改而由各位成年博客接上;有博界社區長老之稱的婆婆也來blog 金婆婆更出手要求加添難度,要求每一章節加上人生哲理,令這博踢變為一個少年成長的意義啟思故事。由於難度越來越提高,故事後來變化詭奇,情節往往意想不到,於是參與的寫手越遇高手。這也是促成《小冰環遊世界》是罕見能全數依期完成,今日重看,裡面多位參與的博客都已在文化界打出名頭。

這博踢當年以80日完成,被冰藍視為送給媽媽生日的禮物。版權由各位參與的寫手送贈冰藍名下擁有。她對這份禮物一直珍重,有目標習畫,並打算插畫技術稍為成熟,會重新將之編撰整理及出版,希望為本地華文少年讀物,出一分力。(如有出版社有興趣,歡迎連絡,這書已設目標為兒童謀福利用途。)

這些博事,也是當年本地博界盛事;今日看來竟然那麼遙遠,仿如過去歷史。不過,每當我跟一些在這十年中有接觸博 / 部落格 / Blog 這回事的朋友提到這個歷史,大家都饒感趣味,對冰藍的目標寄予支持。

在這書的計劃行進上,有一項,也算一項重任;就是撰寫前序。因為有當日的博鄰里之親,才會出現博踢,之後才孕化出這種接龍故事;故此,《小冰環遊世界》之能面世,既不像一般兒童讀物,也不像一般故事書合撰、更不像故事集成。這是一種很奇特的合作,也是香港網絡上曾經出現的一種前所未有的組織,所而產生出來的奇蹟。希望能請得有心人助一把,我們需要把這種奇特形成的鄰親友愛,去紀錄,去証明;我們的社會裡可以有愛如此單純美好。

icyblu blog

注:冰藍近年忙於修習藝術學業,已經停止寫博。但對於博的發展動向,她一點也沒有疏遠。


發表留言

複貼:blog中文作家聯盟之書緣—從書看我

今日因為一些工作關係,要複檢自己在這些年中,參與博客的過程盛事。

忽然想起,曾幾何時,應博友二元之邀,參與二元 所辦的blog中文作家聯盟,成為一員。

寫有一篇:書緣——從書看我 (現將原文複刊回這裡作紀錄)

 

圖書館

小 四開始,媽媽讓我自行去家附近的圖書館去。 這是我人生自由活動的開端,對圖書館裏的一切書本都有種吞噬的衝動。 三張成開口文件夾型的圖書証;縱使我是個惜物女生,每次都小心翼翼地使用,圖書証都因磨損而在短短三年間換過三次。去圖書館打書釘,幾乎成為我唯一興趣, 計算過我平日的借書期差不多每日完成一本,每三日就必須走一趟,每趟小則一小時,大則三、五小時。挑的書又並無指標,真的隨走隨櫃隨看,正是三歲定八十, 就 如今時今日看Blog 寫Blog 一樣,吹無定向風,一切隨緣。

爸送我第一本英文圖畫故事書

記 憶中,是小三某日,跟爸爸在銅鑼灣逛大丸百貨公司,那是一本用厚紙板釘成只有十頁的大碼英文圖畫童話故事書「Cindarella」。故事早耳熟能詳,爸 也許是見我對那厚冊愛不釋手的模樣,只好忍痛給我買下那書,尤記得那書絕不平宜,除了是一般英文書這樣的釘裝都較貴之外,這書裡每頁全是連頁彩色插圖,圖 中都是手造的娃娃來演譯故事,娃娃們都穿著維多利亞女皇年代的宮庭服,掛著串串寶石珍珠,華麗的歐洲貴族氣氛將我深深迷住。這書一直保存了好些年,才因為 搬家而丟失。

圖書管理員

是母校的圖書館開幕,請各班主任為其挑選班裏愛書同學協助擔任管理員。要擔此任真的 不容易,因為當年新校很多同學對學校感情不深,大多不願放學留校當值或受訓。人手不足,加上新館成立工作繁多,管理員一週要有兩天放棄午飯時間,另外兩 天要放學留守當值;而我既為領袖生,又為圖書管理員,肩頭也就更為吃力。可是,在那, 我所受益的實在無可估量;因為它,我徹底地愛書,更加無界限地看不 同種類的書本;因為它,我把當時被學生稱為悶得想自殺的台灣作家於梨華所寫小說「傅家的兒女們」,一口氣看了兩趟,學懂了細細意味當中的每個人物的細微心 態;因為圖書館,我愛上了金庸的作品;因為圖書館,喜歡整天捧著三毛的書夢想自己他日去闖盪;也因為圖書館,我會陪著多情的好友一齊把瓊瑤、嚴沁、岑凱 倫、林燕妮的都看了,跟她一起笑一起為書中主角流淚。


買書

一直好喜歡買書,彌敦道的中華書局是我多年最愛花掉所有零用錢的地方,只消在那附近經過,是無論如何得在頭鑽兩三個小時才罷休。長大了一直怕借書,怕有要還的責任,也怕遇有要在旁加標記號時要禁忌。 嫁了後沒有上班,更是買若瘋狂,家裡長堆著高高一疊疊的書本,領養小狗回家,第一件事先要教會牠不要咬地上的書;更愛晚上夜闌獨挑燈。 書曾買得過量,家沒有足夠空間去存,只好忍痛去捐;曾送捐母校圖書館,東九龍某志願團體辦的小圖書室,也送過兩間青年中心。有時在那些地方,偶然拿起似曾相識的書,打開還赫然見到白塗改液蓋不了的簽名,那是曾經在我手躺過;他鄉遇故知,不亦樂乎。

自己的書架

上 一次搬家,因為地方大,我佔下了一個書房,專程為自己的書房去設計書櫃,先盤點自己有的書,綜合對書架的要求。卻原來才發現自己的書跟我的性格一樣,隨意 得有點過份;由各地語言及練習、袋裝書、旅行遊記、商務管理金融智慧、各式烹飪、時尚歷史、寶石鑑賞、人物傳奇……更多的是巨大的手工藝導賞。要整齊收 藏,似乎是件沒可能的事情。看過電視台為黃霑先生、蔡瀾先生、簡而清先生的登造家訪,原來我那些書架,都僅是個小巫見大巫矣,於是也就釋懷了啦,一直抱怨 的老公也都釋懷了啦。

人家的書架

這些年也學懂看人家的書架,跟管理學說,看辦公桌上的擺放就知人的辦事能力一樣,看書架就知那人對書本如何,究竟書有沒有認真消化過,書架上沿書邊緣有沒有薄塵、書角是否完整無缺;那些書架上整齊得過份的,像辦公室很多所謂專業人的書架……統統還不是把書當個樣辨子。

小 時候,總有很多時候跟媽媽去一個書香之親戚家。那家人每個孩子都長得像學者,那家人有幾列書架,書架都是鑲有玻璃門,是那種很實而不華,但又一看就知是高 級品的傢俱;縱使幾列書架在那客廳中是那樣地不協調,相對其他的樸實傢俱是那樣地出眾。書架排著一列列像電話簿般厚薄的書本,對一個唸幼稚園的學生來 說,那些書和面的智慧都太過沉重;這個小女孩由懂事到上初中,每一次到訪,都不期然怔怔地望著那些書櫃,就像是望彌撒時一般的莊嚴和崇敬。

書夢

有沒有夢想結集出書?這個問題早在我唸中一時,表姐就問過,之後一直有人來問我。 前幾天的「Blog 中文作家聯盟」會員互訪, 世杰也問過相同問題。 誰個寫文的不有這個夢呢?可是,這也是一個緣份吧,時候未到也就強求不得。可是回心也想,要是我是個出版商,這個人寫的東西四方拉雜,文類無章,要出的書 該以什麼形象也是個頭痛問題,將心比己吧。 書是為閱讀者而設,我文既已為我現在讀者群而活,實物的一本書,有固喜之,無亦不妨就是了。

 

另一篇有關「書」相關文章: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