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1 則迴響

尤加利葉乾花環

JCCAC 的定期藝術活動推廣中,這個抓準了我眼睛。

20151125_174731_p7vsqput2t_p_600_300

是用尤加利葉造的花環。

我的大門上,由過農曆年後,需要一個新的掛飾;就它吧!

JCCAC 的地點對於我來說並不算得很方便,但不要緊,為它專程去一趟吧。

這夜,大雨,傘子在地鐵出口時弄斷了一骨。正好,希望就去 JCCAC 裡一些店子買新一把具設計玩味的更好。

誰知,沒有工作室有向雨傘方面的發展。

這家叫 Goodmonday 是以乾花設計製作各類花藝飾品。

goodmonday

花藝的工作室永遠充滿著一份浪漫的香氣。

2016-02-19 19.12.35_副本.jpg

花藝都是我其中一樣由中學時代已經鍾愛的興趣;這夜跟工作室的導師分享很多年以前我用石灰粉來製作乾花,沒有一個花的工作間,搞得家裡很灰濛濛,很難清潔,後來心也淡去了。

這夜,製作乾花的心又回來,認真地重新學習;感謝導師替我拍了張很專注工作的照。我喜歡這樣的照片,每次在「製作中」我總是在忙著上課,或獨自在忙著,這樣的照片有人替我拍的好,其實很難得。

2016-02-19 19.51.30_副本

2016-02-19 13.54.35_副本.jpg

我總是個不大聽話的學生,覺得導師給我的黃色、橙色乾花不好配,一直賴著不動,導師很好,給我換了麥穗,我又懶去慢慢配襯,把穗隨意地連葉扎在最下底。大家笑,這個倒隨意得很特別。

做這個尤加利花環,手裡滿滿是那香氣,很能攝靜心靈;過程除能有視覺上的治療,實質上那香氣也令人非常放鬆。

這是很愉快的晚上,另外兩位同學也談得起勁,我忍不住給她們看了我平常的作品。上這類手藝課最終目的,在我,是多交一些同樣愛製作手藝品的新朋友。

完成,雖然導師已經額外給我加了配飾,但我還是不夠滿意。

回家,又去翻了點東西加上去。

2016-02-20 10.56.07.jpg

加了幼藤織花,又把日本新交朋友真理子送我的小布鳥放了上去。

花環豐富了,色彩多了,感覺更像別緻家裡的所屬。掛了一個晚上,今早花環上還餘有淡淡香氣。這種半鮮花環利用天然風乾,等待定慢慢轉換顏色,也是一種生活慰寥。


發表留言

祝開學快樂

九月一日,暑假結束了,學生又要上學了。

藍藍進入高中。

暑假中,一直在嚷要買筆袋,我替她找過很多地方;因為太幼稚圖案款式,有卡通人物什麼的,太彩色,太粉紅粉紅的,她都不要。

結果我買了個Converse黑色的,但她又嫌這個悶蛋。

好了,終於想到要纏媽媽親手造一個。

對於車縫家居布藝不算得很會家子的別緻BEE,為了她的寶貝;斷斷續續幾天在車程上思考,再埋頭在工作室的碎布中翻了很久;終於完成這個。

藍藍還在說:「圓點布裡沒裡布,不夠壯實。」

「那讓我用來盛化妝品用了去吧。」

「才不要!是我的!」還要求:「要在開課後才公開這作品,我要讓我同學們驚訝一下。」

遵命,我的寶貝!

 

原文記於:別緻BEE | 01/09/11


1 則迴響

iStage 編劇班

這是一篇感謝文!

感謝 iStage 的兩位藝術總監 劉浩翔 Elton 及 鄭至芝 Gigi,一直鼓勵我,也讓我有機會重新拾起筆(當然,其實是敲鍵盤啦) 寫劇場故事。

這是一份重燃的夢想——

1987年,根本不知天高地厚,向救世軍蝴蝶村青少年中心的中心主任提出開辦一個劇團;而竟然中心主任「老竇」(當年我們幾個小伙子都這樣稱呼他)一口答應全力支持,找來在英國跟林立三先生一起學戲劇表演的,他的老友 Chris 老師來教我們幾個對戲劇幾乎一竅不通的演編導,還是以當時在本地還未流行的小組合作自由創作模式。

我們自行去招募,去游說在學的、已在職的…終於組成了一個「展匯劇社」。沒有遠大目標,沒有必定的演劇發展路程;只為學習、享受。

感恩「老竇」對我們的全力支持不止於場地、師資、學習資助;還親力親為替我們推廣,找公眾演出機會。結果,他連結了勞工處,找我們合作,在屯門屋村裡的空地以街頭劇模式為他們宣傳《勞工法例知多少》。

每星期的上課,我們學的很多,卻只顧貪玩,上課雖然專心,後來真正能運用開來的其實極少。頂多我和另一位夥伴多年來在看舞台劇上有所得益吧。

事實呢?

不!回顧多年來,事業上所使將開來的人際關係、演說技巧、團隊會議中作整合、總結決定、甚至親子育兒……全都有沿源戲劇學習中所得到的原理與實踐。曾經有很多朋友聽後都笑說:「這會不會是妳太堅持在這個框框中罷了!」然而,在學習過戲劇的,或在學校也曾參與過舞台劇的;就會明白我指的。

年少輕狂,隨寫如流;從來不知何為腦便泌,更不明寫劇章法。隨心而為,學到什麼,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小組創作,集眾人腦袋,便是諸葛,何有困懼?於是曾被喻最快手編劇。劇社別散,人又落到最市井的世界中混沌而忘心裡何思何想,日日趕為營生;每提及戲劇,只嘆:「這些呀,年輕時代玩意吧!」

認識劉浩翔廿年了,近年與他夫婦接觸加多,他偶爾就對我說:「寫!著手構思故事,是好是壞都要開手去寫,當練習,很快妳就可以重新掌握了。」丟下快齊整三十年,可以嗎?我真心的懷疑。

他召我入伍:來!上我課,把年輕時代的妳喚回來!

然後,我進入另一個混沌……這麼難啊!要重新學的那麼多!我真的可以麼?

不過,感謝他,悉心教我們一班同學,把我們那些最初不經大腦只求草草交功課的文字都細讀,拆解,反分析給我們;引導大家丟開陌生的距離,去分析討論彼此在寫劇本時所犯的、或所獲的。

在商業世界當管理這麼多年,太了解這顆心的難得;不單是為師的一份魄力,更兼附著我們這些學員都不是學生一輩了,我們日常所顧慮的有必要無必要的都太多;在沉重的日常編導演工作中,還是那樣細微注意著我們單一進度、感受與得著;就是難上難。

很享受的課堂,當年那少年時代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女別緻在這課裡的確被召喚了!也感謝有緣一起上課的同學們!Poling, 月明,Amy,Japan,輝)

(照片不人齊,祈望很快大家再聚,人齊再拍)

2015-11-03 14.01.46-1

後注:很想念「老竇」陳敦亮先生,也忽然很想念 Chris 老師 (記憶中曾提過,好像是在長沙灣天主教英文中學教學);當年太年少,不懂感恩,多年失去連絡;望還能有緣一聚。(我知道對我來說,登 Blog 比報更有效;因為我有一班愛我支持我的朋友,會見字幫我留意,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