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今日星期幾

智子曾經嘲笑我:「妳約人,就只能約星期一、星期六同星期日,中間的日子都是一片混亂。」

因為我學來學去都記不住那些月曜日、火曜日、水曜日;後來啦,背著日月火水木金土,又時時把火和水調轉,還不止,每次客人日本語提到星期幾,眼睛就朝桌面上找日本月曆,要不我就得用手指由日開始逐一點。

把日本語學得丟三落四還在嘻嘻笑,為自己找藉口。但更複雜句子都有記得住,幹麼就是記不住那些星期天唸法呢?當時沒去細量。

一丟就來到三十年後,敢情這三十年根本都不需要用,更加不會需要在跟日本人對話會提到哪天是星期幾。

這天せんせい要我看著唸一遍,唸著很不錯,但一抽問,呵,問題出來了;數指頭會不會太低能啊,是啊!

せんせい給我台灣人常用的口訣,我卻覺得對於我並不好記;不過,倒給了我一個參考 (可能是香港長大的人會覺得這個組合更易記吧) 。

最後,我覺得這個更易記:

星期日 日曜日 にちようび 日與香港人常用的星期日一樣,不用記了

星期一 月曜日 げつようび 月英文Moon,Monday 也是來自the Moon’s day

星期二 火曜日 かようび 火為人手持兩把火

星期三 水曜日 すいようび 水在部首為三點水

星期四 木曜日 もくようび 台灣用口訣,四目(木與目音同)相投

星期五 金曜日 きんようび 星期五是日本人一週間最花金錢的日子

星期六 土曜日 とようび 土星日就是Saturn,所以才叫 Saturday

星期日文

這篇摘自時雨之町的《星期一二三四五六日的日文與起源》也很好值得一讀。


發表留言

關西追楓遊—神戶訪友

好像很久沒有寫遊記,久得像快要把自己的部落格都丟到腦後,久得連藍藍都說:「媽妳好像好幾次出遊都再沒記過一篇了。」

是的,好像沒太大意慾寫文章了。

生活的時鐘被切斷成小碎片,在家工作有在家工作的煩惱;一天在十多小時不斷轉換身份,然後,上郵局、去銀行、上市場、家居清潔(時間表太亂,鐘點也幫不上忙)、瀏網店也要分公事、家居、食用…等等。

而最大影響寫文章的,是——快樂。我曾經說過,生活上沒不如意事,就再沒有寫文章的衝動。可是,生活平淡是福。

這幾個月中,也忙著外遊,其中關西一遊,雖然地方都是我多年中去過很多趟(比在港去南丫島這類地方竟然還要多)。對於遊記,可能沒什麼值得一寫,但感受卻是很多;多得雖然用人生一些年才能反覆消化。

要記的事自然多,只是那些都是很刻骨的,記不記文,在腦褪化前都應該忘掉不了。

今早,偏想先記一件相遇事。

神戶這地方,2017年我來了三次,都為著去看望一下智子。去年年初新春時,她初跟病魔博鬥,我過去在她家裡待了好幾天。她一個好朋友專誠也過訪,智子將我介紹給她認識,就叫她丹生太太吧。

智子說我跟丹生太太有很多相似地方,working mom,喜歡小東西,喜歡做手工,喜歡佈置家裡,只有一個獨生女,女兒都愛藝術…

第一次見面,在智子家;丹生太太英文幾乎都不太懂,見面寒喧我的日文還能派用場,可是,一個下午談下去,智子可吃力了;在病中的她要替我們當翻譯。我和丹生太太所談的話題涉獵太多,尤其談到剛在選科的丹生小姐希望唸藝術,作為有望女成龍的一般小家庭媽媽該如何決定、自處、支持、調整心態……那時,藍藍剛開始唸多媒體藝術科,我自己也是摸石過河,大家分享一下慰寂一下還可,說是分享也沒什麼可分享。不過,只得一個獨女的媽媽,最大需要只不過是找個大家都有共同心態想法彼此和應一下、確定一下、共鳴一下也就很足夠;畢竟女兒是心肝塊肉,她要決定做什麼,媽媽又能拿她如何。

丹生太太為見面,早上親手造了盒意大利蛋白酥 Meringues,又手造了個小布鳥掛飾送我。那一個下午,就像智子說,有點累,但難得快樂!

2016-02-04-16-35-36.jpg

之後,我給丹生太太寫過兩封電郵,她也沒回;我在小人之心的想:「嗯,大抵那天她只是客氣客氣吧,文化差異,有時也不能一廂情願可以成為跨萬里的朋友。」這事我也沒有跟智子說,免她在病榻中還得掛念我這些事,又或教她失望了。

今次帶著兩個閨蜜遊關西,事前已經商議,行程無論如何走,我都想在神戶停一下。這兩年盡我所能,能夠停神戶,我都希望可以去見見智子,一天是一天,一個晚飯也就一個晚飯,能聚就聚。幾十年交情,來到這年頭,身邊好友都不易見面,她來到生命在博鬥時,每次跟我說:「B-chan,見著妳我都覺得好開心,我覺得要努力,下次見面妳帶我一起去玩。」我心都好痛;想到早年我是小妹時,她天天帶著我去開會、去午飯、假期調換我帶著她出去四處遊訪香港。我認識日本,也全因為她,每天跟我說著日本的過去、現在。

閨密知道我想法,都在努力替我構想行程怎麼靠鄰在關西範圍,讓我有週日全日安心陪智子去。這天清晨,我在兩位閨密還在睡夢中就起,一個人帶著聖誕松去探望,竟然踫巧智子在神社晨禱完回家時(為了早一點見到我,她這天不等媽媽完成神社工作駕車送她回家去,改為乘巴士),在巴士中相遇,她聲音好高,在日本公眾地方我從未見過她這樣高聲說話,她異常興奮,就像我從前在日本總是忘記肅靜,說話聲不自覺在高,她會笑著皺眉提我:「小聲點,B-chan!」

我自買了麵包在她家裡烤熱,我們做了咖啡;我倆最愛這些時候,每次在她家裡住,大家最能專心傾談就是這個時候。我就像個鄰居著的老朋友,智子丈夫下樓來笑著說:「哦,是B-chan,來了啊。」「買了些麵包,你也來吃。要咖啡?」「妳還造了麵包啊?」「才不哪,我住酒店哪,怎造麵包,都是在車站買的,合吃的嗎?」「妳就是什麼都會造,我不懷疑你會造麵包。哦,那家的,嗯,好吃,妳也總是很會買。」「B-chan已經像住在神戶很久啦,比我還懂地方。」……

阿裡旺旺圖片20171231120832

【小插曲】帶著這個聖誕松掛飾去智子家,的士司機聽到我是外地人日語口音,又帶著一束花不是花的東西,就問起我這樣早起要去哪裡。我說是探望朋友,就把我停在那巴士站就可以。他聽見那個巴士路線去的不是旅遊區,很擔心我去錯,連忙打去總台細問那路線要去的方向,又怕我記錯巴士站位置,先停在附近安全處,叫我等一下,他丟下車跑去站頭看了確定才讓我下車。要不是我能聽懂他所為,我會不會就擔心他不知在做什麼呢?要濫收嗎?(他是先停了錶,收了費,才自己下車去的)。日本的司機有時可愛得令人疑惑,又或者說,香港人是不是太慣於先以「對方為賊心」來衡量人?下車時,松枝掉下一些葉碎在車座上,我連忙在撿,司機先生開著門在等我,以為我是跌了什麼重要東西。我說:「不好意思,這弄髒了你車。」他卻說:「不要緊,讓我來好了,這些是有香味的吧,那很好很好的。」

像這像對話,總是在智子家裡起居間裡響著。有時候,連我都錯覺,我根本就是住在她隔壁。

「你看,B-chan給我帶了這個聖誕松,好香啊!」「妳在香港帶過來啊?!」「今次的在.這裡的花店買的,不過,我應該可以造得比這個好,哈哈。」「是啊。但這個好香…」智子將整個頭埋在那朿聖誕松去。

「啊呀,我省起了,我得撥電話給丹生太太,我跟她說妳來了,她說今天要跟妳聚一下,看是我們出去吃個茶還是去她家怎樣。」智子忽然想起,然後很忙碌去策劃。我或許該說:「妳會弄得自己很累,不要忙著這個嘛,我也只是偷這個白天來見見妳,見不見外人也不重要啦。」但見她很興奮地去相約,我又不好意思,只好隨她……

(續)

 


發表留言

【蜜遊宜蘭】相約在台北這一鍋

之前兩度經過這家,門前都滿滿站著等位的人們。

就想一定要一會。

吃鍋——雖說台灣人實在很愛吃鍋,鍋店開得台北城圈滿目都是,但作為遊客,又若有時為工作而速訪,未必就有合適機會,去,吃個鍋。

吃鍋這回事,氣氛很重要。

想起某廣告:「打邊爐,最緊要係咩…當然就係個爐啦。」我說當然是個場地、氣氛;共桌是誰。

這次約在台灣,在台北只留很短時間,不敢約太多朋友。平日,不敢太打擾曾經共事的同事們。

不過,正如那位愛吃的氣球界好友名句:「飯總是要吃的。」無論多忙,都總有個晚飯時段,應該好好坐下來,給自己一個藉口,聚聚好飯腳。

問一位前公司台北分公司的同事:「妳會有時間一聚嗎?」晃眼,都幾年了,再稱她為同事太見外,就早把她和幾位常在Facebook有保持交流的,都列在好友單裡了。

她來,說很高興跟我們三劍見面。我跟理劍和絲劍都說了,這位 Tracy小妹,就是我說,早幾年陪著我們一家三口一起過年初一,又在藍藍在台北進行那藝術論文時,給予很大幫助的。

有兩劍,Tracy 怕提議了地方不適合,我就想起這裡;請 Tracy 先訂座;原來她還沒曾來過,說名頭相當響,但這地區食店都是旅客的多,不敢肯定食評。

就會它一會吧!先看看網上,這下可給吸引了!

說的是以清皇室的秘鍋為主題啊,大清皇族的專享秘藏級享受,還說食客可以免費穿一身清裝當一下皇帝老子,妃子格格呢;可惜在我們這號港人,這些早不是味兒,玩過太多早就濫了。

這一鍋.jpg

整體雖然不及無老鍋那種清新感覺,但這裡整體得分也很高;座位是小了點,四個女仕還算足夠,只是偶爾要主動叫侍應來把桌面收拾收拾;不過服務還算不錯的,就是不幸珠玉在前,有點比較罷了。

台灣吃鍋,這家還是值得推介的。

順帶一提,女生們進洗手間,都研究盥洗盤側櫃上一格一格放置好女生專用東西;是很體貼的考量,也好是一種店的特色表現。


這一鍋在台灣有好幾家分店,台北城圈裡也有三家的。

我們這天去的是中山北殿

http://www.toponepot.com


自遊小提示:我之所以幾度經過這地方,全因為它就在圓山步行返回台北車站、民生路那邊走去所必經的,路兩旁入夜都有光影裝置設計,是處很浪漫的散步點。在圓山公園、基隆河岸看了日落,就正好漫步在這街上盪回去台北車站,沿路餐廳食肆都多,由悠閒區一直步入繁忙的夜街和夜市;這一遊已經是台北日與夜,閒與忙的縮影了!

 


發表留言

栗子雞蛋仔

早前參加一個在灣仔動漫基地的手作市集,鄰攤買了好多包不同口味的雞蛋仔,說是附近那家「媽咪雞蛋仔」裡買的。

但當時我和藍藍正在吃中東店做的大漢堡,飽飽呀,不能再吃。

再次經過,眼就看到那張長清單的配餡;對我來說最搶眼就是栗子無疑。

可是,賣$29,會不會太過份呀。但看來看去還是心思思想吃栗子啊!好,就決定一試,這天沒吃下午荼,頂多連晚餐配額都賠上好了。

心想,栗子蓉的,是罐頭吧,就不要弄得酸了啊。

誰知一扳開,不得了!裡面每粒蛋仔都有栗子!

2017-05-04 17.50.31

2017-05-04 18.02.43

這樣啊!日後我還能吃其他味道的,其他地方造的——雞蛋仔嗎?!


發表留言

櫻花、鰻魚與玉子在元朗的共聚

大廚向 J.O.B. 特別推介:櫻花鰻肉玉子燒

J.O.B.——是我跟氣球師 Jeff,與另一伙伴 Oku 的合稱 的合稱。這三個人聚起來開會時:商議、吃和喝總是同步。近年 Oku 有前世小情人急召回家抱抱晚安,不許夜歸。這 J.O.B. 已經好少聚會,而且每次都約在元朗;不過,元朗近年早就變身新界西的美食匯,每次借個題目飯聚,來挑一家餐廳,也不容易的。

今次選了新開張的「豊洲刺身日本料理」;一於去看看有什麼新噱頭。

這個櫻花鰻魚玉子——果然一出,奪個頭彩。

驟聽三樣不關連的,走到一起。可是,我們這個 J.O.B. 不也如是。本來各有自己的專業、自己社交圈;忽然走到一起,也就能拼出另類火花。

用料的豪邁,大家都哇出了聲;鐵板上,鰻魚還在吱吱響,脂香滿滿的,醬汁在鐵板上繼續灌入玉子。男人們說這種大碼食物特別叫滿足;以為一定係粗豪的?不是啦,上面一層帶甜味的桜でんぶ,又剛好把整件事鋪出一層浪漫。

絕對是主打無疑,看了就直流口水,饅肥美,厚甸甸的,玉子也絕不馬虎。兩個女生來吃可能來一盤已經要搖白旗。

大廚來打招呼,問食感如何?向有氣球界大食王之稱號的 Jeff 連聲讚好,我比較擔心這個格價 (才賣$108啊!)會不會要虧本?大廚笑指 Jeff 面前的:「還不及這龍蝦拉麵要虧本,但這沒辦法,大老闆喜歡吃這碗,說是虧也得要同街坊們分享。」望一望這拉麵賣多少,才$98,怪不得他這麼說。

大廚阿喬很年青,對造菜、研新都很有勁兒,坦言說著元朗餐廳眾多,大家質素都好高,要佔得一席位就得要多加新意思,他跟老闆們都著緊食客反應。還提我樓上設有兩個派對房,新界區多大家庭,聚會都喜歡多元化多款式的,他們這些都注意到了。

與面前兩位好伙伴每次飯聚,都會點很多款式的菜;我這單一女人就有幸每款都先嚐;偽食家就是這樣育成啦。當然我另有任務,就是擔任私聚攝記嘛。

吃的好,照拍好,時光就只記著好!

食物樣子花過心思,練習拍照的興味就來了。

難得談得投契,就連大廚也同來,乾一杯吧!

 

 

 

 

 

 

各式刺身才賣的超好價啊!那個白味噌黃金三文魚飯團,裡面滿滿都是三文魚的。還有汁燒一口牛肉飯團,才賣$42,不是太優惠街坊嗎?!


豐洲盛鮮刺身日本料理  元朗昌盛徑元通樓地下4號鋪  2443 6638


3 則迴響

回想93年漢城自由跨年遊

1993年。

聽說韓國曾被日本統治,很多人都會說日本語。膽粗粗,決定跟大塊在冰天雪地的日子去漢城跨年自由行。當時,去韓國的族行團本來就不多,更不要說像這些年的廉價團、掃貨團。

對於漢城,資料只能來自英文旅遊書籍 Lonely Planet,當年只有大韓航空與國泰有航機飛漢城,大韓航空票價比國泰平宜一點點。知道他們已設地鐵,於是酒店就選住在交通要塞的 City Hall 附近,而棄當時很名燥國際的樂天酒店。

滿滿信心,自以為在日本和其他城市多次自由走動的經驗,韓國就應該不會多難。

卻原來,此想差矣,大大差矣!

一到步,貪靚,穿一身白毛線手織冷帽、冷上衣、冷長裙,小短靴;以少壯要靚可以不要命的習慣,一腳踏出機場已經冷得頭痛、牙關一直打顫 (當年還沒有普及羽絨)。從來沒想過一個地方的機場外就竟然冷得這樣子。當時只能乘機場巴士或計程車去市區,能想像,我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能請的士司機看懂英文酒店名 (沒錯,我很大意,沒有把韓文地址和酒店名稱印出來,因為當時電腦要將英文視窗顯示及指示印機印韓文是相當複雜程序)。

酒店職員,既不像今日懂國語、不諳英語,原來在職那代人早已經不會日語 (當時去韓國自由行旅遊的日本人也少,而且當時日本人必定是跟旅行團,也必定入住國際五星級酒店)。好吧,手語加英語,勉勉強強搞懂了我的訂房,入住了,第一件事不是趕出去玩,是洗熱水澡換衣服。

幸好,酒店房和大多地下商店街都已設有暖氣,沒有大衣,也不致要穿從舅母借來的雪褸走上街。但寬大的毛衣裙下面穿著四五件保暖東西,把自己穿成一個球,卻是印象非常深刻。

當年行程沒怎麼記下,但鐘國站是僅幾個具中國字的車站其中一個,並有很多地攤,夜裡很多黑膠唱片擺賣,攤主們不懂外語,但會聽得懂 Lio Da Wa 是劉德華的韓語唱片,這也是其中大塊先生陪我勇闖漢城的原因之一。

梨泰院已經是當時最多外國遊客去買冒牌貨的地方,不過,當年幾乎清一色是LV包包,其次最多人買的是真絲領帶,一些印花真絲女裝外套。我跟大塊這種亞洲面孔的自由行,在當時來說非常罕見,穿著也不像其他香港人旅行團那樣長雪褸包得裹蒸糉那樣;會因為言語不通,被餐廳或小商店的韓國阿珠媽趕出店,也試過在地鐵向詢問處問路被其他路過阿珠媽一手推開。當然也少不了在地鐵裡看不懂韓字而迷路,在地鐵亂遊。

偶爾踫上來自香港的旅行團,也最好迴避一下,因為攤檔老闆見是旅行團立即叫價漲一倍。

%e6%bc%a2%e5%9f%8e1

可是,也因為我跟著學了說:「衿沙咪打。」而讓麵店阿珠媽特別為我們開爐造麵條,也能跟當地穿著傳統服過年的男女們談話拍照。

我們透過當年漢城女子大學辦的旅遊學生大使計劃,請來了位在大學裡唸英文的女學生,接我們去看了國寶級的韓國民族綜合歌舞表演、去了民俗文化村、賭場;然後租了車去最靠近漢城市中心的滑雪場——陽智山滑雪場。

這一篇重記,為兩個原因;近年遊首爾都成為港人熱點,上次攜兩兒時好友去時,好幾次因為所踏足的地方當年就已遊過,自然在話題上免不了比較,當年回港口述分享,但對於當時沒太多人注意這個城市,自然也就沒什麼感覺。近來整理舊照,決定把一些當時拍來,以今日早已難得一見的照片,跟大家分享,比較一下當年的民風。

二來,後來2014年與剛過了的2017年,也恰巧在首爾跨年;心裡不免作很多比較。

下一章,就是為著要將陽智山滑雪場來個24年的對比。

漢城2.jpg


發表留言

首爾華川冰雪節冰魚

「燈登蹬凳…!!」

這個五天旅行,為的就是大塊這個重點節目——釣冰魚!

他跟團裡的大男人們都異口同聲說道:「參加這個旅行團,就是一算,帶著又大又小的,冰天雪地的跑這麼一整日,單是車程就抵算了;其他的懶管他。」

我們這一晚,住到京畿道的 Siheung 始興市,方便清晨出發去華川。入住的酒店不算很華麗,但因為每房都是三張不太小的單人床,配備電腦,就能令旅行團中的大小家庭們滿意。在我眼中,這種酒店在韓國只算三星,但還算乾淨企理,空間夠大,在來去匆匆忙忙的家庭旅行團來詳說就已經很足夠。

*始興市(韓語:시흥시始興市 Siheung si */?)是大韓民國京畿道中部的一個市。

這日,酒店為夜臨的團友們每家送上一大盒炸雞,男人們在大堂裡的便利店買啤酒汽水,每個房間都充滿難得一家輕鬆出遊,隨意吃喝談天,就是心滿意足的時光了。

車出發時,早上7時半,氣溫-2°C。

華川沿路.jpg

前一夜下過雪,沿路鋪著白雪;心情大好。幾次嚴冬來首爾,都是滿街滿地黑雪,這由25年前第一次自助遊到今時今日,還是很讓我納悶的。韓國的雪相對日本的都濕,雨雪的時候居多,尤多夜裡下,早上陽光一照,統統溶得一塌糊塗。加上韓國人很少處理門前路上的積雪,隨由它在車輾出一攤一攤黑雪、溶成冰層,滑不滑倒是個人自理問題。(25年前看著男男女女在路上撲咚滑倒,無人有意欲會伸手去扶,管你是六十大叔還是妙齡少女,滑倒就像丟件垃圾一樣的普遍;當年也因為街上人這樣的態度,令我說過:「我不想再來韓國」的話。)

冰湖倒影.jpg

這幾年,來多了首爾,看著這個城市地方文化和人們生活的變化,那種惡感早已沒了。只是要跟日本在我心中的評價相比,還是差去好大一截。

今次入山看著結了冰的湖,才算是對韓國重新燃起一份興奮感。導遊說他今年帶了好幾團遊客來這個冰雪節玩了,但只我們上一團,冰才真的結好了,之前的都只是白來一趟。

華川冰雪節.jpg

在停車場處等導遊替我們安排入場票,大家在那樹下積出6-8厘米的乾淨新雪找出玩點,那位年屆50多的司機先生也下車來跟團裡小伙子們玩擲雪球;我也弄了個Snoopy小雪人。

我們外人眼中,這冰雪節人不少,導遊卻說這日算不人多,畢竟已經是尾聲,而且準備過年;無論如何理由,對我來說也是高興的。

天氣很好,有點點陽光不致太寒冷,這時戶外氣溫只得-14°C。

%e9%87%a3%e5%86%b0%e9%ad%9a

原來外國人被特別劃分一個小區,方便能說英語的工作人員能提供協助,一般本地遊5000圜,可以釣三條,自行拿到場內餐廳裡排隊烤魚。我們這些旅行團的,也是可以每人釣三尾魚,不過,因時間關係,吃的不會是自己釣上來的,把魚交去烤魚場,卻吃那裡已烤好的。大家只是享受那過程;之不過,團裡有朋友釣了十多條,也有一直嚷著要吃自己釣的。

華川冰雪節裡.jpg

場內其實有很多不同的冰上玩意,有滑冰撐板、有滑雪梯,有家庭的雪橇車…不過,我比較喜歡盪遊,試不同小吃;也另有風味。

還是那個評語,相比起日本的,韓國的民風比較老派,很多有利遊人的方便設施都會理所當然地欠奉,往來的通道會很濕滑,也黑雪滿地,吃喝的款式不夠多元化……

不過,理解這是韓國,不是日本;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