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鑄銀花藝首飾初試

近年我可能成為了 craft KOL;沒聽過這名字嗎?大抵由那些 Food/Beauty/ Travel….KOL上延伸理解呀,就是.不斷參加不同的藝作課程,然後做推廣介紹,這可以嗎?

當然,這只是說說笑。參加藝作班,是自己掏腰包,而且都是個人興趣,怎能說成商業活動呢。況且有些學習班招生不易,授課的手藝老師很多也不是長期正職生產(設班授徒),有時候推介容易,推廣很難。

不過,值得有點驕傲的說;活了半生,現在有時間有資源,手指還靈活;挑些很有興趣的學習,學得興起接下去研究,學得一般的就當自己給自己多添件小玩意就是。

我是有點手藝的小天份,就是。

如何能知?正當大家都還在挑銀花材挑個沒停,我已經比拼好;目標明確,不能貪多(這從我的課上學生處學來),考題清析(該要做到什麼就選恰好能達題的),美感與創作要平衡。

今天是第一次去大館的上課,是 Touch Ceramics 與 Gold Steed Atelier 合作的純銀風信子。胸針金工工作坊;來授課的是 Chris Ka Leung Li。

自稱金工學問零蛋的新進(興趣)學生,在上課後,突然覺得自己過謙了。不是嗎,其實焊接我早在整作時尚飾品時就常用到。當然相對起授課老師帶來的輕量版焊接工具、超聲波洗機……等等,我的只是偶爾需要用上的小事兒。我倒想說說,學習時先抱謙厚虛心是應該的,也許這些都是現在年青一族沒有從家教裡學得的。

我這位金工零蛋生,在這體驗班裡,表現應該尚算令人滿意的,這個人,最低限度是我自己、我身邊一些珠寶首飾上有造次的朋友們審評。

這個工作坊在這場地,能以HK$1080上3小時的課,雖然在裡面其實未能學到什麼金工技術,手觸及的只不過是組合、拋光等非常皮毛的知識;但在於自己為自己創作一件可戴飾品來說,這價錢也就非常值得。

Chris 老師的作品

課上十一個學生,是我近年所參加的工作坊上最大規模的;也是可能因為這樣多學生同場才能讓課上成本分擔。不過十一個學生對老師來說這負擔非比容易,Chris 全程忙過非常,每個學生車輪轉的在等他進行焊接、再焊接……他幾乎沒有太多注意力和時間在每個別學生的作品上點評和給意見。這也是我唯一對這工作坊有點不太滿意的地方。

場地是有替學生拍了照也有替學生拍成品照,可是,看來那只是他們官方紀錄,卻沒打算給學生回送一些紀念時刻。雖說沒明文規定場地需要這樣做,可是具有接續的互動才能抓得住這些學生的情意結啊。我當然希望有收到場地在我上課期專心一意在打造我作品時的當場照留個念啦。(我可不是來忙自拍的學生咧!)(在這方面,我真心要讚一下我自己,每次課堂,我都既要照顧學生進度,也有逐一替學生拍照片,還會在過程中提示學生微調作品…等。我可是一腳踢,是全面的。雖然也不見得每樣事都做得完美,但每一項也不能少掉啊。)

在課程完成前,趕忙也去欣賞一下其他同學的作品——

就是剛才的小菊作品啊!加上了蝕刻液,層次明顯了。放著就已經是一件藝術擺設。有同學笑謂這可能是一件高級的食具——筷子座。也是很不錯的主意。

世事不會無緣無故的,我之突然對金工產生興趣,自然是已有一些新點子想法。希望這之後,我能一步步接近我這點子,並履行出來。


發表留言

停工不停學之寶石皂

轉眼間,我被這個新冠肺炎(前稱武漢肺炎)COVID-19,人和發展計劃被濟留在港,已有一年。

這一年,我有工作但不用工作,我有職場卻職場關門,拒在門外,我有同事但同事因為公司裁員離開,令團隊七零八落,我有看來省下很多時間,卻忙得團團亂轉,我有目標卻無法前行,我超想念人和地,卻無法親近……

但我相信,我並非世上一人如此;事實上,這場世紀疫症的襲擊,令全球人類都變得手足無措,綁手綁腳,困足困惱,無法可施。

不能大動,小動就是最好的平衡。沒有工作日程,就試著學些新事物新手藝來填充時間。

除了重新學習日語成為一個基本,考了蠟藝師教學資格,考了駕駛執照;我還在緊密的日程中搾出點滴來練習蠟藝技術,還參加各式不同的小手工課程;四處拜師學藝。

與其為技術而學的說,倒不如就當成優閒興趣陶冶一下也好,平衡一下疫情中犯愁的情緒也是好。

一直看著那寶石水晶皂就愛,如果能研究出像京都那塊,我一直在用的金泊苣蒻皂,把這種像寶石顏色的放進去的話,就一定會太美妙的了。

於是幾經艱苦才湊合到合適課程期,教室原來設在太古城的誠品裡面。

老遠從新界西跑去上了 JEWEL SOAP by J,Josephine 老師的寶石皂課。

Josephine 老師的作品
我的三色層水晶皂
不過,相比起主要的那大寶石皂;我更加愛這種小小的寶石皂。

上了四個多小時的寶石皂課,享受勝一切。同場也認識了,同樣由新界西跑去上這課的同學;由上課到回家的路上,大家交了朋友(都說屯門人在各區踫上,能直接成為朋友的比率,特別的高)。

【後補上別注】

次天早上起床,Josephine 老師傳來些日本語的留言;雖然說在上課時,我也有提到我在日的事務所會另有一個功能,就是希望接到世界各地手藝人到日本進行小工藝的技巧及文化交流。當時 Josephine 有問我日本語是否非常流利,我就解釋道我這人太懶,一直都沒有好好善用我在日本的人際關係把日本語學好好,相反卻變相鼓勵了很多日本朋友為遷就我而努力學好英語。原來 Josephine 少女時代已經在日本留學並在那邊工作,婚後育兒也一直教著孩子日語。


發表留言

小栗的睡衣

在試造了第一件後,小栗小姐很喜歡;感覺應該是那質料;小栗是跟我們一起睡,整晚都在空調中,牠又不太懂留在被窩最佳位置,牠不是只會往裡鑽,埋了頭在被窩深處,就是索性在被窩上面。所以牠身上穿純棉的睡衣,應該是衡溫,不會太熱,又不會磨擦靜電把本來已經很鬈的毛擦成結。

不過MaMa和PaPa都好喜歡牠穿這個睡衣,因為這種日本手工布很易洗易乾,所以兩件替換,就已經很足夠。(雖然MaMa還是不停給牠做新衣服啦。)


發表留言

給小栗造的睡衣(第一試造)

小栗自從 PaPa 讓他跟上主人床睡之後,牠就開始了「睡前小便」與「睡前穿好睡衣」。

很多朋友都說他們的小狗,不會喜歡穿衣服。但也有些朋友的 Poodle 都喜歡穿衣服,喜歡得到主人或其他人讚美;於是,我又想可能只因為小栗是 Poodle就有這種「愛美」的基因吧。

小栗開始學會穿衣服的習慣,源自把牠接回家時,牠的皮膚有點狀況,毛很稀薄,冬天,牠對自己的床、被子都不太習慣,又為怕牠抓癢;於是隨手把藍藍一件舊棉T-shirt,就剪裁好給牠縫一隻裙子。款式很簡單,但她竟然很喜歡。

第一次見到她聽懂坐好讓我拍照——

之後,買牠裙子一套又一套,冬天就小棉衣裙。小栗開始學會給我們回應去表示體感氣溫要厚還是要薄的質料,也學始對不同顏色有不同的反應…

粉藍色不是小栗喜歡的顏色,不過,牠總是很合作,對於MaMa 給她手造衣服,都特別喜愛;只要不是太不合身的,在縫製中無論要牠試身多少次,牠都很合作,表現很期待。

PaPa 看來對於小栗穿粉藍色米奇唐老鴨的睡衣看來不是很滿意,把他的寵寵小女兒穿得像男小狗吧。MaMa只不過是用一片剛好夠造這一套睡衣的布碎料罷了,好吧!再來!再造更漂亮的吧!

有一個很喜歡造寵物衣服的 MaMa,與一隻很喜歡穿衣服的小狗,很完美配搭嘛。


發表留言

米奇的內裡

不是要玩標題,不過偶爾為之,也是湊湊潮流。

何況,我這內裡,不是裏面的裏;是真實用詞,衣裡的裡。

網購買了個很可愛的手袋,送藍藍。也許看慣了她媽媽總是一大個 Tote 袋,直覺這樣的袋都是媽媽級才用。又也許潮流又回到少女揹個小巧的包包,可愛可愛。

這米奇手袋可愛是夠可愛,索帶盡頭竟然是一邊米奇手板,一邊是米奇的屁股。可是,這帶是原袋 PU人造皮,只好觀賞不好功能。袋太空空盪盪,放東西都給太容易就全倒出來,太沒安全感。

「媽,給我造個索繩袋嘛。」藍藍要求。

家裡好多這種索繩小布袋,隨便抓一個用不就成嗎?

「沒一個配搭得到。」

真的,造這種袋不難,配布卻是大難。

終於在工作室的布倉找到這片和式花花圖案。


發表留言

別緻的棉布口罩

要不是這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我被逼留在家裡,我又怎麼可能會變成一個布口罩生產者。

以家居小工作室而論,稱自己為口罩生產者,應該是很合適了。由二月中開始正式動工至今,我生產了快將兩百個棉布口罩。只那麼短短兩個月,一雙手,一部家庭衣車…

靠的是,有很多四方好友在農曆年假期過後,物料最緊張時期,給我在亞洲各站搜羅到的物料寄給我。又,多謝有朋友每週一兩天一有閒著就來相助,幫忙剪線頭、開料裁布,剪輔料…

更感恩各地親友在見到我的製成品後,大有信心向朋友推介,於是訂單雖不說如雪片般飛來,也夠讓我一雙手忙個不亦樂乎。

在物料最缺的時候,幸好家裡小工作室布倉存著相當數量,全部由我這幾年在日本時搜集回來的布料,都全是高質純棉的。這些布有的原打算給家居佈置用,有的是給我和女兒造衣裙用。

這合該派上用場,給我都剪裁了,變成布口罩。

最意料不到的是,因為這疫情,我跟很多散落在各地的表親連繫上,早年移居各城的老好朋友也來支持,還給我轉介朋友。而每個收到我作品的,無論是我送贈,還是向我訂購的,都歡喜,都覺得實用。

疫症無情,人間卻因此重新感受愛與濃情。

我總稱口罩軍,被我派出的口罩軍小隊,帶著我的祝福和愛,被指派到世界各地去守護與防衛。

截文順記錄一下,別緻口罩軍被派駐的國家計有:

  • 日本
  • 台灣
  • 南韓
  • 美國
  • 法國
  • 英國
  • 加拿大
  • 瑞士
  • 澳洲

香港與澳門就自不在話下。

如果有緣收到過別緻造的口罩,好希望您能好好使用,得到很好的保護;然後很快的將來,它將成為我們之間的一件「紀念品」,只用來提醒我們,這場疫症的為地球所帶來的災害,人類所曾犯下的錯誤所導致這場災難所帶走的生命和損失,千萬不要再重蹈覆徹,因為這場災難比起2003年的SARS更痛百倍。


發表留言

賞櫻。真皮造的櫻

近年去上不同的手藝班,成為我的新興趣。

雖然都環繞著我喜歡的類型手藝品,有時對於當中技巧或物料早有認識、甚至類似的也試做過;但是,跟不同的手作人交流、更新一下設計、學習下人家新發展出的小技巧……都是一個悠閒又豐盛的過程,溫故知新,就視為一個放輕鬆的節目。

只是,有時會遇上不怎麼樣的課程、導師;又或太過懶人包模式的課堂不能滿足我。所以不見得每次我都會推薦朋友去上課,更不見得每次的作品,都值得跟大家分享。

今次的課,是某一天電視剛打開,還沒有時間去調好台,赫然見到一位手作人分享「八重櫻」——

今年不能去日本賞櫻,心戚戚然。

向來就我為櫻狂,花癡如我,看見皮造的櫻花,心一動。

上網去搜尋那位導師和工作室;直接問可有上課時間。

整個下午,一邊遙控手上工作,一邊跟導師 Jade 學習;還一邊跟她細談大家的手作、生活、經驗。

Jade 說我造的作品很不錯,我卻覺得必須加以練習,反正心裡泛起新的決定——

一家人櫻花樹下晉餐

家裡飯廳的花擺設早看膩了,一直想更換;早前想過用保鮮花,但露天放著兩年,花色會褪;想過請藍藍跟我一起繪一幅母女花作,她卻推說我倆畫風迴異,不會是好作品。這,皮的永恆綻放,收藏容易;觸動了我心。

感謝 Jade 的無私分享,讓我清析了很多對皮造花塑型的處理。看了他們 JK Workshop 裡的陳列展品;繡球我愛、薰衣草可愛、玫瑰基調、紫羅蘭輕巧……甚至我平時不算很留上眼的水芋竟然都吸引著我。

有了這個八重櫻體驗,更想學習的更多。

花堪折時直須折,莫待花落空折枝。

我卻說:
櫻在季候造一枝,不待春後花過時。

JK Workshop

30531121_2004514039799843_4455620195519561728_n_meitu_1.jpg


發表留言

「神戶蜜遊」封箱膠紙尋寶記

在神戶的旅程,我再一次在城裡狂覓包箱膠紙 (Adhesive Tape)。不過,神戶這地方相熟,不擔心。

不像之前在倫敦那樣「哩迆」【注:廣東話,意指倒瀉籮蟹,很麻煩】。

這樣說來,我究竟有幾多次會在外埠四張忙張羅這類文具(?),不!是直接在說「封箱膠紙」這回事!

數著數著,真的己經好多次。畢竟,要歸究原因的話,是下嫁專業包裝的大塊這些年,總有點受到影響,對於封箱膠紙的妙用,對於收納包裝,對於各類易碎物品善用手邊所有現有料資來包裝……都當然習得點獨有心得的。

結果,在去元町晚飯前,先停在 Tokyu Hands 這幢幾乎包羅所有家居全手造 DIY、自組、半合成、達成各式各樣創意的工具…的一站式連鎖商店。不過喜歡較早年的 Tokyu Hands,現在的 Tokyu Hands 已賣太多現成的家居品,美容品……來貨平宜(已不乏中國製的貨品)但售價利潤高的貨品。

裡面當然有著很多包裝物料和工具,單是封箱膠紙也有兩三個七尺多的貨架堆得滿滿。人在海外,我相信大多遊客像我有這個急需的都會隨便選一款,以價錢為準。我原先有一秒這樣想過,但結果,我挑了款我從來沒有見過的。那一刻,我只想起家裡因為大塊的專業,從來不缺這樣工具,各式各樣各品牌都會有用過;一剎念頭,就挑一款日本製,打算藉這個機會做些貨品比較。

沒想到,驚喜得很——

在 Facebook 即時跟好友們分享:「我果真是一個好利害的包裝太太!話說已經不知多少次出遊要去買封箱膠紙,快可撰寫〈十大城市包箱膠紙尋寶手冊〉。今次第一晚已督上附近便利店門外集下棄用的紙箱,昨晚已先去借用了一個,今日在 Tokyu Hands 順利買得封箱膠紙。只是若要把今次經驗寫入上說的尋寶手冊裡,就不再是那尋找難度,而是推薦度。大家記著在日本要買這款!因為不單止紙帶身是超靱力,竟有壓紋,而最大重點利處,竟然是不必煩同步找來剪刀利器,只需隨手撕開!沒錯!是用手撕開!旅遊之寶呀,大塊先生,以你從事30年專業經驗,最實至名歸擁有我送給你這件,來自日本的手信!

在旅程上找利器,大家都會明白能有多難,尤其是今時今日,連指甲剪都要跟在寄倉行李箱中的日子。那種從前老爸說男人會隨身帶一把的瑞士多用途小軍刀,更加沒可能了吧!女生出遊,統共除出指皮小剪類外,都難有什麼利器 ,(我試過國內陸遊,兩次放在針線包裡的小剪刀,都被沒收掉)。

說這麼多,就是想說,當我打開那卷膠紙,而好友很努力在房間裡幫忙找利器出來時,我已經麻利地把箱子封好,就是嚓嚓嚓的把它撕開。而另一樣功能讓我驚喜的是它的重複黏貼能力——

真的萬分佩服日本人,他們對於每一件產品的功能、質素的追求、研究;真的好的沒話說!單是各種膠紙的那重黏膠。這卷因為有壓紋,撕開重貼而不會留膠的狀況一如皺紋膠紙,但卻又比皺紋那種強靱。他們對於各類貼,就算是價錢標,也會因應不同產品表面而選用不破損原物表面為研究目標;除下要「一絲不掛」。香港的商店何時才能有這種概念?主婦如我,還時時還在跟那些標貼餘漬而博鬥,空生氣!

在網上找到這款膠紙的生產商——菊水膠紙

可在上面輕易寫字,用作裱畫、做手工定位,特別好用!

20245887_10155040645886896_252064319397671595_n

這款是:NO.108H ,內紙皮圈有橙色字標記。

暫時未見香港有賣。若果有書商對於我這個〈十大城市包箱膠紙尋寶手冊〉書題有感興趣,我也一定會將這篇羅致。


發表留言

嗅出香還是嗅出臭

話說,前幾日,有位第一次到我家來朋友,甫入門(還沒看到我家裡掛著放著的一些乾花擺設)就說:「妳間屋好香啊。」

我向門側掛著的尤加利乾花環:「應該是我近日常在造這些乾花,所以家裡存著天然乾花的味道。」(近年我減少了在身上噴香水,所以肯定不是來自我身上。)

但由於我從前長年都使用香薰香水,我和家人早已習慣了我的衣服、身上都帶著一些淡淡香氣。雖然我自小有管「香水鼻」(即對氣味比較敏感,濃烈的味道反應會比其他人來得劇烈,不好嗅的味道有時甚至會令我鼻管發麻發痛,甚至作嘔或暈眩感)。平常自己身邊已適應的香味,可以令我情緒被騙著穩定。在自己家裡,我不需這樣騙自己嗅覺,常保持空氣通爽就是最好,而且贕特別喜歡屋被太陽曬過的乾爽味道。

可是,嗅覺是一樣很奇妙的培養。

試過一次去看房子,那是一個同區但比較密集但靠近鐵路站的屋苑,單位在高層。但一進屋,一股很久沒開窗戶的霉氣。這種氣息並不奇怪,本地家居房子十有八九如此。 一般都是家裡長年日出工作,窗戶關得緊緊,晚上回家可能太忙太累,冬夜冷夏日熱索性就開著冷空調;於是家裡就浸淫出揮之不去的霉濕氣味。

然後,奇怪的說話來自屋裡的兩個小孩,若七歲和五歲的男孩;他在我身邊轉了轉,走去跟他媽媽說:「她們好臭。」藍藍當年初中生姐姐,瞪他們眼睛。

走後悄聲跟我說他們這樣說話,好奇怪。好認真嗅嗅我的身、同行外婆身上,自己身:「為什麼說我們臭?」

這樣的情況在我青年時替救世軍青年中心當少年戶外活動大使時,也體驗過。當時在戶外大夥女生在對一堆野花草說:「這裡的花好香啊。」引來一班小男生也過去湊興,大家紛紛稱新鮮事,狂對著野花在嗅。其中一個一嗅就說:「哇!好臭呀。」大家都以為他是故意唱反搞鬼,於是起哄。作為他們的大姐姐領袖,要把他們擺平哄動。於是把唱反的男生拉近我,邊走邊跟他說話;當時我也認為他是故意惹人注目,所以說話也帶點訓話。但後來他將山上沿途聞到的氣味變化跟我分享著,我才發現他不是在故意唱反搞對抗,是他對氣味的形容詞和感受的表達,是跟其他一般理解並不一樣。而這些理解好大程度來自他家庭,他父母從來不會跟他去分辨/分享,從各種東西所發出的氣味,而分享感受、如何表達喜惡。而他父親幾乎對所有具氣味的東西只得兩個表達:「有陣除。」「臭嘅。」家裡也從來不會買花,媽媽也沒有帶他賞過花…

當自己帶孩子,我很著重要藍藍先聞一下,舔一下;嘗試用自己會的形容詞去解釋那是什麼味道。雖然藍藍患有鼻敏感症,自小嗅的不及舌頭的感覺強。雖未必能一嗅可分出白牡丹與藍苺混著,薑與甜橘裡面有一點點橙花…這種靈度,但也懂得形容香味:花香/果香/肉香…

嗅香,也是一種要從小教育的品味生活的家教;而且,也絕不是一台板腦,網上教材能賦予的!

被稱之為臭草的其實是只要在清水下就濯出獨有香味;最著名自然莫過於配綠豆可以煮出美味經典的臭草綠豆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