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Mini Garden Tea Gift Set

如果我說:「英式下午茶元祖級的亮點,其實不只在於茶點架上的甜品。」相信有好多人會不屑;尤其自從世界愛上精研甜品製作和設計。

但我是認真的討論,說的是這種下午茶的最重點處。

我們從英式下午茶的來源處重溫——

貴族仕女們的社交、穿衣的配搭、茶點的配組和設計、茶壺茶杯的品味、選茶的濃度、香氣、茗感……

慢著,好像真的有樣事物,必須存在又總沒被提及;有它才有以上各項。

背景和氣氛——

對了,大家應該意會到我想說的是花園。

這一夜,朋友千里迢迢拿著大堆重甸甸的攝影工具,秉夜偷時間入來大西北區域,給我送他伙伴親手造的蛋糕,請我試食;當然還有他的本人親手生產的冰滴咖啡;匆匆一聚,結果還不好彩,踫上公路有交通麻煩,幾乎就把他濟在公路,後面要趕辦的事情都給阻住……

而我卻,因為太晚,肚子沒空,沒機會品嚐;接著次日又在外忙了一整天;終於在夜闌未眠時,驟然想起,被我困在冰櫃裡的——

深夜,打開來;不特別餓,不過也還給精致的包裝和濃濃心意打動。

Silian.wong.bakery 的mini garden 小蛋糕
Africa Penguin 的冰滴咖啡

然後,有夠後悔的感覺上泛。

抱歉抱歉,沒能趕在它最優美狀態時品嚐!
感謝感謝,遠道而來的盛情!

這文當然是為推薦!

Basil Lime Cheesecake,送禮人叮囑要把小瓶在養著的 basil (小小一株九層塔,插回去那件可愛的小蛋糕上去引發味道。

用匙切下一口,味覺裡清清淡淡的,有回味的。感覺這款應該屬於初夏的小花園裡,靜靜的賞著花,花裡夾有香草味道那剎。

就讓怕熱的人來抓夏天尾巴(喂!都立冬啦!造夢真不會分時候)。

Image may contain: food


發表留言

臭豆腐

我不是特別迷臭豆腐,但一年裡,總遇有幾次外賓訪港,也許這是我榮幸,被指定帶遊的景點(就不明何解慢慢,大家就盛傳我嘴很挑,我能放進口,還願親自陪去吃,那必是好物)。

這一年的動盪,造就我足一年多了,沒有經過這裡。

可惜……沒想到,或該想到的變遷;景在物在,味不在,該有的堅持也不在了。

店裡大姑就是誰遞個十圓,她就隨手在面前,拿個已入紙袋,凍了良久的臭豆腐給誰。

我問:「有熱的嗎?」她老大不願意在後頭,剛炸起的那些,拿一個給我。

算了吧。

更可惜…豆腐不臭,皮好硬,根本就沒脆口感。

可能,這家曾經臭得讓樓上住客都投訴,要求額外安裝特別抽風系統的「臭豆腐名店」,早已形在,神不在了。

最想念從前,寶齡街的那位臭豆腐伯伯;由我好怕這味道,老遠躲開去;到長大了被男友引去試吃;伯伯教我們怎麼吃,還有跟我說過他造的酸水不一樣,是老方子,問我有沒興趣看……

我拒絕,只恨那年我還是太小;只沒想到,有些東西,是會消失的,而且就在我還有生之年,就已失去,或準備失去。

Image may contain: food, text that says "Hello Hella 唔通以後要係台灣.. Thursday 天陰,moody 天陰 moody Oct.29, Oct.29,2020 2020"


發表留言

買回兒時的珍寶

彷彿很久沒有寫過文章了。又彷彿這一年沒什麼值得記;太不願意去寫不快樂的事;雖然我曾說過,文人多悲秋,越愁文思才越多。可是,這一年發生的不比尋常的愁——是種今生大抵都揮不走的愁珈牢鎖……

幾乎每一次跟朋友小聚,大家都會互相提醒彼此;要把生活裡小快樂放大;就是新一代愛說的「小確幸」意思吧。

看來別緻BEE向來一直嚷著的格言:「每天都要有別緻的小事情。」這個目標,還是有點奢侈了,離地了。

前一陣子,好友們在說起要每人推薦十本愛看的書。不小心,給我想起小時候最令我受惠終生的第一本圖畫詞典。

既然找到這本有 Paperback (再版),我就更大膽地,想起我小時候,第一本外文書,而這幾本(同系列)書給我的影響更不比上面辭典的少。

當中 《Cinderella 》更是第一本,爸給我買的外文故事書。

很深刻的是,那年是剛入讀小一;有天,媽要回銅鑼灣娘家那邊,我悶著,爸就帶我去大丸附近喝咖啡隨便走走。在大丸百貨的外語書店裡,架上就看到這本,我當時的樣子應該相當著迷。爸問了我兩次:「是很喜歡嗎?想要買嗎?」我點著頭,那書在當時我們家的生活來算,應該也不便宜的,而且爸媽好像還沒太多在書本以外給我買圖畫書的習慣。不過,買讀物,爸媽後來一直也很鼓勵,所以我才會收著很多各式各類的書本。

在爸買了這第一本後,我後來還是偷偷留著錢,一有機會去那裡,又買一本同系列的 puppet story book 布偶故事書回家。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text that says "Fairy"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text that says "lla arrived than the prince saw her ircase of the ballroom. He cauty and he hastened iced her, too, but they to dance was had no idea who the unknown lady might gether behind their fans. "Whata be, and th "And such beautiful even look said the other, "Nov of the evening""

就是這些華麗的、充滿手作的美感和細緻的;給我播下了愛收藏娃娃,愛華美瑰麗,藝術味濃厚,熱愛從各式手作品裡得到的感覺…的人生。

書本早已經在幾次大搬遷中沒了。現在有互聯網之便,我一直追朔,結果在Amazon給我找到賣家;我終於把其中一本接回來了!


發表留言

小栗的睡衣

在試造了第一件後,小栗小姐很喜歡;感覺應該是那質料;小栗是跟我們一起睡,整晚都在空調中,牠又不太懂留在被窩最佳位置,牠不是只會往裡鑽,埋了頭在被窩深處,就是索性在被窩上面。所以牠身上穿純棉的睡衣,應該是衡溫,不會太熱,又不會磨擦靜電把本來已經很鬈的毛擦成結。

不過MaMa和PaPa都好喜歡牠穿這個睡衣,因為這種日本手工布很易洗易乾,所以兩件替換,就已經很足夠。(雖然MaMa還是不停給牠做新衣服啦。)


發表留言

廣東話的正斗

在中環當白領儷人十多年近廿年,尤其在國際金融中心二期落成後頭幾個入伙單位,最初那幾個年頭,可算是陪著這幢大樓的成長。

這幢樓最早時期,樓層還沒入滿,於是管理公司非常樂意和熱誠邀請大樓中各租戶的行政管理人參詳各項管理細則,不停修正改進,態度非常正面。

雖然偶爾還是會出現不同人不同視野的差歧而有小執拗,但當時大廈管理一方的客戶專員們都以實在的以客為尊態度。最高指揮的會跟我說:「我們會以酒店式服務作營運基準。」說的是一口字正腔圓廣東話的外籍人仕,他告訴我很小時候已經在香港了。

也有試過一個特別客戶咨詢的小團隊,定時邀請我進行檢討會議。大時大節,他們會盡心在樓宇中擋出當年還是空置的樓層辦康娛活動,聖誕派對等;每一年都有一點「指標」,讓他們的團隊人員更多與各租戶特派員交流。

那時,這幢大樓充滿著友愛和笑容。記得一次上司太太與我同車,車子駛回大樓時,守在入閘的看守員給我們敬軍禮(注:當時大樓有聘請前駐港啹喀兵 (*注1) 駐守在大樓主要的車或工程庫之出入位),我們都輕輕跟他點了頭,上司太太跟我說:「縱觀全港的保安職員,就只得這裡的最有禮。」

後來的事,就是這國際金融中心,原隸屬於地下鐵路公司的大廈管理分公司,已可獨當一面,更在世界得到大廈管理服務大獎,亦贏取了深圳很多新蓋的金融商業大廈的管理服務合約,以及順理成章成為深圳地鐵的站管理公司。

那時候基一場「租戶個別咨詢會議」中,我們提及「正斗」這家雲吞麵將會進駐這大廈商場。而在這場會面前一次會談,正正就是我提出商場裡的食肆太少,太側偏美容時尚。他們回覆:「我們也有注意這方向,所以也努力跟本地飲食業推介,希望引薦得到他們進駐,擴闊我們的餐飲範疇。」

我還笑說:「那正斗進駐就正正合名合時。」當時其中一位與會的女仕輕輕問:「正斗是因為它在本城很出名的嗎?」另一位她同事笑:「別介意,她在外地成長,剛回港加入我們不久,對本城文化不算很認識。」

「哪會介意。」於是我們話題一轉,入到廣東話裡「正斗」的意思。(*注2)

而那時,這公司、這種營運的心思、這一班同寅的誠懇心向…上上下下的聯成,讓這幢大樓也是本城最「正斗」的國際金融重地。

十多年後所見,雖外在一切彷彿形還在,但神韻卻都俱往矣。

唯是當中的——正斗雲吞麵,還是堅持著本質。

注:
(1) 尼泊爾僱傭兵(俗稱「啹喀兵)為九七前英國政府所聘駐港軍人。九十年代後,英政府大幅減省軍事經費,解散這批啹喀兵。零五年前,他們都轉到一些大型機構、高級公用地點如商場等駐守保安。
(2) 廣東話中的「正」有上等、純正、地道…等的意思,也引申指好的、美的。至於「斗」字則與古時的一些地主、貪官有關。古時,不論是官府收糧或是地主收租,貪婪的人往往會利用一些不合規格的「假斗」來欺詐老百姓。老百姓希望能用合格的量斗收糧,因此「正斗」意為「好」。(摘自網上文章)


發表留言

給小栗造的睡衣(第一試造)

小栗自從 PaPa 讓他跟上主人床睡之後,牠就開始了「睡前小便」與「睡前穿好睡衣」。

很多朋友都說他們的小狗,不會喜歡穿衣服。但也有些朋友的 Poodle 都喜歡穿衣服,喜歡得到主人或其他人讚美;於是,我又想可能只因為小栗是 Poodle就有這種「愛美」的基因吧。

小栗開始學會穿衣服的習慣,源自把牠接回家時,牠的皮膚有點狀況,毛很稀薄,冬天,牠對自己的床、被子都不太習慣,又為怕牠抓癢;於是隨手把藍藍一件舊棉T-shirt,就剪裁好給牠縫一隻裙子。款式很簡單,但她竟然很喜歡。

第一次見到她聽懂坐好讓我拍照——

之後,買牠裙子一套又一套,冬天就小棉衣裙。小栗開始學會給我們回應去表示體感氣溫要厚還是要薄的質料,也學始對不同顏色有不同的反應…

粉藍色不是小栗喜歡的顏色,不過,牠總是很合作,對於MaMa 給她手造衣服,都特別喜愛;只要不是太不合身的,在縫製中無論要牠試身多少次,牠都很合作,表現很期待。

PaPa 看來對於小栗穿粉藍色米奇唐老鴨的睡衣看來不是很滿意,把他的寵寵小女兒穿得像男小狗吧。MaMa只不過是用一片剛好夠造這一套睡衣的布碎料罷了,好吧!再來!再造更漂亮的吧!

有一個很喜歡造寵物衣服的 MaMa,與一隻很喜歡穿衣服的小狗,很完美配搭嘛。


發表留言

City Friday walk

每一次跟對的人兒把臂共遊,都是好時光。

對的人…

這天,我們還是被困在COVID-19(前稱武漢肺炎)的香港,這個看來因為仍然持續著的運動、剛先打破了23天零確疹感染的連續日數;而變得沒甚生氣的城市,所有人看來都被逼處於靜態的、默默的堅守著;就只有政府給市民的發佈,不讓市民太閒著。

約了女友在 Sean Cafe 由午飯一直吃到,他們鎮店之明星——花之茶點。

我今日點選的:薑蜜檸茶與玫瑰班㦸,都令人意外驚喜。

雖然留家盡少外出的安全隔離日子,真的不太好受。不過對於本來就很多時間待在home office 的人來說,只不過是外出的時間再減少,卻也不是什麼突然的生活大改動或需要什麼重新規劃或新適應;所以,我覺得我還是比很多人幸運的。

A refreshing day, routed from local art (find our memory) in “the disappearing scenes”.

Ava.org.hk/gallery-on-the-move/

Tea with girlfriend, we fallen into a pink-pink floral, girlish afternoon at Sean Cafe.

City walk 2 together in K11 Mesea, visited Master Alley’s new shop (coming soon), Flower Market and MOKO.

Awhile mind free away the annoying news in the dying city, sorry the news keep popping…


發表留言

給智子的第一個母親節祝福

這標題,是一個遺憾。要不是前幾天跟藍藍一段對話,要不是剛好是母親節,想給她說一段話;我還沒想過,我從來沒有跟她說過一句「祝母親節快樂!」

我們相交的年代,除卻跟自己母親大人說母親節快樂,並不太流行跟其他人說。而且,我跟智子間比較像姐妹,我們也都是尊自己家媽媽為家裡「唯一的母親大人」,所以我們之間的母親節,都很少預先交換商議,不過在之後,會說:「母親節那日,我們跟「母親大人」怎麼慶祝了。」而完全忘記自己也已經是人家母親。

我們的孩子怎麼跟我們慶祝,反而很沒所謂;大概就在家裡的牆壁,四角會找到蛛絲馬跡,通常就是孩子跟我們畫的圖畫,做的小手工。這是我倆很類同的習慣,也因為,我們只需這些都很滿足。

這個月份,是她走了的第一個春來的花季,丈夫已經撥開陰霾把家裡什物清好、重新整理過家裡所有傢俱,以及重新整理花園。我派了藍藍去幫忙大掃除,因為過去這個冬天,藍藍終於搬了過去跟智子的家人同住。

當藍藍前幾天,笑著說面前的日本本地農作蜜瓜甜得太過份,她覺得食禱不該只向天父,也好想說多謝智子Auntie。 這段日子藍藍能夠有好的環境,安全、安然、安靜地生活,我們一家也確實對智子一家上下非常感激。

於是藉著這個母親節,我特別撰文感謝故友,吩咐藍藍代我為她造一杯 法式歐蕾咖啡加碎果仁 (nutty Cafe Au Lait),是她的早上最愛,也是她教曉我享用。那些年,我跟她在香港四處問咖啡店有沒造這個,那些是我們一些很有趣的共同回憶。

過去半年裡,感謝一切,以前只由她主力卻原來是為著我而計劃的,因為她生前所種下的因和緣,我和藍藍都得到啟承,很多珍貴的友誼,獲益的多看來日後只會更多;更衷心感受到她早年所思考的,著實替我省掉了很多冤枉路;雖然她已不在人世兩年了,但好多事情在默默進行時,竟然都能感到她在旁的守護。很多進程因為我決擇而兜兜轉轉後,竟然還是回到按她早想好的,最為合適之選。

世事之奇妙,早有安排;令我不想迷信,但亦不到我不誠心地去相信了。

那夜最後的一次晚飯,席間,她忽然說:「妳快搬來住,我恐怕等不到了。」我那刻臉上輕佻笑著,好像不在乎她的話,也許她當時也會這樣感覺吧。其實我並不是不在乎,只是無法也不懂適當反應她說:剛過了醫生開出的「最後三個月限期」。而那刻,我,實在哪一方面,什麼都沒準備好。

希望妳在天家跟妳爸爸一起很快樂,好好享受妳最愛的「少女時代日子,Daddy’s little darling」。我們都很好!妳或許也很驚訝大塊先生那天在看我新買的日本語辞書啊?他大概在擔心他的 little darling 日後只會說日文不理他啦。🤣

當阿女前幾日,笑住話對個甜到離哂譜的蜜瓜禱食時,應該唔止要向著天父,也想多謝 auntie;呢段日子佢能夠有好的環境,安全安然安靜地生活,我地確實好感激智子一家上下。

呢個母親節,我都特別要多謝呢位故友,叫藍藍代我為佢整杯 nutty Cafe Au Lait,佢嘅最愛,亦係佢教識我飲嘅,然後,我地四處問邊間cafe 識整,那些共同的回憶。

過去半年裡面,多謝一切由佢以前主力所為我計劃的,並因她而種下好多因和緣,我和藍藍啟承了佢好多珍貴嘅友誼,獲益很多,更多謝佢早年所思考的,已替我省掉了好多冤枉路;雖然佢已不在人世已有兩年,但我有好多事在默默進行時,都能感到佢在旁守護,很多進程兜兜轉轉後,竟然還是按佢早想好的是最合適。

我不是迷信,但亦唔到我唔誠心去相信。

在那晚最後的一次晚飯,席間,她說:「妳快搬來住,我恐怕等不到了。」我那刻臉上輕佻笑著,好像不在乎妳的話,其實我只係唔知點反應妳講剛過咗醫生的「最後三個月限期」。而那刻,我又真係實在什麼都未沒準備好。

這個母親節,妳不要太想念孩子們,包括妳的兒子、妳丈夫的大兒子們和孩子們,也不必想藍藍,我跟妳都是那種「總是當不好一個溫惋賢淑媽媽」的女子,但是,我們的孩子們都好習慣,也好敬佩;所以,那「好母親」名號,真的不要緊的。

希望妳在天家跟妳爸爸一起很快樂,好好享受妳最愛的「少女時代日子,Daddy’s little darling」是,我記得妳說過的,妳總想念小時候跟爸爸一起的時光。

我們都很好!妳或許也很驚訝大塊先生那天在看我新買的日本語辞書啊?他大概在擔心他的 little darling 日後只會說日語,不理他啦。🤣 就是啊,妳有無聽得懂她跟妳說的日本語?從前妳總說好期待小藍藍用日本語跟她對話嘛。

這個母親節,願所有的母親和她們的女兒們都好好享受這種「女人們之間一種特有的愛」!


發表留言

米奇的內裡

不是要玩標題,不過偶爾為之,也是湊湊潮流。

何況,我這內裡,不是裏面的裏;是真實用詞,衣裡的裡。

網購買了個很可愛的手袋,送藍藍。也許看慣了她媽媽總是一大個 Tote 袋,直覺這樣的袋都是媽媽級才用。又也許潮流又回到少女揹個小巧的包包,可愛可愛。

這米奇手袋可愛是夠可愛,索帶盡頭竟然是一邊米奇手板,一邊是米奇的屁股。可是,這帶是原袋 PU人造皮,只好觀賞不好功能。袋太空空盪盪,放東西都給太容易就全倒出來,太沒安全感。

「媽,給我造個索繩袋嘛。」藍藍要求。

家裡好多這種索繩小布袋,隨便抓一個用不就成嗎?

「沒一個配搭得到。」

真的,造這種袋不難,配布卻是大難。

終於在工作室的布倉找到這片和式花花圖案。


發表留言

別緻的棉布口罩

要不是這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我被逼留在家裡,我又怎麼可能會變成一個布口罩生產者。

以家居小工作室而論,稱自己為口罩生產者,應該是很合適了。由二月中開始正式動工至今,我生產了快將兩百個棉布口罩。只那麼短短兩個月,一雙手,一部家庭衣車…

靠的是,有很多四方好友在農曆年假期過後,物料最緊張時期,給我在亞洲各站搜羅到的物料寄給我。又,多謝有朋友每週一兩天一有閒著就來相助,幫忙剪線頭、開料裁布,剪輔料…

更感恩各地親友在見到我的製成品後,大有信心向朋友推介,於是訂單雖不說如雪片般飛來,也夠讓我一雙手忙個不亦樂乎。

在物料最缺的時候,幸好家裡小工作室布倉存著相當數量,全部由我這幾年在日本時搜集回來的布料,都全是高質純棉的。這些布有的原打算給家居佈置用,有的是給我和女兒造衣裙用。

這合該派上用場,給我都剪裁了,變成布口罩。

最意料不到的是,因為這疫情,我跟很多散落在各地的表親連繫上,早年移居各城的老好朋友也來支持,還給我轉介朋友。而每個收到我作品的,無論是我送贈,還是向我訂購的,都歡喜,都覺得實用。

疫症無情,人間卻因此重新感受愛與濃情。

我總稱口罩軍,被我派出的口罩軍小隊,帶著我的祝福和愛,被指派到世界各地去守護與防衛。

截文順記錄一下,別緻口罩軍被派駐的國家計有:

  • 日本
  • 台灣
  • 南韓
  • 美國
  • 法國
  • 英國
  • 加拿大
  • 瑞士
  • 澳洲

香港與澳門就自不在話下。

如果有緣收到過別緻造的口罩,好希望您能好好使用,得到很好的保護;然後很快的將來,它將成為我們之間的一件「紀念品」,只用來提醒我們,這場疫症的為地球所帶來的災害,人類所曾犯下的錯誤所導致這場災難所帶走的生命和損失,千萬不要再重蹈覆徹,因為這場災難比起2003年的SARS更痛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