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舊文:羽毛球中的我

正式進入羽毛球校隊是1982年。

這廿多年中,除出孩子出生的頭三年外,我幾乎從來沒有間斷多過一年。

雖然遠不能跟唸書時受訓那種密集式練習,但對於一個已婚有孩子的在職婦女,能夠到今時今日還偶作練習,相信已經相當不錯啦。

只是打羽毛球這麼些年中,就從來未試過在打球中被拍下照片。也許從前在一些公開比賽中有被拍下吧,但這些照片除官方一般不會讓人分享,就算參賽者也如是。

忽爾想起很多從前的打球片段,若然當時能有現代這麼方便的手機攝影機最大好了!所以雖然我不是那種時時刻刻都把相機上的攝影鏡拍這個拍下那個的那種人,但我還是很感激電子的進步令生活多了樂趣。

也 因為進步到幾乎每人身邊都有相當程度的「攝影器材」,讓我在有生之年,還能從照片上看到自己打球時的動態 (我不敢自稱英姿,也思前想後一段時間才敢把照片公開)。 這於我而言,絕對是乍驚還(竊)喜的;驚自然是雖然過去這麼些年,我的姿態都未算很生疏吧。喜自然是在我有生之年,還能跳動得起去殺球,有圖存為我將來老 得骨頭作鼓響時懷緬懷緬。

自從看過老闆跟一班來自馬來西牙的朋友打的一場,我也真希望我能一直保持下去,能不能打年輕時的快球殺球倒也不是重點,而是骨骼肌肉仍然能保持在這種運動上的動感,思維還能保持快的反應,也就已相當難得的了。

唸書時,曾跟我一起打球的好友們,你們都把球拍高掛了吧?!

Picture

原文記於:別緻BEE | 09/09/08, 14:59 PM | 隨筆也別緻二(08-10)


[6] Re: Dozy

Dozy :
現在是重拾興趣的時候了,不過真的很難 BOOK 場~~

哎也,這整整一個暑期,都BOOK唔到,但我媽媽就受惠囉,佢話好多婆仔一早去排隊,但賣番場出來都敢死呀。

別緻BEE
[引用] | 作者 別緻BEE | 12/09/08 18:42 PM

[5]

現在是重拾興趣的時候了,不過真的很難 BOOK 場~~

Dozy
[引用] | 作者 Dozy | 11/09/08 02:24 AM

[4] Re: 嚴明

嚴明 : 中學時, 真的很喜歡打羽毛球, 事隔多年, 現在都已經完全放棄了:P 一次部門離岸會議, 閒時各人都在沙灘上各自打球, 很多年紀都比我大, 我幾乎是唯一一個沒有動的:P 那時候就明白, 一個能幹的人, 都喜歡做運動;)

一個能幹的人, 都喜歡做運動——這句話可圈可點 🙂 我想也有喜歡沉思的人吧。
我玩很多種運動,運動感算是不錯吧,但我還是最愛羽球,因為那種動感,那種掌控的氣慨還有鬥急智鬥靱力。

別緻BEE
[引用] | 作者 別緻BEE | 09/09/08 23:24 PM

[3]

中學時, 真的很喜歡打羽毛球, 事隔多年, 現在都已經完全放棄了:P 一次部門離岸會議, 閒時各人都在沙灘上各自打球, 很多年紀都比我大, 我幾乎是唯一一個沒有動的:P 那時候就明白, 一個能幹的人, 都喜歡做運動;)

[引用] | 作者 嚴明 | 09/09/08 20:20 PM

[2] Re: poonwinghang

poonwinghang :
其實我很喜歡打羽毛球…可惜現在很難Book 場啊。

正奇怪 mysinablog分類中竟然沒有羽毛球呢。
男生打羽球不出奇,女生像我一直在打就比較少。我比較好運有朋友定時訂場總沒忘記叫我。你入來屯門,比較容易book場,你不介意的話我一定奉陪呢。

別緻BEE
[引用] | 作者 別緻BEE | 09/09/08 17:20 PM

[1]

其實我很喜歡打羽毛球…可惜現在很難Book 場啊。

poonwinghang
[引用] | 作者 poonwinghang | 09/09/08 16:25 PM


發表留言

仿非洲風古斯米沙律

一種叫 Couscous 古斯米的小米,是北非流行的特色食品,常在地中海、意大利南部、北非的一些菜式裡出現。隱約記得第一次知道有這種小米的是在讀《三毛流浪記》的時候。

這種小米,其實是由非洲一種粗粒麵粉同粗麥混成的。上次跟藍藍在巴黎羅浮宮遊得腿發軟,才省起早上吃過早餐後到四時,下午茶都過了,但午飯還沒吃過;連忙跳出去館內附帶的美食場找可吃的,卻這時段除出咖啡、小蛋糕和乾麵包;沒什麼能飽肚。結果還是中東人最勤力,仍在供應蔬菜配古斯米的套餐。

前兩天,媽媽磨了黃豆做豆漿;我請她把豆渣留給我做豆酥魚。誰知她給我好大砵的豆渣,魚用不完。想起台灣出版的一本烹飪書《60道好滋味の夏日微酸料理》裡一道沙律,名為「黃豆渣仿非洲風古斯米沙拉」。

太好了!這晚家裡宴客,邀請的是學妹蔣曉薇與她夫婿。與曉薇在校友會第一屆幹事會完成後,她就展開了她的教學,差不多十年沒有相聚,再在 Facebook 上重連絡後,她已經成為很受學生擁戴的年青美女老師,而且已經結婚了。最近劇團「三角關係Trinity Theatre」的一個本地原創劇的劇本正是來自她的著作《家。寶》

曉薇跟我說,她少吃辛辣,喜歡甜酸;留意我的 Facebook 的試廚分享,一直好想來試。事實上,這幾天颱風將臨,天氣怪熱得很,酸酸的菜當然最合口胃。

於是我設計了這桌菜:

13315795_10153762946486896_562624232045521850_n.jpg

這非洲古斯米沙律,並不算得很受大塊先生和藍藍小姐的喜愛;大塊這大男人本來就對於酸酸的沙律感覺一般,而大小姐不愛那豆渣的質感。不過,我跟曉薇卻覺得這個沙律很不錯,有一點點飽肚感,配青瓜蔬果特別好(古斯米近年很受法國人歡迎也是這個原因),跟黑醋、紅酒醋也非常搭檔。

我根據書裡做法,作了點修訂:

【材料】4-6人份

  • 黃豆渣…150g
  • 黑醋…2湯匙
  • 岩鹽…少許
  • 黑胡椒…適量
  • 橄欖油…2湯匙
  • 蒜切碎粒…適量
  • 洋蔥…一個切碎
  • 新鮮薄荷葉…30-40片,用手揉碎
  • 溫室小青瓜…一條
  • 黃甜椒…半個
  • 車厘茄…10粒,開半
  • 泰國溫室小茄子…10粒

【作法】

  1. 將豆渣用乾鍋慢火炒至金黃,放涼備用。
  2. 先將材料(除黃豆渣外)拌好。
  3. 再逐慢加入黃豆渣,拌勻。

?

?


1 則迴響

進步

家長日,設在週日。 藍藍有微言,總說要媽媽們週日回學校去,破壞人家週日很麻煩,況且也剝削了老師們的家庭日云云。有點小老頭的嚕唆呢我笑她。 反正這個五一黃金週,大家也沒什麼地方可去。

週日清晨早起,的確不慣常;倒是換衣服這一環花了不少時間。因為下午還得要陪媽媽去長洲探望妹妹的小狗 Kelly。 妹妹前一日叮囑過,Kelly 正在換毛,千萬別穿深色粘毛的衣服去。不過,初夏去長洲這種渡假地方,我只直想穿件大露背棉紗裙,頭頂草帽戴副太陽鏡;可惜,斷不能這樣去見老師。

當我穿好了,藍藍竟然說:「媽,妳這身太 Casual 了吧。」 哦!我已經化了個淡妝,穿了外套;只不過裡面是件 Moschino 小背心牛仔褲吧。

好,好,好;這就換。要我穿得上班樣實在吃不消。記得藍藍總說我以往每次去她學校日都是一身巧克力模樣,今次是銳意一洗形象,只是太花悄又不行;想呀想,這「校董」名號,還真不好當。

好容易才翻了件 Laura Ashley 有繡花綴腳的棉質連身裙,有點過時的 school girl 味道;不正好襯我這個 old school girl 了吧!

我說截輛的士,藍藍又反對:「有個同學某日遲到上課,回到班房竟然好興奮地向大家訴說著他因為遲到就得到媽媽給他額外零用的士費。」我想起自己唸中一,為了放學後偷偷去同學家附近的公園玩一下,寧願把午飯省下而去乘的士,有次給同學發現了嚷著要坐順風車,我還真豪氣似表現一番;今日看來事情幼稚得無以復加。好在女兒在這個年紀懂得克己節儉,實在安慰。

「爸媽賺的錢自己怎麼花都始終是他們的血汗錢。孩子一塊錢不懂賺亂花爸媽錢,自然不該。今天週日妳媽我懶洋洋,吃個舒服早餐備個好心情去見妳老師,這點錢還算花得起;妳就幫忙享受好了啦,別又來唸我好不好。」一個媽媽要跟女兒解釋才能決定招手打的,都算是我家特色吧。

幸好,我和她爸都沒有每早把車停她校門外送她上學,要不,她可能每天給我們一個討厭的眼神來配 good bye。 不過,有時也會反過來想;要不是最終她選揀上這家種踏實的媽媽母校去,她也就未必能養出這個好性格。要學得奢華有何難,他日進入社會還怕且急急學會嗎?今日,且先就堅持一個學生就應有的平實態度;這可還是她跟我常說的金句耶。

怕見老師,是藍藍入學以來的事情;也許就由那家很會討好家長的幼稚園開始吧;我自問沒幾多天會親自送孩子上學,卻不明究6竟每次由踏入學校就不斷聽見老師笑著迎上來打招呼:「陳太,早!藍藍很乖的啊。」藍藍的確是自小但凡見老師都會雙手收在後頭畢恭畢敬的叫老師。可是,這樣沿途歡迎,也叫得我壓力大增。 中學自然不再有啦,但又換了個「看這個校董是怎麼樣教出一個孩子」也是種不少反多的壓力呀。

當日一直反對藍藍選自己母校,都是因為預見這個情境;外人不容易了解。 人踏入母校,總是百感交集,永遠幸好有一班老師對我親厚,把我當老朋友;這感覺是可以把那種不安頂回去。

像今日,還踫上兩個剛預備接棒家教會幹事職務的同屆畢業同學;這才叫驚喜與精彩!

對黃佩玲並不陌生,她姐妹倆都曾經先後跟我同班,畢業後她也在同區一家眼鏡店當過職員,替我驗過視光。 另一位,我看了名牌還沒多記憶,倒是他主動提起曾在羽毛球隊中相處。 真的耶!怎麼我的記憶流失得這麼利害,要說人家總也是個魁悟男仕啦。

原來兩位都有孩子回母校唸書,這可是叫人高興的事情,這種把校友的凝聚力和將母校教育恩德,用最真切的身體力行來感激。

看他們熱誠,還頻說希望校友會和家教會自此更多結合辦些活動,互惠互勉!看他們為玉樹籌款,置來一台爆谷機,賣$10一包;我覺得很感動。

跟藍藍的班主任見面,藍藍早叮囑,梁老師身型嬌小,而且課室在二樓,課室前只有少量等候用的學生椅:「媽,妳就別穿妳的惡魔高跟鞋吧。」女兒啊,妳這會不會比我還要嚕唆呀!
「喂!妳今天派的成績單,究竟會不會再退步,好歹先給我一個心理準備。我看看要不要帶個面具去好啊!」
「我不知道。」
「不是已經派過了每科的試卷嗎?分數不是已經清楚了嗎?」
「是,但不太肯定,排名次什麼的。」

看她那副緊張兮兮的模樣,我也不好繼續追問;反正是好是壞,十來分鐘就會揭曉。梁老師一見我坐下,先就說:「今次成績有了個大躍進。」接下來報上名次,不過名次向來並不在我關注範圍。「是因為由小組補習轉到個別補習吧?」

我想答:「只不過是遇了個好的,又夾得來的補習老師,由沒自信轉到會願意備課,對上課新學的都先有個慨念吧。」不過話吞了回去。

「藍藍似乎自升了這班後都顯得不太快樂。」這是我由前一晚已備好的問題。「班裡的同學好像都不多跟她能夾得來。」

「這不出奇,她人乖看事很通透,自然會跟那些比較搞事的同學難以相處。」梁老師竟然說得很淡然,像早就了解了狀況。

我相信這句話似乎比「學業有進步」來得更讓藍藍高興和振奮。這個孩子,一向將老師如何看她,比較她的家課還要著緊。也對朋友暗藏很多要求,交友的確不易。

梁老師這話無疑鼓勵了她,在友情上的看化上要進一步。

像我常訓一句:「朋友大多只不過人生過客,友情好的長存,不好的就處之淡然吧。」

4487_89204861895_3337715_n


 

原文記於:別緻BEE | 04/05/10

[2]

我依家先突然間發現原來我其中一個表妹係你師妹/你千金師姐…佢今年已經係F.6我先至留意你原來係同佢出自同一家中學!

[引用] | 作者 | 12/05/10 08:46 AM
咁,我地咪「親上加親」囉!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12/05/10 12:20 PM

[1] 真好!  

你教養岀這麼好的女兒真好!!!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07/05/10 15:16 PM
將來還遠,且要看她未來是不是一直能堅守下去。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10/05/10 15:17 PM


3 則迴響

那一位校役叔叔

這日,陪伴小雪老師,去探訪中學時代一位老朋友,而他的英文名竟然是由當年才唸中二的學生,我,所改的。

他叫 Peter,是一位校工——

也許每位學生都總會記掛一位 (或更好運的有多位) 難忘的校役叔叔 (姨姨)——

當年一段小故事曾記在母校某期校報中;是我唸中二時,英文學會有個小手偶劇,我們幾個女生要擠在一起,匿在那木框後,手上倒穿著黑色工人膠水靴來演出,其中「我」需要抓著紅氣球在跟其他朋友在說話,不小心氣球飛走,我就在亂叫「Peter…Peter…Peter…」可惜氣球飛走了;當然氣球不能越出木框那個「小劇場」於是要勞煩幕後校工為我把氣球弄爆 (導演呀!我們的手都當了水靴偶的頭,哪有手去弄爆啊)。

當年這位被大家稱為蕭叔的校工,最為年輕,也跟我和兩位好同學最親厚,我好像記得那個木框舞台也是他作品;也只有他,最願意跟著我們這班學生鬧著,我們總有無窮複雜又煩瑣的怪項要求,創意多多,但手藝平平甚至全無,整天去求他幫忙這個幫忙那個;他木工電工也會,也總是一邊吟哦我們要求,一邊替我們想辦法。

因為那手偶劇,我整天都怪聲地喊他 Peter,終於他也就順理成章把自己英文名都用了 Peter。

他是個最可愛的校役叔叔,是我中學時代裡最能記住的一個人。

我畢業後很少踫上他,有聽說過他患了病要提早退休。然後,當我搬回屯門娘家的區裡住,我在街上踫上他。很高興,他那時跟我說:「我算是鬥贏了癌,現在中藥調理中。」人瘦了很多,但很精神:「看我像不像死門關逃出來?不像吧,我也好開心,生活很好,就是要注意飲食。」

之後,早幾年的校友會活動,我們也邀請了他來參加;他說跟太太在家裡為兒子帶孫兒,生活很愜意。見我那日手上有套手造的激絨布兒童玩具,還主動問我可否送他的孫兒玩。

這個嘛,當然樂意萬分。

他知道我有 Facebook,也加了我,偶爾都來留言,年紀是大了,但見他奉佛茹素,還很積極佛壇事務,雖然我看了也不太懂,但就是替他高興。見老朋友生活如意,也就是我在 Facebook 上瀏覽的樂趣。

不料,上週接小雪老師的電話,說 Peter 咳久了,終於不幸發現是肺癌復發;剛做了化療,要靠氧機。擬我隨她一起去探望一下。

在家裡工作的最大好處,即使再忙,重要的事情還是可以先調一調動的。

小雪老師在校要監校,不肯定下課時間,而且午飯應該要留在學校當急改卷的科老師當後援及顧問;我造了懶人蕃茄蛋飯回去跟她一邊吃一邊談。然後趕去探 Peter。

他明顯地瘦了一大圈,但這日精神還相當好;說前兩天做了化療,沒見到預期的副作用反應,反倒很好;但前一天開始反應來了,他開始嘔吐,不能進食,氣促,不願說話。

還幸好,這天我們來了,他多了活潑,跟我們談著,也有點胃口。

有時候,病人需要什麼樣的安慰?探病的都只是勸著要多休息,不要想太多,要正面抗病;可是對著本來就很有正面能量抗病,注重養生,誠心拜佛的,熱愛家人朋友後輩的——

我選擇盡說些讓他愉快的話題;而且也對他說:「我和另外兩劍去完旅行,找個週末就來再探望你。」我希望這是一種振作鼓舞;雖然可能並不能發生很大作用。

三劍俠的遊韓旅途中,就接到小雪老師轉過來的訃訊:

「蕭的殮葬事宜……」是Peter家人寄出的通知。

我們都很受震動!但人生無常,想到 Peter 能少受些痛苦,也許是他多年頌依佛學,篤信觀音,苦心虔誠修行的善果。

10710990_10152501291269685_7965380136714674749_n

 


 

這文原記於2015年10月30日,當時未完成,趕出遊了;就只打算回來後有好的更新消息,可惜…


發表留言

韓楓遊:〈序〉三個傻埋一堆卅年

自從去年發起三劍俠(早已變了三個傻阿太)泰國遊之後,大家決定每年都要抽時間出去遊一趟。

【在面書上分享的相簿裡說】三個認識了三十年的好友,同學老師稱三劍俠。終於三位阿太在孩子長大後決定每年相約外闖,在假期裡回復少女心;吃喝玩樂瘋買少不了,睡前談心事,談家談工作,笑談往昔那些連名字都忘了八八九九的小荳芽事…也是重要節目。今次途中不幸接到一位共同老朋友辭世,慨嘆人生無常,更加互勉珍惜眼前。

今日在想,之所以稱我們三劍俠,全因當年未有 Powerpuff Girl 這卡通片罷了!

我們的確比三劍俠更像 Powerpuff Girl,花花當然是大眼睛的 Mimi,毛毛根本就是 Annie,而我正正跟泡泡像極了。

只不過,既然三劍俠這名號是由老師們所封,自有其道理。(男同學可是喊我們三絕的啦) 。大概是因為我們年少時太吵了!

太多想頭,太多事幹,也太多提議……根本就跟 Powerpuff Girl 一樣,天天都在校園裡飛來飛去,咭咭呱呱沒刻停下。

這樣的傻到一堆去的感情,就一直這樣維持下來。來到這個年紀一起同遊,還是依樣沒變,一點沒變,都是傻得厲害。因為太多傻事,記也記不完;記下了就更加証據確鑿我是那樣的真傻沒差。

powerpuff girl

這次在韓國遊途中,我獨自去探望住在牙山的表妹和她一對雙生娃娃;兩個小娃娃今次長大了不少,還替我畫肖像;她們眼中的表姨媽——竟然是梳孖辮的 (她們怎麼知道表姨媽是泡泡啊!)。

?

出發前,我作代表去探望一位,當年我們在讀時代,他在學校裡當校役一職的蕭叔。文記《那一位校役叔叔》他在臉書上用了英文名字  Peter Siu,前兩年他在校友會的聚餐中,問我:「我的英文名是妳改的,妳還記得嗎?」是!我當然記得。只是沒想到當年少年戲話,他認真的。我一直喚他 Peter,他在學校裡很照顧我們三劍俠,也總是掛在嘴邊我們三劍俠時常想些什麼古靈精怪想法,就去磨著叫他幫忙。十年前他患肺癌,提前退休,我遇見他時健康一如常人,他告訴我,他康復得非常好。

想不到近年在臉書上大家空氣中交流多了,卻不幸接到他癌復發消息。那天探望他,他雖瘦多了,肺功能不好要靠氣機,但人還算精神,叫我們三劍俠去玩得高興點。

誰知,我們旅途上,接到他離世了。

Peter,三劍俠跟您拜別,希望您能平靜安心,一路好走。感謝您在我們在學時的照顧,我們都會永遠懷念您!


發表留言

慶祝饒宗頤教授榮任香港大學桂冠學人

感謝獲得一位新交的朋友相邀,讓我有這個難得的機緣能有幸參與這個2014年1月10日一個設宴於會展中心的盛會——饒宗頤教授榮任香港大學桂冠學人暨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成立十週年。。

饒教授的學術成就,我等後後輩遠未具任何評賞資格;平生有幸與此盛會,又跟饒教授相同一生活時空中;能夠相當容易就拜讀到饒教授為後世所分享,他花了一生時間在中國文化上的漢學研究;就是一份福氣。

幾十席讌,這位近百歲的老人家,還是堅持坐在台上,跟每席來賓拍照留念。饒教授的親和,不單止在這小節上表現;最讓我深深折服他的生性豁達,是一句他形容自己學術成就時說道:「不可分類,無家可歸。」就這麼簡單一句話,就概括了終生的孜孜不倦、廣博深遂的學術探究與分析;為世人所景仰與拜服,他卻寬懷謙謙。

日常所見,多少人在為那丁點成就就自吹自擂;像饒教授幾十年來,影響著千千萬萬桃李的一位學界神人,卻對自己的淵博學問,只不過一份淡然。

在宴上獲得一份精致的郵票紀念品,家母向來有收集香港郵票及首日封的興趣;我將之轉贈,讓她高興。

另外,在宴上有另有一份我覺得很值得登出跟大家分享一下,或說,一同學習一下;就是幾封由幾家饒教授曾教學的大學現任校長所發的賀電——

ImageImageImage

陪同我參加這宴會的是母校的學弟 William;我跟他多年來的友情結緣來自我們母校的中文老師,於是我把這幀照片,寫上「送給我們的小雪老師」,送了給她留念。

Image


發表留言

串門子收益續篇贈書

image

幾個月前,一次有趣的拜門,獲得三本很有意思的書籍;詳情請大家看我早前文章〈串門子收益〉

幾次想把書還給蕭教授卻不果,結果給教授送個電郵,收到回訊說把書都送了給我。

感謝!

也決定把這充滿對香港本地愛的書本,轉送母校圖書館,希望更多在校學弟學妹,都能認識更多本港城市深度的社會環境變遷、根層市民對城市一磚一木的情懷。

小注:書將於十月前送回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