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旅星行一波多折轉運了

【重整舊文】2000年4月

在抵步的眾多不幸中,最大幸是在港識有一位網友正於星加坡工作,在酒店發現手機電池快要被我一連幾十通電話花掉,再生電插卻在遺失的行李箱中。我想起了他,也慶幸這位男生不避嫌,連夜把同型號的手機再生電插帶過來酒店送我。

電話聯絡不能中斷,因為我得要等待機場及航空公司替我把行李找回來的。

人倒到床上去前,默禱明日要打索精神,把頹勢扭轉過來。假期還有四天,只得我跟女兒,不能再有任何差池。

次日早上,穿回昨日的穢外衣服,裡面的幸好昨夜用快乾法處理了,今早還勉強可用,星加坡天氣甚熱,怕兩天不換衣服走出去,人家都退避老遠。

那位好友男生叫德,是個香港畢業後求職到了彼邦工作了有兩年,早已熟習了生活。 趁這天假期,陪我們去動物園遊覽去。

藍藍雖然仍為失物問題而有點悶悶不樂,只是要煩也不得就領。

午後正當早作最壞打算,行李不再回來時,手機響起;來電的竟然是錯領行李的人。這一個真是叫人驚喜,是一位香港單獨來訪友的女生,沒錯是用旅遊團的機票,但沒有住到酒店去,也沒跟旅團一道行動。因為我的行李打不開,只好用強,把我們那行李箱的鎖弄壞了,才發現我那掛在外的行李牌,上面還有我的手電號碼。

一疊聲不好意思,會叫星加坡的朋友駕車把我的行李箱送回我們酒店去。

1559722_10151956725216896_1002729576_n


發表留言

旅星行一波多折的還我行李

【重整舊文】2000年4月

這一剎那,好想哭!女兒剛倒到大床上,連忙彈起來,一疊聲問:「怎麼算,怎麼算?」

我打電話到大堂找那經理求助,他叫我們先拿到大堂,他會為我安排。到得大堂來,他才施施然問我整個故事詳情,不斷叫我放心;然後我就在大堂裡坐了半個小時,一直眼巴巴看著他撥電話。他是一直沒撥得對的號碼,我從他的對話裡了解到。到最後,他好像打了去機場某處,然後興奮地告訴我,我那行李箱找到啦,但我得先把這個行李箱送回機場。

只要聽到我的那隻找回,我倆連忙打起精神來,想是到步雖然一直不利,但霉運快要過去了吧。拉著女兒和人家的行李箱,上計程車再回去機場。依著酒店經理指示去找星加坡航空公司的櫃檯去。

女兒實在有點走不動,我把她放到行李車去;我這刻只得跟自己說,快了快了,快沒事啦。

星加坡航空公司的櫃檯早已沒人在,拉著鄰旁的櫃檯人員,我操著炮轟式的美語要找人來幫忙。他們說我先得要把這行李箱交到失物處,因為所有的失物都得經過那裡的處理。

失物處當值的是個年近五十的胖馬拉女人,囂張冷漠的眼神在鼻前掛著的老花鏡中直透出來,狼狽不堪的母女,連同一臉哀求的解釋都未能得到半絲動情。 又再花了接近三十分鐘的對話才把故事說她一個明白和記錄在案;可是,這半句鐘所完成的只是把我們手頭的行李交還他們,而我們的行李根本一直不在。

直至這刻,我才確確實實知道不是我錯拿人家的行李,是人家先行錯拿我的;而且還沒有交回來。天哪!我們奔波的這些小時,只是為交還人家的行李箱。我頹下來,看到一臉恐懼的女兒緊抱著我手,兩眼打滾著即要掉下的淚水。

我定了定神,知道這刻不能叫女兒擔驚:「沒事,不要哭!所有重要的東西都在媽媽背囊裡,錢也在,要是找不回來,我們明早去大百貨公司買新的啦。堅強點!媽媽也沒哭,你哭啦,媽媽亂了就更找不回來!」女兒點著頭,強把淚倒回去。半響後想起來說:「媽,要找回那小泳衣,我好喜歡的。」

機場失物處人員要我在記錄上簽名,並把行李搬走;一督眼間,我見到那行李標貼女兒姓氏,我想起一般航空公司的行李處理程序,我要求再審查那個行李標貼,那只是姓氏,後面有個括號和一組字標,我猜想是旅行團登記的;我要求他們給我航空公司聯絡,我要找出那家旅社的聯絡。

可是我這要求被拒,不過,那位冷漠女仕總算接受了我的推測。「我會聯絡並自會通知你!」她說。

很有孑然一身的感覺。女兒才一上車,早已不能支持,沉沉睡去。 下車時幸好行李早交下,騰出兩手空空來把女兒抱上房間去。

MAIN201602061330000317480305669.jpg


發表留言

旅星行一波多折的調包

【重整舊文】2000年4月

抵達星加坡機場,海關人員要我們站到旁邊另一個沒有辦事人員的櫃位處等;等了搞近廿分鐘,才見一位高級海關人員前來,批准了我們入境的申請,也沒說什麼,只問我和孩子是不是第一次出門,和不許我們在這段期間再行出境到另一國去罷了。

和孩子滿心歡喜的進境了,這時我才將剛才發生的事實相告孩子,對於媽媽的烏龍,女兒早已不足為怪,反正放在眼前的是如何去享受這幾天假期,這小事撇過就算。 倆口子連忙去領回行李箱;行李輸送帶前早已沒有人,所有同機的乘客早領了行李離開了。我老遠見到我的黑色小型行李箱,那個來自美國運通信用咭中心的贈禮;我也沒忘了先檢一次掛牌,見到卷貼在行李箱手柄前那航空公司打印的貼紙上寫的是女兒姓氏;這時手機響起,是在港擔心得跳腳的爸爸來電:「我擔心死啦,你們在幹麼還沒來電報平安。」

「我打不開行李箱嘛。」我投訴,一定是他搞密碼鎖時搞壞了鎖的,我想。

「別去理行李箱吧,到酒店房間再搞好不好,已經九時多了呀。」那邊在吼。

我拉起行李就拖著女兒去出境檢查關閘,關員揚手示意我直接出去就行了,心想幸好,要是要打開來檢查就要糟糕。

截了計程車,直往市中心酒店去。把訂房單子交酒店前堂,酒店裡人員卻說:「我們沒接到這予約定金,我們不能給你房,這樣子吧,你先用自來客人的正價租下,差額就跟旅社拿回。」

「不可能吧!我早在近一個月前就確認予定,怎麼可能收不到定金,要是那旅社說不是他們的責任,那我豈不是白白要多付哪。」這次輪到我在吼;我肯定我那旅社不會有失誤,因為那是我小阿姨所工作的旅社,是她專責替我辦好的;我對她放一萬分信任。

操一口星加坡英語的印裔經理耐不過我一陣炮轟英語,只好說儘量再找找看。我黑著臉坐在大堂,要堅持找出他的錯。

結果找了近十五分鐘,那經理跑出來連聲道歉,說是今日來到的電匯通知信還沒有拆開來,所以以為定金未收而已……我那管,我只知快讓我上房間吧,我累得賊死了。

房間還算過得去,舊酒店有個好處,就是寬敞,兩口子要住上好幾晚,一張大床椅和檯、大浴室是必須的。對!先得活像沙甸魚罐頭的行李箱打開,把卷得緊緊的衣服張開掛起是正經。

把預定的密碼試了再試,還是不成;嗯,想起這可能是丈夫太睏,自訂密碼根本沒搞好,那用製造預定的「0000」吧!

卡擦,行了!正要歡呼一聲……慢著!

怎麼裡面的東西都不是我們的!

2a544263dcf91db709cdf83fb6c9a132

 


發表留言

旅星行一波多折的出發

【重整舊文】2000年4月

信用咭中心招睞新用戶,所送的黑色小行李箱,見到正合用於出發到星加坡一個五天親子短旅程,樂於選用。

在離港前一直事忙,到出發前一晚才忙去打包,以往自行出埠公幹,對打包早已熟練;只是今次帶著孩子就似乎有點難度。 打包直搞到深夜兩點多,想搞好新行李箱號碼鎖的密碼,老半天辦不成;只好把打著鼾的老公搖醒,替我代勞。只待他說一句行了,我就好三扒兩步去睡覺。

次日清晨先在香港機鐵站登記行李,還得趕上班去;午飯才匆匆忙忙趕上機鐵去機場跟女兒匯合。 早上一直吩咐菲傭細節,也一再叮嚀要把手機開著;時間很急,不容有失。

在機鐵裡早跟菲傭通了個電話,她說下一個公車站就到機場客運站,會找個離境大堂裡的餐廳坐下等我。

可是往往在你認為一切妥當的時候,問題就會無緣無故在前面。 在我到機場時,撥了四五通電話,都沒有把菲傭找到,心焦如焚,在大堂裡四裡跑著,手電不斷在打,對方只是說線路不能接通,心裡連聲責罵菲傭必又是只顧跟朋友談電話了。 撥電話找工作中的丈夫好替我保持不斷撥電話給菲傭,我自己則跑去服務台求助,飛機距離關閘只剩下廿分鐘。

服務台說單憑我所說的情況,不能廣佈尋人,因為我連孩子是否穿我說的衣服也不知,更不清楚只否已抵達機場客運站,這樣去廣播找人,只會莽撞。 求助不得,只好自己在離境大堂的食肆逐一找去。

終於菲傭打來,謝天謝地,原來她帶了女兒上洗手間去把校服換掉,又一直誤會是接機大堂,大家雙方在兩個樓層裡亂跑,當然沒能踫上;這才更發現香港的機場洗手間內是手機網絡盲點。

女兒去登記上機,地勤小姐說:「請問還有另一本護照嗎?」原來,藍藍的護照限期不足半年。天哪!怎麼我這樣大意。

「那麼,即使我們讓你上飛機去,也不擔保星加坡入境海關讓你們進境去的,有可能你要沿機回來,你是否願意去冒這個險?」地勤小姐有禮地解釋道。

我看看小孩,這樣回去定是不樂,只好試試看;斷想求求海關人員好了。

上到飛機,鬆一大口氣;雖然能否入境還是未知,但她護照半年有效限期只是過了一個多月,恐怕不會這樣嚴苛吧。 鄰坐的英國女生,一直在逗藍藍閒聊,她現職愉景灣裡一家幼稚園的英文老師,怪不得對孩子好有興趣。

1559722_10151956725216896_1002729576_n

 


發表留言

星洲遊:流動數據

上一次遊星加坡,是十多年前的事;帶著四歲的藍藍,只在助手那裡留下我住宿的酒店聯絡;當時渡假中拒絕公司聯絡還是算很正常事。

現在每個人放假好像比從前輕易,老闆很可能只在簽批假紙時,丟一句:「保持在線!」即是說,你人可以放假不在港,但任何時候公司只要誰有需要可隨時找到你!

甚至有朋友跟我說:「現在都市人玩法就是;你人是不是在放假中,沒人關心的。但全家大小每人一台手機都不能有一刻不在線的就是!」然後搬出一大堆「人人在線」的好處;例如:走失了大隊、代買手信時確認、保持行蹤機密(不想某些人知道自己在渡假中)、找餐廳名勝資料、還有網上遊戲要保持接受團隊號召入伍……

好吧!好吧!這又回到現代人不得片刻離開互聯網生活了,好吧!

也許,已有說,這還不容易嗎?用塊被稱為「科技肥皂」的無線路由器,不就一次過解決了一家三口都在線了嗎?

一般外遊,租用科技肥皂的費用自然比較貴;從前是一張 sim 就可以,只在數據使用量作準;這時候使用肥皂一併供應數台的玩法自然最抵。

不過你夠醒,電訊商自然不會夠笨;現時所有亞洲大城市,把租用肥皂列為商務用家,服務計劃基本收費已經比較高,肥皂本身也可能需要獨立租用費,而且計劃中的數據量也不會無限地讓你使用,是按使用量遞層加推高昂收費。

退而求其次,用當中一台最常在線的手機,使用當地最普通的sim,有需要時以 hotspot 熱點分享給同行家人作短暫使用,如收發電郵,答覆短訊之類,這樣又行不行?

行!這就是我和女兒外遊最常使用方法。

出發到星加坡前,已經問過移居當地多年的好友;機場有沒有旅客專用電話/數據卡。她提議儘量不要選 Singtel 以外的,數據接收比較慢,有小額價值的top-up卡,但一般機場商店作詐,故意不賣小額價值的。

抵達機場一問,Singtel 根本沒有旅客使用的短期專用卡,他們賣的是預繳號碼卡,沒錯是具有當地電話號碼,但最平宜的都要S$27.90,只有100分鐘致電分鐘,數據只得100MB,top-up最小額要S$8;而且,要做到數據分享的話,還要附加S$10.7/500MB。對於只不過訪遊幾天的旅客,根本是沒有必要付那墊底消費。

反而機場銀行兌換店的職員,用廣東話向大塊推介 Starhub 5天任用數據卡,只有在線數據,不設語音;只收S$18。

好了!得決定我們當中哪一台手機使用。

我家暫時還可以將這「在線」作為緊急與家裡連絡、當地連絡如致電酒店或餐廳訂檯、Google 找路等使用。不常在線模式——大塊可以,藍藍也可以;就只有我必須保持 online standby,方便工作夥伴遙距呼喚。

於是,順理成章,我成為三個之中的「連線點代理人」。

一家三口去渡假玩樂幾天,真的有必要每人都各自常在線嗎,眼睛盯在手機上看,跟線上遊戲夥伴共同進退去殺敵嗎?我家藍藍倒是嚴禁我和大塊爸爸在吃飯時對著手機。

大塊工作如果有緊急聯絡,藍藍跟同學晚上閒聊幾句;用這卡分享,或用酒店WiFi 也可以啊!

誰料想到,星加坡的電訊商和酒店,對數據分享還真夠吝嗇,輜珠必算!

首先這S$18的無限數據只能在於一台裝置上使用,不能使用熱點數據分享。然後入住的酒店 V-Hotel Lavender 所提供的WiFi 服務是收費的,收費是每部裝置S$10/日。

說回來,作為旅客用這種短期預繳計劃,Starhub 的流動數據表現也不算差;起碼相對台灣的略快一點;4G看Facebook更新,和上載即拍圖片,雖沒香港的快,但落差可能只有一直使用最型號智慧型手機並天天頻繁瀏覽及上下載的人,才能發現出來。

簡單結論,如果一家大小去星加坡玩樂放輕鬆,這個方法應該是最化算了:

選用一台小板腦作為大家共用連絡站,買一張 Starhub 5天任用數據卡;大家在需要時共享使用。小貼士,在這之前,不妨先問問有沒有朋友剛去完星加坡,手上有這麼一張卡,在有效期內可可以 top-up 增值 1 / 3 / 7 / 30 / 60 天的用量

附帶一個額外小貼士:如果像我家藍藍要孵在藝術館和博物館的;一般這些場地暢快的WiFi 可供免費使用。

2015-02-23 09.27.32


發表留言

星洲遊:貴而不俗的新春佈場

工作關係,對於節日的佈置特別敏感。

近年香港的商場佈置,設計每況越下;不單平面設計走低能低級低技化,整體佈場更加只追求價廉者堆放法。

就看今年過年,真桃花幾近絕跡,更不要說像從前大家都為哪裡購置桃花皇而相約朋友前去催旺桃花之舉。

今年的商場通是塑膠桃花,加小燈;統統俗不可耐兼散發著一陣陣膠氣味,令人卻步遠離,失望得不得了!

在星加坡,先在 Vivo City 看到幾色絲花的牡丹組合,配簡單的新春圖案玻璃貼;這雖然是很舊款的設計,但簡約讓人舒服。

然後在 Marina Bay Sands 裡見的,令人眼前一亮!

combo sands ribbon ball 10984204_10152773387386896_2680643219298387350_o

才只不過是緞料做的繡球,用上最奪目的螢光粉紅,既傳統但又因為選色變得時尚。

在黑色石材的水池、吊在中庭高處玻璃圍欄處;都貫徹只單一球;簡潔,但效果非常突出。

喜慶、奪目、連貫、配色、意象…也齊。

整體能帶出預期效果,就是好的佈場設計;不必累贅,不必堆砌;清雅高貴。

Simple is beau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