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城市的離別與長者們的哀愁

發表留言

有關這一系列〈家中長者患上腦退化〉歷程文章,請擊入看文章列

這2019年實在是不好過的一年。

表面狀況

說了兩年要把孩子送回美加接受教育的兒媳,這一年宣佈了落實了日期;縱般不捨,也確實見到孫女兒對中國語文完全不感興趣,留在香港唸書,這一科目反成為最大絆腳石。

媽媽反常地沒有表示太大的捨不得;我們當時只以為媽媽這些年思想改變大,加上爸爸在旁也說開了,又畢竟常掛嘴邊的說:「兒女是自己的,如何管教自己作主。孫兒是子女的孩子,如何養育,祖父母也管不得。」

我們知道向來多愁善感,性情大起大落的媽媽不宜太波動她的情感,她容易心悸,我們盡可能都不想太刺激她的情緒爆發。況且,媳婦本來就在彼邦長大,這事安排上自有主意,我們都不用太多操心。

可是,我們對媽媽情緒小心還小心,畢竟不是天天伴在她身旁,而且越小心避忌,就越見不出她的情緒,於是大家只管各在迴避。

以往哪家親朋戚友移民,媽都堅持送到機場。對於任何生離死別,我家媽媽的眼淺絕非一般;所以,我們一直很怕提及「送機」這回事。

2019,整個城市的緊張;無必要,當然不會想媽媽到機場去晃。

她從來堅持不出城,不上飛機;一直只說離開家太久就不舒服,在外過夜都心驚膽跳;由我這家大孩子出社會以來,無限次掏腰包要請她出國遨遊,統統被拒。對於她從不出國,在90年代開始,逢人見面都說去哪兒旅遊,去哪兒外訪;乘飛機、遊輪、長途旅巴……媽媽統統都推說不感興趣;這些對話,由她還盛年,直到退休後,我都代解釋過無數次。也用過無數理由,也都無法說得她動心。

只好習慣,媽媽是真心對出外地無好奇也無興趣,逼不來。

我們姐弟幾人,也都跟所有這都市中的年輕一代同樣,工作上的原因、個人興趣、伴侶時光……都是常四出在外跑著的;世界上很多大城市都有去過,也每次給媽媽報告我們在外邊遇見的樂事趣事、天氣、人文、美景……就是連爸爸也會同朋友們出遊幾日看看祖國名川大地;也同樣從來沒有讓媽媽口中說出一句:「好,將來也帶我去看看。」慢慢,我們都放棄了這推動。

直到我跟媽媽說,我有個工作邀請,應該也在弟弟舉家離境後,我也得準備到彼邦報到了。這次出去,是個長期合約,也許第一年未必能每季都回來一次,不像從前在外埠短期工作那種。而且,也正準備我女兒出國唸學位課程了。

媽媽今次竟然答:「也沒所謂了,大家在哪裡都沒所謂了,只要健康生活著就好。」這話讓我愣了一會,這不像我相對了半生人的媽媽所說的話。

我媽媽,是個當年不許我出國唸書,不許我當空中服務員,不許在外留宿……在我哭得抓狂問為什麼,她會說:「就是不許你們離開我身邊。」

在我出閣那個早上,她哭得眼睛像兩顆核桃;我當時很無語,完全不知該怎麼去理解媽媽,我好想快快出嫁,我想有一處我自主的家;我覺得我已足夠成熟的思想去建我想要的一個家;而且我要脫離我媽媽的掌心。那時她的管治就像女皇,任何不順她意的,就會跟我大吵大鬧。當然往後,直到我弟妹,情況其實也沒好到哪裡去,只不過是性情開始慢慢地溫順了點,霸氣的尖菱開始鈍角。

潛在的實況

自小學起,一直由我媽媽衣不解帶要帶大的我女兒,一直是婆婆的心肝,被稱為最小孻女兒;也明顯地一直成為我媽媽性格轉變最大輔導者、生活新目標與受惠者。我們姐弟妹幾人秉乘著父母的性格、生活模式…即使後來在社會上怎雕磨而慢慢修訂出另一個性格,原生家庭還是很重大的影響。

可是,第三代,有著我們另一半的原生家庭影響,性格可以出現很大的變化,和對祖父母所帶來的沖擊。這種沖擊可以是良性的改變,自然也有很多出現惡性的影響。

慶幸,深愛孩子的媽媽,由心地願意聽從我的新育兒思維,也由心去被這個孫女去改變。我們還只為媽媽這些改變而高興,覺得她人放開了很多,及至由當外婆多年,進展為當上祖母,她渴望多年要有內孫;看到她真心歡喜滿足,我們覺得非常安慰。我們常常鼓勵她當一個 Happy Granny!在那十年裡,媽媽看來真的很享受當個輕鬆快樂的阿嬤(婆婆嫲嫲)。

這時,剛投身社會,正在長者活動中心裡當活動策劃人員的大孫女已長大成人,而且有意在長者的情緒治療方面策劃設計一些新的想法去幫助,總是被遺忘或漠視了的長者的情緒問題。

於是,我們家裡,也就常有就這個議題作不同層面、不同程度的討論。而她在工作上,每每見到更多實例與需要。

確實,社會上現時給長者的支援,往往只停留在「飽不飽?」「暖不暖?」「哪裡痛?」再不就直接安排已經再動不了的長者提供「宿住」照料;可是,長者心裡頭的問題呢?是不是年長就沒有情緒困擾?不需要開解?不需要注意?會行會走,活動自如的,就不需要關注心理的健康?

大抵,聽到這些問題的,都會立刻答:「當然不會沒需要呀。」可是再問:「我們現在的社會在做有什麼樣的支援呢?」「…………」答不上,很自然,因為想來想去,我們都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長者多病痛嘛,年輕一代都會忙營生,沒辦法照顧呀…

然後,我們會常見到長者在哪些地方渡日晨?他們快樂嗎?又,撫心問一下自己,有多久沒有想想家中的長者日常動向?除出問他們吃了飯沒有?有沒煲湯水?有沒有風濕痛……還有呢?

也許,我們都無法改變世界給我們這一代人的磨煉和城市壓力;也無法太大改變政府給予年老輩的福利;甚至,我們無法改變因為時代,而不能侍孝在旁的處境。

可是,我們還是可以改變我們對長者的關心程度、方式、以及用心。

*在另一篇章節,我會分享一位年輕朋友跟她家公公的相處。

接下去的2020,世情也沒有好了,世紀疫情令整個世界都停頓了。我們在忙著應付這年頭的苦難,卻沒有更深層或丁點餘暇去關注,長者也同樣受著這磨難,這些日子對他們來說更難受,更難面對。

我在寫這記文時,並不是在表揚這一年我有多眾人皆醉我獨醒,而是也在反省;因為我也沒有做得很好,我也錯過很多應該可以做更好的留神或決定。但感恩這一年,因為疫情,我無法履行在外埠的工作合約,結果,我留在城中,盡我所能多伴著我媽媽去克服她的腦退化問題。才能把這一年中我思我想,以及媽媽與病戰鬥的事,記錄下來。

Photo by Andrea Piacquadio on Pexels.com

作者:別緻。B.Gi 。ビージ

Live in her own Life make every day count. KCCA Candle Maste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