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母女兵庫訪友記》涉皮丹波栗

今次正值金栗季節開始,我家婆媽女都是栗癡,這個時候在關西,栗子怎麼可能會少。

從前有智子總記掛我媽媽愛栗饅頭(一般大顆栗子作餡的甜品都被稱為栗饅頭);今次我專誠把行程最後半天留著,要一早去超市買夠栗饅頭才好上機回家。

每一次說到這裡,朋友們又問:「為什麼在機場沒看到你介紹的那些草餅、和子;甚至妳每次說得眉飛色舞的栗饅頭?」

因為機場賣的都是特別長的「罐頭甜品」,所謂罐頭不是真的盛在罐頭中,是指已包裝的禮盒甜品,適合較長期的存放;即是難免是防腐劑食品。

在市內超市買,大多是本地人吃的;當然接近聖誕元旦,也同時在賣「罐頭」的,是難免。不過,我還是喜歡每款買一個、兩個;志在試各種的味道,而不想太多包裝廢物。

這種食購,要注意:

  1. 回家送禮並不好看
  2. 攜帶不易
  3. (最重要!)一般食用期只三天

鑑於我對於人工食料很容易敏感,也再不需要為公事而買手信之類。以上的問題都不再成為問題。

這裡有款,擁有個好特別的名號叫「栗傳心」的栗饅頭,照片中手指住的是在關西大丸百貨地庫甜品專部所賣的。

很多時栗饅頭都會注明「涉皮栗」,這是丹波栗子其中一種最著名的處理方式,是指連皮在糖裡熬、浸淫三天夜,(給大塊帶回港的生栗,在造栗子雞時,他已投訴丹波栗的衣超難弄走,不及天津栗好造)的確,這是費時的工序,但就能令碩大的丹波栗保持整顆完整,這並特別適用於原粒造的甜品,外型討好多了。

神戶的大丸地庫裡子部,今次對於我有點失去吸引力;畢竟這裡已經變成「用支付寶」的旅遊熱區。

想起智子家那邊的區中心商場裡面的超市,那裡有小店賣的子都是每日新鮮造的。

「媽咪,就隨便挑一些回去吧!妳這樣在原地轉來轉去也不是辦法。」藍藍說。

結果我完全拋掉「和子」系,看上了這家由  Konigs-Krone Kobe 酒店的甜品師所設計的栗子酥。

果然,估計沒有錯誤,杏仁配上栗子的酥餅;豐厚甜美。


發表留言

續新的神戶情

自從今年春,智子的離世。

我有好一段時間,對寫作更加倍的提不起勁來。

雖說智子是一個說流利英語的日本人,從來不看中文,更不會讀我的文章;但她知道我有寫博,每次她介紹我給她身邊的朋友時,都會說別緻是個中文寫手,她在網上分享的生活很多元化,很豐盛……云云。

於是在日本的朋友們都會很自動地由我的博,我的 Facebook 開始去認識我。每次去看她,她都會叫我打開 Facebook 給她看。她喜歡看我跟不同朋友去旅行、吃飯、聚會、購物……她說,看這些她能很快知到我的動向,我在忙著什麼。

她離去,是傷心的。有時候在廚房做飯,會忽然想起她。於是只好多跟她介紹我認識的真理子多聊。真理子在學英語,讀英文的速度當然遠不及曾在美國生活多年的智子。但友情總是需要雙方的長期投放心機和時間。

早前,在智子離世悼念會上,智子媽媽所介紹給我另一位她們母女同屬的信仰法會裡的朋友;轉告我,智子丈夫打算打房子賣掉,智子媽媽要外遷出去自住,智子夫君則打算搬去跟大兒子媳婦孫兒一起住。這樣,我曾經旅居在智子的家,就要告別了。而且,那大兒子是她夫君前妻所生,智子的誦經壇及相片可能也未必會放在那「新家」。智子媽媽說想見我一下,我也好想為年過八十即將要面臨獨居的她,她的新居,見上一面,幫上一把。

於是,連忙在工作上整理出一個星期,飛去神戶,順道處理一下這些。

誰知,這行踫上日本假期,神戶祭會;整個神戶都沒有可住房間。雖說可住較多酒店的大阪,但每日來來回回,交通費不特止,早起夜趕回去也不好玩的事情。

這時,真理子說:「我倒是很歡迎妳來我家裡住,只要妳不要嫌棄我住的地方較偏遠。」好歹也是在神戶裡的地方,而且要進一步成為好朋友,大家都得要再將接觸推進一步。然後,定下來後,藍藍剛好工作上新變動,可以多出一個星期的假期,她說可以陪我一起去。

一個人變成兩個人,人家的家裡可能接受嗎?真理子倒是很歡迎,這好吧!一切定下來,她只擔心一個星期中,她有日常工作,也需要教學的課程,也需要照顧近來急病住在四國高松醫院的弟弟;就怕未能全程照顧好我母女倆。

「沒事,我自己會照顧好自己,神戶早已經接近第二個家,以往我住在智子家也是自行出入,她不也是要上班,要帶孩子的嗎?我不需要整天帶出帶入的,放心好了。」話雖這樣說,畢竟還是有打擾人家的家庭生活的,而且新交朋友,還是有很多生活上習慣可能不能太會接受。

「那就好了。反正平日也只有我和女兒兩個在家裡,她忙上課,我有我忙的。不過,妳來到那星期我調動一下時間,我們應該還是能有很多時間共處的。」沒過一天,她整理出一個時間表:

我到神戶的時間,第一二天去探望智子家的時間表,藍藍來那天我們怎麼早上各忙各,在三宮那裡集合……四個人的時間表列了出來。

「還記得林さん嗎?他們夫婦倆都期待著妳去。還是需要學習穿和服嗎?林さん說可以在她家裡上課。」

真的嗎?!實在太令人興奮啊!

《母女兵庫訪友記》就這樣展開了!


發表留言

說豬手

好友 Bowie 前些日子見我悼友傷懷,專程約同另外好友,就在他家裡小聚,給我造了他撚手私房名菜滷豬手。

放在我面前,我卻皺皺眉:「我向來很少吃豬手。」

「是因為妳未吃過好的豬手。」

「大塊先生喜歡吃,所以聽說有做得好吃的餐廳,他都會試試。但真的,我很怕吃。」

他笑著威脅我去試食他拿手菜。

IMG_2414.JPG

這之後,我吃了半盤子,從此不敢再說很怕吃,只能更正說:「很怕吃到造得不夠好吃的。」

Bowie 榮升新餐廳 祝い 居酒屋的總廚,開張當日,我與閨蜜們去賀喜。閨蜜 Mi 在沒有預先協定,也跟 Bowie 說:「別緻真的很少吃豬手,認識她都幾十年,要她說哪裡的豬手好吃,還叫我一定要試的,我未吃都幾乎肯定這會是很與眾不同的。」

至於一向喜歡吃豬手的大塊先生,又怎麼可能沒有嚐過這惹味的豬手。

這晚,他趁空閒,說我們兩口子撐檯腳,就聽我說很想吃炒蟹,就造了兩道他的撚手好菜——

黑白胡椒炒蟹

滷辣豬手

怎麼又會造了豬手?

是呷乾醋嗎?!

要答是!


發表留言

四國滾動藝術遊:橄欖園

小豆島上有個橄欖園。

2000 年來過,那時還有點荒蕪,沒什麼建設。感覺就是一處很本地甚至小區的閒聚點。

旁邊的小山崗一大片地,恰巧遇上小豆島一個家庭樂的嘉年華會。我就那樣,跟在寒霞溪上新結識的母女,一起在那裡午飯,從窗下望小山崗的孩子們嘻笑,滾草地。

從小豆島回到智子家,智子夫問我怎麼會懂得跑到那裡去?那可是他老家,他父母還住在那裡,耕田種菜安享著晚年。那是個好地方,但太鄉辟,我一個女人竟然會跑到那邊去!行山?真箇勇敢!

我一笑,由那時起,智子夫對於這香港小妹的大膽、獨來獨往、什麼都有興趣去見識一下的性格,就被奠下他心裡。

十多年後,我和藍藍在四國遊藝術展,藍藍挑了小豆島為其中一個參觀行程時,我告訴她,那個島媽媽從前已去過,她瞪著眼良久!然後,我把老照片翻出來,還說此行,我要把同樣的地方再拍個照做對比。

但其實去小豆島那天,我們早已因幾日接連行程有點累意,藍藍編行程時也沒有認真研究過這島可不像其他小島那樣,是個相當大的,有相當完善的民房建構;於是,我們鬧出了個,被巴士丟在最遠一個田野間的午前。

另記文在《四囯滾動藝術遊:吉野的好心太太

於是,本來沒有打算重遊橄欖園,卻結果變成母女倆悠悠閒在這裡間吃個超正的午餐。

olive garden

來得到小豆島的橄欖園,怎可能不嚐嚐他們的招牌橄欖軟雪糕呢

20161017_145513_副本

Olive Garden 的午餐很清簡,最大的重要賣點當然就是全個小豆島的手信皇牌——橄欖素麵。配小銀魚飯團和天婦羅。清清爽爽,伴飯的是這個美麗寧靜的海景。

最後要一提的是,橄欖園商店現在賣的產品和手信伴手禮真係貨品繁多,而且也是日本國民去小豆島必遊和必買的產地直送。由護膚護髮潔面等一應個人美肌用品、到子甜品醬油手打烏冬拉麵…等。最著名的橄欖素麵、高質橄欖油、橄欖鹽都是手信熱賣品榜首。

說起醬油,小豆島的醬油全國相當著名;去到城隍廟,買回家要扛,玻璃瓶帶得多少?寄運又寄得多少?那麼,讓我介紹島上一家老字號的小子店(即我們稱之老餅家)。下回再說。

 


發表留言

媽媽年輕時的生活點滴

人生有很多事情的發展,根本沒有預算的可能。

誰會想到過,媽媽的年輕時代,很多人都認識的事情,在幾十年過後,想抓回一鱗半爪的資料,殊不容易。

又誰會想過,媽媽會認為她那少女生活年代,所遇所想,所歷所感;她不但不介意公開,也樂於公開;因為她想這段歷史、那個讓她成長的地方,確實很具趣味。

而再,誰又會想過,她的女兒在人生有所經歷後,很同意她想法;甚至也確實覺得這段歷史,太值得記載成故事,讓更多人了解當時社會形態和狀況。

可是,談何容易?寫成故事?誰來寫?!誰才能真正寫出當時的盛況華麗,如何去表達,如何去把那個「銷金窩」鋪陳出來?

縱使,手上找來,已答應支援的資源,已很有瞄頭;可是在香港,要將這樣一個很老的香港重現出來;要將一個故事寫得有血有淚,變成有賣點有票房的事情……我覺得我手頭可以調動的資源還是太少,太少了!

我一直想找不同的朋友,去討論這件事。我希望得到一個比較容易達成,執行出來的方案;也平衡祈望和實踐的可能性。

縱然,可以由一個非宏觀的角度去說這故事;我也想把媽媽的個人故事去告訴現今這個世界。當日,戰禍連連,宣告和平,以為世間回復平靜繁榮嗎?都只是我們在讀歷史時一種天真。而「有幸」能在和平時代到臨世上,就是否一切安好下成長?

不!那時代的人,太不容易!

而又,生在任何時代中的孤兒,何嘗曾容易過?

母親共融


發表留言

網購

我是一個在1999年開始,同時使用 Yahoo 香港拍賣、點點紅、台灣奇摩拍賣、HK & US eBay…還有兩三個現在名字都再記不起來的網購及拍賣平台,以商戶身份營運貨品的海外銷售。

PAYPAL 在獨立營運(即還沒有被 eBay 收購時代)我已經是其中的合作商戶。

那些年,我甚至經歷在收到歐洲一些網購客人郵寄我銀行本票,然後寄貨。現在看來很不可思議;事實上,2003以後,網上騙案太多了。呃騙電郵說很需要某全球熱門型號的手機,稱已把錢打入你HSBC帳戶,請寄出貨品,賣家結果錢沒收到,貨又失了;這類後來在世界新聞中都有報導過,受騙人仕眾多;這種電郵我都收過三五七次。

大概2005,我停止了所有買賣帳戶;因為網購對我來說——貴貨品的,被盯上的機會太高;無論最後損失的是買家還是賣家,都不是划算的事。平宜的貨品,答郵解說的對話太費時間,郵寄事務也不方便,再沒興趣。

當中,我當然也會以買家身份一直保持網購。淘寶,自然是很會玩這個遊戲,但是不是好玩?不!

我只覺很奇怪,到這年頭,一些社交場合,竟然還有發現:

  1. 跟我差不多年紀,但從來不懂使用淘寶。
  2. 超喜歡淘寶,買得家裡一天一地的垃圾平宜貨;卻還很自豪天天淘到好東西。
  3. 將淘寶視為這世紀最偉大發明。

這三種人,希望他們發現我沒有搭嘴說話,因為我真的不能茍同。抱歉,第一種,我還勉強可以接受為沒這個需要,懶得去花這些無謂時間,在香港店裡買到跟淘寶貨一模一樣,好歹有摸過,測試過,給貴一點還是划算的。好!這我同意!因為淘寶確實太花時間;尤其當你並不懂跟淘寶的客服交手的話。

但第二種,老子有的是錢,也是不關我事。我不想一來就答:「這種瞎買,倒不如去見見心理醫生,應該已被歸納病態購物狂。」

第三種,我沒時間說教,正如有些人覺得馬雲是本世紀最偉大的創業家一樣;人各有志,我不想置評。

不過,對於淘寶的,由2010至今,我還算相當活躍使用,也因為一些客戶加入網購市場策略的查詢,加上早幾年中資另有集團在港散佈想另組新一個網購平台,誓要將騰訊的頭馬拉下來;我就得對淘寶的賣家部份進行一些探索和分析。

不過更多的時候,我只是一個很簡單的買家——

然後,我相信也同所有人一樣,受著因為淘寶賣家的銷售服務態度而生氣到頭頂冒煙、整批貨被丟失而完全投訴無門……

然後,眼看著,世界被這種本來應該算為「不知所謂,完全不入流的客戶服務和銷售管理」,隱隱變成社會潮流,服務水平基準——

不知所謂的,其實是人的接受能力可以無限下調。

阿裡旺旺圖片20180617185936

要寫的故事可以不少,只是一直覺得為這些寫文值不值。最近見有些新結識的街坊朋友實在盲得可以,然後我勸說著、勸說著、解說著……自己也覺好累。

事情當然可以少理,少煩惱。

但作為紀錄警戒自己,倒是不能懶。

一個錯誤發生一次,就絕不能重犯。

自勉!


發表留言

冷淡過後

這一次——

真的太久再沒有寫過文章,時間久得像我已經完完全遺忘了自己有曾每日都寫文章的時光;久得像我真的打算從此把這個blog都關掉一樣…

久得我連打開這 WordPress 的密碼都忘了!

是什麼讓我再想重新寫?其實我可沒有想過不再寫啊!

只是生活好像轉了舵。好像每次想起從前一個博友有次感嘆說:「妳從中環的工作中退隱下來後,生活顯然幸福多了,但只吃喝玩樂多了,文章好像再沒有那抹火了。」

這雖然對我不算是一種倒采,但有時也確實在想,既然年齡去了新一階段,生活安穩,牙痛文章寫了也沒什麼共鳴,寫博這種玩意又好像早已潮退……

是有點意興闌珊的,尤其每次收到什麼博客週年聚會活動的通知……我還能不能算得上是個博客?

去年宜蘭之旅,好友IY在駕車途中,談起以往會看看我文章,然後卻說:「我倒一直不喜歡看妳工作上的事情,刀槍劍戟,戰氣騰騰地;我一直只會看妳寫寫女兒,寫寫生活趣事。」

這提醒了我一件事,當日為何要將 Blog 分成文集,一直分類仔細,就是因為我寫的題目既多也雜,所帶括的實在不少;十年後攸攸不倦的寫,才到後來,儼如是一個小小的個人資料庫。

毋忘初心啊!

最初寫之時,可沒有想過有沒人來看的。

寫之後,也從沒有因為誰在旁說三道四就輕易放棄。

寫了這些年啦,也沒有隨便覺得哪篇沒用過心,刪掉就算。

記下一些當年當日當時,在年歲漸長,感覺就好像更覺需要。

二月時,參加前職集團晚宴,酒會上,舊同事問起我一個問題,我愕了然,那不像是我在 Facebook 上所寫的,他說:「我一直有看妳寫的文章。」

—————

有情不抒,有事不記;心還是會有點悵悵然。

P2